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周叶】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一)


题目的意思就是,小周和老叶虽然说是在一起了,但还需要在相处中加深了解,慢慢发展。我是起名废,对不起(。﹏。*)

时间线在世邀赛之后,十一赛季之前,比较无聊的日常……

 

周泽楷家里养了猫,其实严格来说并不是他养的,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战队,靠他养猫的话基本上等于让那只猫自己去找东西吃。

周泽楷的解决办法也比较奇葩,他请了一个人帮他喂猫,当然那个人还顺便帮他搞搞卫生,让他的大房子可以保持整洁。

这在普通收入乃至小康人家里面简直都是不可想象的浪费——专门请人来看猫?何况周泽楷养的还不是什么品种高贵的猫,只是很普通的中华田园猫,就是那种能抓老鼠,能流浪街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猫。

至于周泽楷,他倒也不是爱心爆棚到处收养流浪猫,他只是……一开始没有经验,让一对猫咪生下了一窝猫咪。

周泽楷不在的日子里,猫咪就成为了这里实际上的主人。

猫跟周泽楷之间的相处还不错,虽然每回周泽楷回家都要先让这群忘性大的小家伙再次熟悉自己。

有人说,单身的人养猫是因为猫也是孤独的动物。对于周泽楷而言,这么说也对也不对,周泽楷开始养猫的时候确实是单身,但他的猫一点都不孤独,转眼间就生了一堆。

而且,最近周泽楷脱单了。

世邀赛的时候,叶修身为领队,对队员的照顾简直可以说得上是无微不至的。这在其他人看来是叶修认真负责,不愧是当了这么多年队长的人,但在暗恋叶修的周泽楷看来就是,叶修果然很好,然后一颗少男心燃烧得厉害。

随后,他向叶修表明了自己的好感,而叶修呢,震惊之后很理智地表示,双方了解还不够深,基本算是婉拒了周泽楷。但没关系,世邀赛不正是一个了解的好机会嘛,周泽楷甜言蜜语不行,行动力是满分,叶修慢慢地就被磨软了,答应跟周泽楷试一试。

既然已经在一起,那总得有什么不同与以往的相处方式,不可能还是偶尔在qq上招呼一下,下竞技场打几场就算。

周泽楷提出让叶修来他家参观一下。事实上“参观”这个词用的也是颇怪。如果是一个男生送一个女生到她家楼下,女生问男生要不要上来参观一下,那大概会被理解为某方面的邀请。而对于情侣而言……也许提出“同居”的要求会更正常一些。

但现在周泽楷和叶修……还没有发展到可以同居的地步,叶修在这段感情上的表现有点懒洋洋的,甚至可以说是若即若离,“同居”这个字眼很可能会触动叶修某根敏感的神经,进而导致叶修打退堂鼓。

慢慢来吧,周泽楷心想,叶修就好像一只自由自在的野猫,要得到他的信任,让他心甘情愿地进入自己的家,接受自己的照顾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现在就有一件麻烦的事情摆在面前了。要知道,有客人来家里最麻烦的事情就是家里的宠物不待见客人,躲着不见还算是好的,万一暴起伤人那必然不好。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猫脾气不算坏,但连自己这个主人在离开家几个月之后都会面临被遗忘的危险,対它们来说,叶修毕竟是陌生人,也许暂时抱到别的地方?但周泽楷的目标不是跟叶修来个一夜情,如果他们终将共度一生,那太多的隐瞒是不必要的甚至是有害的。

 

“我自己坐城轨来就好,小周你真的不用过来。”叶修阻止周泽楷从S市开车过来H市的打算,“就五十分钟的事,大热天的,你别麻烦了。”

挂了电话后叶修有点心神恍惚,事实上他还有点闹不清,周泽楷向他告白的时候,他的脑子突然就一片空白,直到答应了对方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在这段关系的开始,周泽楷就一直处于主动之中,他好像把场上的风格延续到了这里,他强势而沉默,行动多于语言。叶修一开始没有觉察到周泽楷的真实意图,当叶修有所意识的时候,他好像已经深陷于一个专门为他编制的甜美的梦境之中,他无法也不愿挣脱。

那好吧,既然已经动心,叶修就同意了周泽楷的交往要求。

第二天出门前,叶修稍微纠结了一下衣着问题,还是决定不去刻意打扮——他以前也没穿得多好看。

坐了五十多分钟的城轨后,叶修又倒了几趟地铁——事实上他很少坐地铁,不过信息时代自然有它的便利之处,叶修还是挺聪明一人,最后还是顺利到了他和周泽楷约定见面的地方。

周泽楷倒也没有做太夸张的伪装,只是戴了副大墨镜。看见叶修就上来拉住叶修的手。

“呃……小周,这样有点热,你还是先放开吧。”

周泽楷朝叶修笑了笑,放开了叶修的手,但又搭上了叶修的肩,看起来就好像很要好的男性朋友。

叶修有点心思被看穿的窘迫感,他当然不是嫌热,他只是有点不习惯被另外一个男性拉着自己的手,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交往对象。

周泽楷的家在市区,但不在这一片,他们还得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

“……吃早饭?”两个人往停车场走的时候,周泽楷突然问。

叶修自己早上买了一个豆沙包吃,现在还真有点饿,但考虑到周泽楷的脸过于出名,停下来找个地方吃早饭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刚想说不用,又有点担心是不是周泽楷自己没有吃早饭,纠结了一下,还是老实开口道:“我不用了,不过要是你没有吃……要不我去买点吧。”

“不用……吃过了。”周泽楷一边说一边还向叶修露出个微笑,表明自己确实是吃过了。他实在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不习惯说长句,但他也很清楚,现在的他跟叶修之间还不能达到眼神交流的程度,所以他要在“不用”之后加一句解释。

有时候太短的句子听起来感觉生硬,虽然他相信叶修早就了解自己说话的风格了,但他也试着更清晰的去表达自己的想法,避免对方想歪。叶修的理解能力再好也不是周泽楷肚子里的蛔虫,周泽楷不愿意担负因为误会而致使感情被无端磨损的风险。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