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周叶】葡萄园教堂(一)

因为快开学了,那篇all叶偏差列了大纲,但打算推迟(可能到寒假),这段时间写点短篇小日常之类,比如王叶那篇的番外。

 

这篇是周叶,但文州可能出场,可能喜欢叶修,不打喻叶tag,出场时会预警。里面私设多、逻辑死、没常识、地名基本虚构。会有某些西方奇幻元素(但暂时不方便透露),(可能)有前世今生梗,但不多。

 

就写着玩玩,放松心情,更新不定,甚至可能坑……

 

 

凌晨三点。

 

今天的月光不甚明亮,反倒让星星显露出来,在晴朗的天空,竟挂着数百颗光凭肉眼就清晰可见的星星,整个天空好像缀满了碎钻,银光流转闪动,呈现出一种优雅而安静的美丽,倒映在环绕杜因纽大学的河上。如果有人想看星,不必仰着头到颈脖酸疼的地步,只要在河边找一块草地坐下,又或者是寻一条小船在河上漂一会,就足以把这景色尽收眼底了。

 

不过要真这么做了,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水面突然一阵波动,搅碎繁星,把浮着的萍蓬草、睡莲的叶子都冲开了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底下游。

 

“哗啦”一声,一个人上半身浮出水面,矫健优美的臂膀随意划了两下水就到了岸边,他双手一撑,整个人离开水面,回到了岸上,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借岸边的老柳树挡住自己大半身形,把茂密的草丛里几块岩石搬开,找出一只密封的塑料袋,打开,翻出条毛巾擦身,取了条裤子穿上,这才裸着上身走出来,如果有女生路过看见,说不定就会尖叫着扑上来,盖因这人算得上是杜因纽大学的名人——周泽楷。

 

周泽楷出名主要有两条原因:一是亚裔,二是帅,而且这两条原因最好叠加在一起理解。杜因纽大学其实是个很普通的乡镇大学,亚裔不说没有,但绝对不多,一个学校两万人,亚裔才不到百人。而且周泽楷身材很好,在亚洲人里面算得上高大,脸也是跨越国际种族的帅,所以尽管他本人不太活跃,但光凭一张不同于周围人的俊脸已经足以让他出名。

 

此时,周泽楷在星空下不紧不慢的走着,他的上身没有擦的太干,水珠滑过肌肉,闪烁着柔和的银光,好像古希腊的石膏像复活。在河里游了将近两个小时,他感觉身上又充满了活力,背上那些东西也不再发出灼烧般的感觉,而是顺服地紧贴着皮肤,还在微微张阖,仿佛在呼吸。

 

实在太麻烦。周泽楷在心里抱怨,简单的淋浴已经满足不了“它们”,“它们”变得越来越贪婪。幸好这个大学实在很小,晚上也没有什么人喜欢到河边散步,所以看不到周泽楷这种半夜裸泳的行为——河边安装的路灯早已年久失修。

 

杜因纽小镇是一个很随意的地方,其中一点就表现在,路灯坏了,如果不是迫切需要的话,没有人会去修,这条河虽说是环绕杜因纽大学,但实际上跟大学之间还隔着一圈树林,晚上除了去杀人抛尸之外的人以外,没有人会出现在那里。由于杀人抛尸的人没有投诉路灯失明,所以路灯就一直暗着。

 

周泽楷没回寝室,倒不光是因为他现在的形象有半夜裸奔的嫌疑——河里的生态系统过于完整丰富,在河里游一趟身上沾了各种小生物,他需要洗个澡,为了不要打搅正在熟睡的室友,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外面的小旅馆住。

 

小旅馆是一座旧民居改建的,后面还有一个院子,院子只是围了一圈矮矮的土墙,周泽楷轻易就翻过去,也许裤子上沾了点泥巴和落叶之类的,不过他没太在意,裤子他有的是。回到自己房间后,他仔细地搓了一通澡,觉得身上肥皂的清香和自然的体味终于盖过河水的腥味,才拿干净毛巾擦了身体,换了宽松的睡衣,然后躺在床上刷了一会手机。

 

三天前他匿名在学校论坛上发了一个求助帖,主题是:寻找一个对葡萄园教堂有详细了解的导游,待遇从优。匿名发帖一事是他的好朋友兼室友江波涛提醒他的——“不匿名的话你会收到一大堆回复,虽然他们大多数只是为了跟你约炮。”

 

杜因纽小镇里面有大量教堂,颇有点“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意思,好像一块玻璃打碎在杜因纽——有大有小,大的显目到戳眼的地步,而小的则细碎到你不到它跟前,你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座教堂。

 

