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王叶】当暗恋变为明恋后(七)

最后一章,^^


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叶修才恍过神来。说起来,他们昨天晚上直接就睡在一张床上了,王杰希睡相很好,正面朝上的姿势,叶修就乱七八糟了,手搁在王杰希肚子上,被子被压在身下,衣服都滑到胸口了,这种滚了一夜床单的即视感简直可怕。

 

王杰希自己带了新牙刷,他走进来就看见满嘴泡沫的叶修正看着镜子里的他。他走上去,叶修侧了侧身子给他让了个位子,然后又垂下头继续刷。王杰希觉得叶修的反应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然后就想起来昨天的事情。

 

他昨天想了很久,事实上昨天的告白完全出乎意料,在意识到自己对叶修的想法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问题,他应该对叶修说吗?如果要说的话要在什么时候说呢??他们有成为恋人的可能吗?他们可以一起走多久?

 

但所有的问题,从他把手伸向叶修的脸那一刻开始就被抛诸脑后了,然后叶修醒了过来,看着他,亲吻他,他在毫无准备之下,被内心最深处的欲望驱使,回应了叶修。昨天晚上他比叶修要晚睡。叶修再次睡着后,他伸手关掉床头灯,然后躺回叶修身旁。

 

在黑暗中,王杰希看不清叶修的样子,只听见他呼吸时细微的声音,感觉到旁边有一具温热的身体。好像一块被午后的阳光烘过的草地,柔软、芳香,没有阴影,没有猛兽,你只想挨得更近,那里安全而可爱。

 

小组赛第一轮,中国队首战失利进入败者组。这是非常打击士气的事情,大家情绪都说不上好,而且一会儿还有采访,可想而知那些记者会问什么问题了。

 

这次也是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在团队战中首次复现。国家队为此进行了很多次的适应训练,在训练中,王杰希操纵的王不留行通常作为团战中的节拍器,由他发动进攻,引导转火、集火,利用魔术师的诡异打法为中国队撕开口子。但这对配合王杰希进行进攻的选手要求非常高,在刚才的比赛中,正是因为孙翔操纵的一叶之秋跟王杰希之间的配合间默契不够,被对方一名选手引导、放大,最终造成两人的脱节。

 

孙翔显然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脸上神情不太好,周泽楷走在他旁边好像想安慰他。但这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孙翔,作为近战职业和团战里的攻坚手,他是跟王杰希配合最多的人,偏偏他跟王杰希在风格和思路上存在很大差异,在训练中他已经很努力去适应,但在高水平的比赛中,这一丝不和谐还是被对手加以利用。

 

叶修和喻文州走在一起轻声讨论,一会他们作为领队和队长,肯定是要被质问的。还有就是……王杰希,虽然不是他的错,但记者不一定明白,他们可能只看到“魔术师打法”和“中国队战败”,然后就把这两者联系起来。

 

果不其然,国家队众人刚刚坐到位子上,下面的记者已经开始“请问叶领队,这次中国队首战失利是什么原因?”“请问喻队长,首战失利会给中国队带来怎样的影响呢?”“您认为中国队的世邀赛征程会到此结束吗”。

 

叶修首先回答:”首先,首战失利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在团战上的失利,我们的个人赛和擂台得分上是超过对方的。“

 

喻文州接着答道:”我们为此感到难过。这次失败让我们更好地看清楚了我们存在的不足,因此,接下来中国队会更努力去夺取胜利,我相信中国队不会止步于此。”

 

这两个问题基本上是失败必问的两个问题了,叶修跟喻文州当队长多年,自然很淡定得体地就回答了。但接下来记者的问题果然开始围绕王杰希和他的魔术师打法。

 

 “我们刚才看到王不留行又重现魔术师打法,但整场团战的崩溃正是从王不留行与一叶之秋的脱节开始的,这是否意味着魔术师打法在团战中没有太大价值呢?“

 

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一眼,然后叶修开口道:“嗯,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水平,我们来分析一下。团战中国队的崩溃确实是从王不留行跟一叶之秋之间脱节开始的,”他笑了笑“这位记者朋友看得很透彻嘛。“

 

那个记者刚才被点到已经激动的要死,现在还被领队说看问题透彻,拿着话筒站起来又追问了一句“那请问为什么还要在团战中采用这种打法?是国家队的集体决策还是出于选手的个人要求?”

