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周叶】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五)


继续小周和老叶的日常。谢谢喜欢这篇文的人,么么哒。


这一届的全明星周末在主办方是兴欣。比较高兴的有三个战队:兴欣、嘉世和轮回。

兴欣高兴的理由:增加知名度,增加盈利,发展战队。

嘉世高兴的理由:打个出租车就到了,才十多块。

轮回高兴的理由:坐个城轨就到了,才几百块。

周泽楷不知道轮回经理在高兴什么,但他也很高兴,因为可以光明正大的去H市了。

其实全明星周末对职业选手而言基本上相当于休假。他们几乎整个白天都可以自由活动,晚上的全明星活动的对抗也不如一场正式比赛激烈,选手们大多是比较轻松地炫一下技或者是尝试一下好玩的打法。

S市与H市相邻,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具体一点来说就是,H市里面的楼要矮一些,地铁要少一些。看起来节奏要慢一点。

兴欣作为主办方,会帮一些战队联系酒店。不过轮回自己找好了,这次入选全明星的是周泽楷、孙翔、江波涛和吕泊远,杜明为了唐柔也跟着来了,五个人加上轮回方面的一个负责人刚好三间双人房。

周泽楷跟孙翔一间。放好行李后也不坐下休息,直接打开行李包开始折腾。

现在是冬天,坐车来H市一趟也不会出汗,周泽楷连头发都不乱,完全就是可以直接出门见粉丝的样子。不过他可不敢就这样出去,全明星周末是粉丝的盛宴,很多粉丝会提早到H市,打听好自己偶像住的地方,白天就去蹲点。还有的会抱着偶遇心思在街上闲逛,对于周泽楷这种全明星排名第一加上国家队成员的身份加持的人来说,简直是天罗地网。

幸好是冬天。周泽楷从行李箱里找了一条厚实的羊毛围巾,把半张脸裹住,罩上毛线帽子,把帽子尽量拉低,基本上就只露出眼睛了。然后再戴上一副黑框平光镜,

孙翔放下行李后就靠在床上拿手机玩切水果,这个用不着注意力百分百集中,看见周泽楷这么一番武装,就问:“你要出去啊?”

周泽楷对着嵌在墙上的等身镜看了看自己的装扮,黑色羽绒服,蓝色牛仔裤,跟他平时的样子很不一样——他平时展现在粉丝面前的形象大多是穿队服(就是一套好看点的运动服加上轮回的logo)或者是正装,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普通的大学生。他一边把围巾盘得再紧实一点,用别针别上避免滑落,一边回答孙翔:“嗯。”

孙翔对H市没有什么兴趣,宁愿呆在酒店也不想冒着被围追堵截的风险跑到外面,在他看来周泽楷出去那是直面生命危险的——跟周泽楷同队的日子里,他已经见识到了枪王的粉丝,特别是女粉丝的强大战斗力,出于同队之谊,他有点别扭地劝了周泽楷一句:“麻烦。”

连入队不久的孙翔都知道的事,周泽楷本人自然只会更清楚。事实上他不擅长应对粉丝的热情,他通常做的事情就是:打好比赛,感谢粉丝支持,然后微笑,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他操心了。至于在街上被粉丝偶遇的几率真的不大,他是宅男嘛。

不过这个世界上就是有的人能让你甘心为他赴汤蹈火。跟叶修见面的快乐相比,周泽楷觉得可以忍受被粉丝围堵一下。不过队友的提醒让他有点小感动,于是回应了一句:“不麻烦。”

魏琛退役后又开始了熬夜生涯,早上八点,他摁熄了烟头回房间睡觉。

“哗啦啦啦啦啦啦——”

“叶修你闲的没事干了吗?大冬天早上不躺着跑去洗澡?”魏琛刚躺下,跟他同房的叶修就爬起来跑到浴室去了。听着声音,叶修居然在洗澡,一股沐浴液的香气隐隐约约地跑进房间。

没有人理他,不知道叶修是故意的还是水声太大听不清。

叶修在为一个小时后的约会做准备。洗完澡后,他对着镜子理了胡渣,刷了牙,吹干了头发,然后换上羽绒服和牛仔裤,口罩和帽子已经准备好了,出门必须戴。自从世邀赛后,他的脸已经被全国人民知道了。

魏琛一时间睡不着,对叶修的行为表示不解与嘲讽:“老叶你这是……枯木逢春啊,一大早起来打扮。”

叶修淡定回应;:“老魏你被穿了吗?还懂枯木逢春这个词。另外你居然把穿衣服这么正常的活动称之为打扮……所以到底谁可以不打扮就出门?恐怕只有你了吧,猥琐的老魏。”

魏琛哼笑了一声,正想找句话回击,突然发现了什么:“你要出门?在这个时候的H市?不要命了吧?”

