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喻叶】玩弄世界观系列之upside down(上)

 

这是一篇蛇精病日常向的文,有私设。这个系列的目的是让叶神说出“我的世界观被玩弄了”这句话。

 

这个故事发生在叶修退役后。

 

叶修退役后在联盟工作,偶尔远程给兴欣做一下技术指导。这样的生活虽然忙碌,却很适合叶修,叶修不但可以继续研究荣耀的各种技术,推动荣耀发展,还有一个不太方便告诉别人的好处——他的假期跟喻文州基本同步。

 

他跟喻文州的恋情始于第六赛季,经过快五个年头,终于算是修成正果。正果就是,夏休期他会跑去跟喻文州同居。

 

同居地点其实有三个可供选择:B市,H市,G市,两人都不介意到底是谁跑到谁的地盘上。但最后他们选择了G市,因为喻文州在G市买了一座大房子,以前也不时会去住一下,比叶修租的房子要舒服,在隐私保护上也更好。

 

夏天的G市很热,还不时有暴雨,两个人很少出门。做得最多的事情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打荣耀。除此之外,叶修喜欢看喻文州画画。是的,叶修看,喻文州画,这样两个人都有事情做了,也不会觉得被对方忽略。

 

喻文州一般来说喜欢素描和速写人物,特别写实风。但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涂了一张水彩,画纸上大致分成上下两块,上面是浅蓝的天空,下面是深蓝的海洋,比较奇葩的是天空上飞的不是鸟,而是各种海洋生物,比如一头鲸自在地摆首,而半透明的水母在空气中晃悠,相应地,海水中是各种原本应该在天上飞翔的鸟类。

 

挺奇幻,不过文州画的挺好看的,叶修这么想。

 

无论再怎么不愿意出门,他们也不可能在屋子里呆一辈子。一天早上,叶修醒来的时候觉得嘴巴里面有点疼,用舌头轻轻舔了舔,似乎是长水泡了。

 

他晃了晃身边的喻文州,“文州。”

 

“嗯?”喻文州醒了有一会儿了,但他习惯在床上躺一躺再起来,他也要求叶修早上醒了不要立即起来:“容易脑充血。”

 

“长水泡了,嘴巴里。”

 

喻文州半支起身子,“我看看。啊——”

 

叶修刚醒还有点懵,条件反射就跟着“啊——”地张开嘴,随即反应过来,“文州你当我是小孩啊。”

 

喻文州“哎”了一声,笑着说,“这是标准的口型啊,大人也是这么看的。我还没看清呢。”

叶修又张开嘴。

 

喻文州仔细看了看,说:“嗯,是长水泡了,舌苔有点发红,我们最近吃外卖吃太多了,你又不太适应这边的气候,上火了吧。我们今天去买菜回来自己做吧。”

 

菜市场不远,但坏就坏在不远。叶修没有车也不会开车,喻文州倒是会,但他不太愿意把车从车库倒腾出来,然后就开五分钟,“性价比太低,而且那里没地方停车。”

 

这就出来一个问题,谁去买菜呢。

 

“文州,你看哥都上火了,还到外面晒着多不好,要不今天就你去吧。”叶修不想去,他看了看喻文州的手机——G市今日8时发布黄色高温预警,简直是出去就要被烤化的节奏。

 

喻文州拒绝了,他的理由是,“我觉得我们以后应该一人轮一次,但是如果第一次就让你赖掉,那以后都会变成我去的。这跟你上火完全没有关系,而最重要的是,前两天都是我去倒垃圾的,你起码三天没出门了,至少应该出去走走。”

 

每次跟喻文州意见不合的时候,他似乎都可以举出一二三点来进行反驳,叶修有的时候会尝试去找一找他话里的漏洞或者耍赖,但更多时候他会选择妥协。叶修在除荣耀以外方面没有什么好胜心。而且喻文州对他很好,他也乐意让喻文州在这些地方取得小小的胜利。

 

所以今天他也妥协了。“好吧,那就我去。”

 

刷牙洗脸换好衣服之后,叶修出去了。不到两分钟,门铃突然响起来。

 

喻文州走过去打开门,是叶修,“忘了什么东西吗?”

 

“不,文州。”

 

“嗯,我在,怎么了?”喻文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脸色苍白,神情惊惶。他忍不住伸手把叶修环在怀里。

 

“我,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被玩弄了。”

 

“嗯?”honey,恕在下听不懂啊~喻文州的眼神传递出这样的意思。

 

“等一下,让我冷静一下。”叶修推开喻文州,“热死了。”

 

喻文州顺势退开,“别急,慢慢来。”

 

“是这样的……”叶修深呼吸了半分钟,似乎平静了一些,“我刚才一出门,就看到天上飞的都不是鸟,是鱼,那些鱼它们就像在水里一样在天上游?还是飞?反正不对劲。就像是你画的那幅画一样。”

 

…………………漫长的沉默。

 

“等一下,文州,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没有犯神经病。”叶修一边说一边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你看。”

 

金鱼,草鱼,鲤鱼欢快地摆着尾巴,在云中穿梭,天空是浅碧色的,好像热带的浅海。

 

“好吧,叶修,我相信了。”

 

由于叶修坚持不在这样奇怪的天气出门(喻文州:叶修,这不叫天气。^_^),所以午饭是稀粥,吃饱后,两人赖在沙发上看电视。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午间新闻,据热心市民爆料,今天,g市天空惊现水中动物,同时,g市水域中出现了大量飞鸟,以下是本台记者在现场的情况……”

 

“文州,难道你的真正名字是神笔文州?”

 

“叶修,别闹。”

 

叶修又仔细看了看喻文州画的那张画,那幅画倒是没有什么异常,还是好好的待在那里,按理说神笔马良画的画都跑出来了呀,难道……叶修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可怕的想法:喻文州不是神笔,他是言灵。OMG。

 

抱着这个想法,叶修偷偷翻出了喻文州以前的画稿,半个小时之后,他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一张叶修和喻文州牵着手的速写,日期在第五赛季,比他们互相明白对方心意并确定关系的日子早了快一年。

 

客厅里,喻文州还在还无知觉的看着电视。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叶修想。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