 

“诶,记者朋友不要急,我上一个问题还没答完呢。”叶修神情很自在,衬得那名记者特别激动,他意识到后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坐下来。

 

“嗯,首先,王不留行跟一叶之秋之间的配合确实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的训练中不太明显,但因为对手的刻意放大所以暴露出来了,这是我们,特别是负责制定和监督战术的人的错。哦,就是我和喻队。”说完,叶修很诚恳地低了一下头,喻文州也跟着低了一下头。

 

“但利用魔术师打法撕开对方口子这个想法我认为是很有价值、值得尝试的。这次失败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在平时训练中做的不够,队员间配合还有些欠缺。如果在这些环节做好了,我相信魔术师打法会成为中国队向冠军进攻的利刃!”

 

然后叶修看向王杰希,微笑“王副队,对吧?”

 

王杰希调整了一下话筒:“谢谢领队、队长和队员对我的信任,我会尽力的。”

 

接下来的问题还有一些是针对孙翔和一叶之秋的,但都被叶修和喻文州挡回去了。

 

复盘安排在第二天,现在所有人都只想睡一觉。

 

叶修一进房间就拿水杯接了满满一杯水灌起来,大半杯水下去,才舒了口气“哎呦,这辈子没说过这么多话,早知道让黄少天上了。”

 

王杰希把房门带上,搭好链条,走过来。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叶修跟记者你来我往的问答中。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太新鲜了,他出道以来就担任微草的队长,后来队伍里比他年长的都渐渐退役,新进来的队员在他眼里都还只是孩子。但凡战队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被质问肯定是他。他也习惯了去承担这些。今天队伍失利,虽然胶着点在自己的打法上,但却不再由自己承担那些压力和质问。

 

“你真的觉得魔术师打法在团战中有实用价值吗?”王杰希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恍惚觉得岁月倒流,这个问题他在几年前也问过当时的嘉世队长。当时的叶秋的回答跟他的想法一致,要么让他的队伍适应他的打法,要么他改变自己的打法。那现在呢?

 

叶修把水杯放回桌上“大眼,你是小孩子吗?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还要我再说一遍来哄你?多大了都,还要哥一遍又一遍安慰你。魔术师打法很有价值,你也应该相信你现在的队友,他们可以跟上你的节奏的,啊,乖,好好打就行。“

 

王杰希哭笑不得:”什么乱七八糟。“

 

叶修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别不承认,王大眼,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如你几年前问我时候的样子,就像被欺负了找我罩的叶秋……再说了,你不要乱背锅。“

 

“等一下,叶秋不就是你吗?“

 

”叶秋是我弟啦,我那个时候借用了一下他的名字……重点错了,你好歹也是微草那群孩子的顶梁柱,相信一下自己好吗?“

 

王杰希倒也不是真的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只是魔术师打法对他来说是上天的馈赠,对团队来说就是双刃剑了。曾经,他再努力之后还是不得已舍弃,现在他希望在这个赛场上可以无拘无束地用起来,却又害怕成为团队战中己方的一枚炸弹。

 

靠在沙发上的叶修正看过来,他的眼睛中好像从来不会出现放弃、颓废这样的情绪,对于所有在荣耀上有想法,希望有所作为的人,他好像永远都会投以期待的目光。这个时候的他是最动人的,好像他在尽头等你,尽头是胜利,是荣光。

 

叶修有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们不是在讨论比赛吗,哦,他还安慰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脆弱的大眼。但现在,他们在接吻,唔,而且是比较亲密的舌吻。

 