“……睡你的吧,魏老大,管那么宽,哥自有方法。”

 

对于正处在热恋中的两个人来说,几个月才能见一面实在太残忍。再发达的科技手段也不能使分隔两地的人耳鬓厮磨。周泽楷在来H市的途中,拿手机拍沿途的景色,然后一张接一张的给叶修发(是的,叶修有手机了)。

叶修看着因为车辆高速运动而变成抽象画的风景照,随手点燃了一支烟。周泽楷除了发照片外什么都没有说,但那些照片好像又把什么都说了。

他好像就借着这么一张又一张根本看不出来景物的照片告诉叶修,周泽楷有多想快点见到叶修,有多想把叶修搂进怀里,哪怕什么都不做,就只是两个人胡乱地挨蹭,好像外面都是危机四伏,唯有你怀里是安全的,所以一个竭尽所能要把自己藏到对方怀里,另一个竭尽所能要把对方揉进自己怀里。

兰香早餐店位于一十年前就流传要被拆掉并改造成游乐场的居民区,十年来人们在担心房子被拆和幻想得到巨额补偿中渐渐消磨了热情,明白到游乐场老板可能早就在不知道哪里开设了一处人间天堂,而他们就下来的日子很可能就是住着老房子,直到它们老的不成样子再被拆掉。

早餐店的老板娘是一个五十多的妇女,早餐店主要照顾这片居民区的上班族,因此早上六点到八点是最忙碌的时候,而八点以后就是零零散散的客人了。

今天对老板娘来说是很正常的一天。九点多的时候,两个年轻人走进店里来,他们戴着帽子,裹着围巾,只露出眼睛,看起来……应该只是怕冷吧,老板娘心想,现在的年轻人身体真是差。

叶修和周泽楷全副武装地在一个人流量不算大的车站碰面。叶修来得早一些,他顺手买了份晨报打开看——并不是他突然对报纸上的内容产生了多么大的兴趣,但版面巨大的报纸可以很好地挡在他的脸和别人的视线之间。他突然有点怀念当叶秋的日子,不曝光就意味着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在外面溜达,而不是保持警惕,随时准备来一场大逃杀。

周泽楷把手插在兜里,走到车站,他一眼扫过就发现叶修了,并不是说叶修这幅装扮不成功,只是粉丝对偶像的观察与情人对情人的观察是不一样的,前者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像后者那样看着一个人从早上起来到晚上入睡的所有动作,永远不会知道被清晨那缕顽皮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镀上一层金色的白皙皮肤有多么漂亮。

在周泽楷的眼里,叶修的站姿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有点懒洋洋的,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靠着,那他十有八九会靠上去,左脚通常放置在右脚前面……何况,叶修还露出来一双眼,这已经足以使周泽楷认出叶修来了。

他走上去轻轻碰了一下叶修,叶修原本好像在发呆,突然被人碰到就转过头去看,那双眼睛看到自己的时候就露出了笑意:“小周?”

报纸被随便卷了卷拿在手上,叶修没有解释自己“看”报纸的行为,毕竟这听起来有点傻,至少比真的在看报纸要傻。周泽楷被叶修拉住,七拐八拐地进了一条巷子。

“我饿了,先去吃点东西。“这是叶修的解释。这几天天气不好,阴雨绵绵,H市的温度不算很低,但是透着一股阴寒劲,周泽楷今天坐的是八点的车,大概六点多就得起来了,很可能没吃早饭,刚才碰到的手好像也有点凉,他们需要来点热乎乎的东西填进肚子。

兰香早餐店是他跟沐橙发现的一个地方,特别之处在于这里的云吞面很好吃。据说老板娘的前夫以前在香港的茶餐厅专门做云吞面,老板娘也就学会了做这个东西。

“小周你虾肉过敏吗?”两个人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

“不……”

“要不要试试这里的虾肉云吞?很出名哦。”

“好。”

两碗云吞面端上来的时候冒着白气,云吞皮很薄,透出粉红的虾肉,面条细长,比一般的面条要黄,汤很清透,漫过了面条和云吞,让它们保持了很高的温度。

面条和云吞都很好吃,特别是云吞,虾大概很新鲜,特别清甜。周泽楷从小在S市长大,云吞面虽然起源于广东一带,但也传到了其他地方。不过周泽楷以前吃的是比较传统的净肉云吞面,纯虾肉的倒是第一次吃。

旁边的恋人已经扒下口罩和围巾呼噜呼噜地吃起来,周泽楷想起昨天在杜明电脑上看的电视剧,一对情侣互喂食物,明明就只是两桶批量生产的爆米花,但看那两人的样子就好像对方的杯子里的爆米花就是比自己的甜一样……

他透过被水汽蒙住的镜片看向叶修,对方正用勺子舀起一只云吞,嗷呜咬掉一半,粉白的虾肉就这样毫无羞愧地露了出来……好像真的特别好吃。

叶修吃着吃着,觉得有两道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他转头看了看周泽楷,白蒙蒙的镜片有点挡住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但叶修是很聪明的,他觉得周泽楷并不是单纯在欣赏自己的帅气,他的目光好像聚焦在自己勺子里的云吞上。

“……你想吃?”叶修看了看周泽楷碗里,云吞和面条都吃了一大半了,但根据上次小周的饭量来看,说不定这碗云吞面还真不够,但这不怪它,作为一碗十块钱的鲜虾云吞面的分量已经很良心了,要怪就怪周泽楷好了。

点头。

……叶修心里思考自己是否有必要控制一下周泽楷的食量,不过现在看来,再点一碗可能有点浪费,毕竟这只是早饭。自己少吃一点也没什么问题,于是把自己勺子里剩的半个云吞吞掉后,舀了几只给周泽楷。

“够吗?”

然后叶修看着周泽楷笑得很开心的在他的碗里也舀了几只放到自己碗里,“……尝尝。”

叶修终于领悟到枪王大大的意思。这是交换食物而不是开仓赈灾。


TBC.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