显然,葡萄园教堂就是一座不出名的小教堂。他发布在学校论坛上的帖子没有太多人回应,最多的就是:啊?葡萄园教堂?那是什么?在哪里?骗子?要约吗?……诸如此类,江波涛对周泽楷在学校论坛上发求助帖并不看好,当然他也没有太打击周泽楷的热情,只是提出他会帮忙找了解葡萄园教堂的人。

 

周泽楷叹了口气,把手机随手放在床边,关了床头灯睡觉。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是被江波涛一通电话吵醒的。旅馆的窗帘很厚,阳光半点透不进来,周泽楷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接了电话。

 

“小周,早上好。”那头是江波涛的声音。

 

“早上好。”

 

“你找到能带你去教堂的人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昨晚联系到了一个。”江波涛跟周泽楷算得上是竹马竹马的好朋友,此时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告诉周泽楷他的来意。

 

“……呃,还没有。”周泽楷开始觉得在论坛上发帖是个蠢主意。

 

“这样的话……”江波涛简单介绍了一下他联系的导游,是个华裔男生,叫Huge,最近刚好做了一个论文是关于杜因纽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教堂,也很有兴趣给人讲解,“需要先见个面吗?还是直接去教堂?”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直接去教堂。”

 

“那好,我把他联系方式给你,你跟他约时间吧。”

 

“谢谢。”

 

周泽楷不想多耽误时间,立马给那个男生打了电话约了九点在教堂见面,然后飞快地洗漱穿衣,打车到爱丽丝大街——葡萄园教堂就坐落在爱丽丝大街旁边。教堂背对大街,三面被葡萄园和田野所围绕。周泽楷只是听说过这座教堂,在一些很冷僻的资料上看过一些资料,但从来没有来过,他远远地看了一下,发现如果要进去似乎得绕到田上去。

 

……早知道让司机开到隔壁的街上去,还能近一点,周泽楷心想,不过千金难买早知道,晚知道了就得付出代价。炽热的阳光刺在身上,背后的东西开始皱缩、抽搐,周泽楷微不可察地皱皱眉,从斜背包里拿出来一把伞打开。厚重的阴影霎时笼罩在周泽楷身上。

 

到了教堂左侧,他看见一条被人踩出来的路通向田垄,之所以说是被人踩出了的,是因为周围的草都长得又高又密,几乎淹没膝盖,只有一小条带状的草地显得特别矮,去教堂的人大概就是走这条路的,周泽楷没有迟疑,把过长的裤脚一卷就往上走。

 

“诶,前面的……呃,那位同学。”(英文)身后传来的声音干净柔软,带着一点笑意,让人讨厌不起来。

 

周泽楷眼睛左右一瞟,确定周围都没有人,这个声音只能是在叫自己,才回头看了一眼——是个长相清秀的亚裔男生,身上穿着那种网购爆款连帽衫,下身牛仔裤,普普通通,不抢眼也挑不出错。他看起来要比自己大一些,双手插兜,看着自己。

 

“有事?”(英文)

 

“嗯,你是要去教堂吧?”(英文)男生问。

 

周泽楷点点头,随即想起来自己似乎约了导游同志,眼前这个人男生、亚裔、出现在这里——“你是huge?”(英文)周泽楷心中自然而然地下了判断。

 

那男生一愣“……是,呃,当然你可以这样叫我。”(英文)然后嘀咕了一句“原来哥已经出名到路上随便一个人就能认出哥来了吗?”

 

后一句用的是中文,声音不大,但周泽楷对声音敏感,听见Huge这句话,忍不住笑了笑。他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哪怕只是这样浅浅一笑,也足可以上杂志封面,主题可能是那一霎的温柔。不过笑完他才发现,对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周泽楷,刚才叫住他也不是因为认出他来。不过既然对方就是Huge,周泽楷当然也要坦诚身份——再说这也没什么好瞒的。

 

“我是周泽楷。”(中文),周泽楷想起来刚才他约Huge的时候双方就是用中文交谈,只不过刚才没有揭破这一盅,才用的英文。说起来,电话里Huge的声音跟现实中有点不同,不过周泽楷将之归结为电话传声的失真。

 

男生眼睛眨了眨,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不好意思的神情并没有能维持多久,很快他又恢复了那种自然、有点懒散而漫不经心的样子。

 

 

TBC.

 

这个葡萄园教堂是本文重要场景,虚构,但是有原型,是古罗马城的圣女雅妮教堂。事实上有一本书就叫《墙外的圣女雅妮》,本文一些对宗教文化的描写是参考这本书和某些书之后的瞎掰,不代表我个人的想法,不代表真实,只是行文需要,求轻拍。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