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王叶】当暗恋变为明恋后(四)

这一章文州的出场好多……不过为了刺激大眼同志,我们需要他。但是在本文中,所有非王杰希的生物,对叶修都没有喜欢或者是爱情,只是友情。文州对叶修好是因为他的性格以及他跟叶修的交情。

 

叶修的脸色一向是苍白的,这个男人并不太爱惜自己的身体,稍微对他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经常熬夜、抽烟,饮食也不定时,但又没有什么人劝得了他。讽刺的是,拜他虚弱的身体和恶劣的细菌所托,现在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红润,红得叫人心惊。

 

喻文州给叶修弄了冰毛巾盖在额头上,这样冰凉的刺激也并没有把男人从昏睡中拉出来,他只是皱着眉头,身体不安的动了动,把被子弄的凌乱了一点。

 

王杰希伸出手碰了碰叶修滚烫的脸颊,应该有三十九度以上,他想,看向喻文州:“给他测了温度没有?”

 

喻文州正把另一条干净的毛巾泡在冰水里,闻言道:”已经给他夹着温度计了——还差5分钟,王队你们先去训练吧,叶修也不希望耽误了大家的训练的,我在这里看着就好。“

 

方锐一进来就发现该干的事就被喻文州和王杰希包揽了,他除了看着叶修和他们之外也没什么可以做的,虽然还是担心叶修,但觉得喻文州说的也很有道理,喻文州看上去就是很会照顾人的样子,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那好,队长大大一定要照顾好老叶啊。我们先走了。”

 

王杰希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确实很会照顾人,但被排除在照顾叶修的名单外并不让人高兴,哪怕喻文州理由很充分,言辞很得体。

 

王杰希也确实没有留下来的理由,照顾叶修又不是非他不可,喻文州是队长,是叶修的室友,而叶修也不是微草的队友或者后辈,反正就是,王杰希觉得不愉快从理智上判断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他和方锐到训练室的时候稍微晚了一点,大家都开始训练了,但原本就人就不多的训练室里面少了这么多人,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大家的目光就或明或暗地落在他和方锐身上。王杰希简单的解释了两句,然后开始训练。结果一直没有见到喻文州和叶修来,休息的时候王杰希和方锐被包围起来。

 

首先是苏沐橙:“叶修没事吧?只是感冒发烧吗?”

 

张新杰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眼镜,说:“应该不会只是小感冒,喻队一整个下午都没来。”

 

黄少天也开始机关枪般扫射:“叶修发烧了?多少度?队长一直在照顾他?有没有找医生?昨天看他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病了,水土不服?休息不好?幸好他跟队长当室友,队长很会照顾人的,一定是队长发现了把他送进医院了对吧对吧?”

 

其他的人虽然没有问,但都看着王杰希,显然也是需要详细的解释。

 

王杰希整理了一下信息,才发现他可以说的也不多,刚才基本也说完了,但他也是当惯队长的人,明白这个时候要安抚人心,不能让大家胡乱猜测。于是想了想,解释道:”叶修是发了烧,不过当时喻队就让医生来了,医生就在这边,应该很快就到了,喻队可能陪着叶修——我们晚饭的时候可以问一下。“

 

显然“来自喻文州的照顾”很有说服力,大家关心了几句,看时间到了就继续训练了。

 

晚饭的时候喻文州果然出现了,只是叶修没有来。王杰希吃饭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坐到最外头,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喻文州,他忍着等喻文州走到离他三米的样子,开口:“喻队,叶修还好吗?”

 

喻文州脸上神情并没有太过担忧,跟他平时差不多,他一边找位子坐下,一边说:“嗯……打了点滴,烧退了,但是医生说可能会有反复,让留院观察一晚。”

 

王杰希夹了一个香菇,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他吃了晚饭没?”