好像是刚才说着说着话,王杰希也坐到沙发上,然后他们挨在一起,这么你碰我,我碰你就搂成一团了。亲\\吻的时候,叶修的手指轻轻按在王杰希的发旋,顺着按了几下”唔……,舒服吗?“

 

银丝拉出,断落,王杰希一只手撑住沙发,一手按上叶修的手:”不错,继续。“

 

叶修笑了几声,从沙发和王杰希之间绕出来,推了把王杰希:“坐好哈,哥今天给你好好按按。”职业选手长期坐在电脑前,颈部、肩部和脊椎都容易酸痛不适,严重的甚至会患上慢性病。

 

叶修的手很软,但是很有力。他半跪在沙发上,手从颈部开始按,先使劲按两下,然后放轻力道揉周围的肌肉。手慢慢往下,头也俯下来,气息吐在王杰希后颈,愉悦地发现王杰希抖了抖,他是故意要惹王杰希的。

 

王杰希有时太镇定太理智了,叶修想起自己跟王杰希告白的时候握着话筒的手都在颤,反观昨晚王杰希的表白,特么还是自己逼的,也没有很激动的样子,告完白他们就睡了,叶修今天起来的时候还怀疑了一下昨天是不是他的幻觉。

 

王杰希也发现了叶修在撩他,那只手往下按着按着就按到衣服下摆,然后钻进去了。没有衣料的阻隔,肌肤和肌肤之间的接触变得直接。但王杰希同时也发现叶修其实不太会撩人,或者说在撩人这件事情上他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他确实没看错,叶修在这种事情上毫无经验,这么摸一摸已经很挑战他脸皮了,再往下他实在也是没办法做下去。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王杰希看上去神色还是很平常,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青涩至极的撩拨,只因为出自叶修之手,攻击力立马翻倍,被他碰过的地方升起一阵酥麻。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要撩他,可能是觉得好玩?还是说他真的需要来自情人的安慰,甚至是更亲\\密的行为?

 

王杰希转过身来,搂住叶修,先亲了一下叶修的耳垂——这完全超出了叶修的预料,甚至比舌吻更让他害羞。在他的认知中,舌\\吻是感情和唾液交换的方式,兼顾精神和物质,比较理想的亲\\热方式。但亲吻耳垂更倾向于一方对另一方的挑\\逗或者是抚慰,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使叶修脸红耳赤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在撒娇的孩子,被情人宽容地安抚,置身于自己幻想出来的情景中,叶修完全无法再忍受接下来王杰希在他耳垂上若有若无的触碰,耳垂好像烫得要坏掉,又痒又热,耳边一阵嗡嗡声,什么都听不见。

 

“啊,不要了!”叶修猛地一个哆嗦,把王杰希推开,嗬嗬喘气“……大眼,不行了,就到这。”

 

王杰希没有继续,只是伸手一下一下的地拍着叶修的背,应道:“好,就到这。”

 

叶修很快就抱着衣服进浴室洗澡了。今天他洗得特别久,王杰希隔着玻璃,隐约猜到他在里面干什么。水流声很大,但如果仔细去听总是能听出些东西来的,而且刚才叶修把王杰希推开的时候,他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

 

刚才即使叶修不把王杰希推开,他也不会做下去。时间、地点,人物心理全都不对。通过叶修的反应,他明白到叶修撩拨他可能只是出于懵懂的亲\\近欲\\望和挑衅心理而已。叶修喜欢着王杰希,王杰希也喜欢着叶修,这毋庸质疑,只是他们都没有做好进一步接触的准备而已。

 

王杰希有点幸福又有点烦恼的看着自己裤子下凸起的一块,时间还很多,他们不会分开,哪怕是世邀赛结束,王杰希都有信心叶修会告知自己他的下落。他们可以黏在一起,直到他们作好更进一步的准备。那个时候,叶修就不能这么轻松地躲进浴室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王杰希拿了睡衣浴巾,等待叶修出来。

 

Fin.

 

A:哎呦,这就完了。

B:因为他们已经顺利告白了……

 

也许会有肉番……快开学了,准备神隐,biu~。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