 

喻文州点头:“专门让人做了粥,他胃口还好,应该没什么大事。医生说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加上原本身体素质不太好造成的——之前很多工作都是他在做,我以后会尽量分担,督促他好好休息的。大家不用担心”

 

王杰希脑中又浮现下午喻文州劝说他跟方锐先去训练时的情景,那时候他的心情跟现在也差不多,类似于打比赛的时候有人跟他说,我能一挑五,你不用上场也没关系,放心吧,这样的心情。如果真是打比赛,王杰希一定会冷冷地会对方一句,谁要你一挑五了,这是我的比赛。

 

而现在……叶修又不是他的,他跟国家队其他人一样,只是队员而已,喻文州却不一样,他即是队长又是叶修的室友,他说要照顾叶修,恐怕没有人会觉得不合适。以前的自己大概是不会因为这样而感到不舒服的,王杰希把香菇嚼嚼咽下去,心想。

 

好像在他没有觉察到的地方,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只是这些变化隐蔽而细微,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不对——叶修对于他而言好像不只是朋友,或者说,他对叶修情感的索求,有点超出了朋友的界限。

 

叶修确实没有什么大事情,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回来了,而且回来时脸色比起以前还好。大概是睡够了吧,叶修这么想。

 

他是下午回来的,当时下午的训练已经结束,晚上是例行的对战,有时候叶修会抽一张账号卡,加入其中一队,有时候只是在旁边看着。但是因为现在他还有点低烧,喻文州坚决不肯让他参加高强度的对抗,直接就把叶修赶回房间。

 

喻文州晚上训练完直接回房间洗澡,洗完澡出来看见屋子里多了个人。王杰希还穿着日间的衣服,手里拿着笔记本坐在茶几旁,茶几上有一杯白开水,叶修似乎也没什么陪客人聊天的自觉,依旧坐在电脑前看比赛录像。

 

喻文州向王杰希笑了笑,喊了声王队。事实上他们很少以前后辈的关系相处,毕竟只差一个赛季在有的选手看来不算什么,何况当时是因为微草情况比较特殊,王杰希才出道并担任队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很可能就是同期生。

 

王杰希也不会在喻文州面前端架子,同样回应一声“喻队”。

 

王杰希一向很稳重,如果不是有正经事是不会大晚上跑到别人的房间的,但他事先没有提过,喻文州也不太清楚是什么事,就在旁边坐下“王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虽然我了解得不是很全面,但是就我所知的部分来说,领队的工作比较繁重。”王杰希之前肯定是有准备的,语气平和流畅地就说出来了。喻文州一听第一句就大概猜到怎么回事,笑着看了叶修一眼。

 

听到领队这个词的时候,叶修终于把自己从整理资料中拔出来,转头看向他们“诶,还跟我有关啊。”

 

王杰希没有直接回答,“虽然作为国家队正式成员,训练是重点,但我觉得我们的训练强度并不算强,可以负担一些资料分析这样的工作。”

 

喻文州微笑“王队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忝居队长一职,本来就应该承担比其他队员更多的工作,这样王队和其他人才可以专心训练。接下来还是我帮叶修分担一下吧。”

 

叶修看他们两个都快抢上了,自己作为领队居然被放置play,立马打断他们“等一下啊,文州说的有道理,大眼是正式队员,肯定不能分散精力。不过我才是领队啊,这些事情本来就应该让我做,文州你也是正式队员,就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上费精力了吧。不用担心啊,哥搞得定。”

 

喻文州叹了口气“叶修,这样你太累了,医生说你这次就是累病的,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可能支撑不了苏黎世紧张的赛程。”虽然叶修不一定会出场,但意外难免,万一真需要叶修上场,叶修的状态不能太差,而且叶修也要参加备战和战术研讨。

 

王杰希习惯了当那个承担更多责任的人,虽然现在是一个普通队员,但也不代表他就只需要埋头训练。“竞技总局没有把领队,队长和队员的权限划得那么明显,一支队伍具体的责任承担还是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的,多个人分担,每个人工作就轻一点。”

 

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喻文州和王杰希承担一部分资料分析工作,这个对他们水平的提高还是有帮助的,其他一些队务工作叶修就拒绝给他们了,原因是他们的重点还是训练“不要乘机想偷懒。”叶修说。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一定好好训练,王杰希一向不太搭理叶修的垃圾话,直接道晚安走人。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