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周叶】葡萄园教堂(二)

“哦,我叫叶修,直接叫名字就好。”叶修走近几步,躲到他伞下的阴影,抱怨了句“好晒。”然后看向他:“你要去教堂?”

 

周泽楷觉得有点不对:“你不是?”

 

叶修点头:“当然去。不过你没来过吧,这里可以抄近路。”

 

周泽楷恍然,江波涛在电话里说huge是为了写论文才'知道这里的,想必是亲自来过实地调研,故而知道有近路可走,刚才叫住自己也是看见自己在绕远才提醒自己,倒是一片好心。

 

“谢谢。”这句话他说起来一点不见客套冷淡,反倒显得十分诚恳,但又不会热情过分。

 

“不用谢不用谢,”叶修已经开始领着他往另一边走“这都是缘分嘛,你看,哪怕我慢了一分钟你就走过去了。”

 

“……很巧。”周泽楷觉得用巧合要比用缘分形容来得贴切,就算他们现在没有遇上,待会在教堂也是会碰见的,只不过自己要多走些路罢了。他们只是刚好在街上就碰见,叶修又刚好叫住了他。

 

叶修伸手挡了挡灼目的阳光,走慢了几步让周泽楷的伞的阴影可以把他整个人都罩在里头,仿佛终于舒坦了一般缓缓吐了口气,然后才道:“嗯,真是太巧了,我一眼就看见了你……在绕远路。”

 

周泽楷听到那个“你”字的时候,忍不住往叶修那头看了一眼,大意为:你是怎么做到在一个除去电话交谈三分钟、刚见面不到十分钟的人面前说这样简直可以放进爱情诗里的句子。可惜周泽楷没能说出来这么么长的句子,叶修也没能抬头看一看他的神情。

 

虽然他很快就听到叶修的后半句,但那后半句说得平淡无奇,跟前面充满戏剧化、赞美诗一般的语调相比,简直像是在凑数,就好像故意要人知道他意不在此。而且叶修还是顺着周泽楷那句“很巧”说的,周泽楷此生未曾见到这么会顺杆爬的人,你且说你的,他顺着你说的再把他的意思给说出来。

 

周泽楷只好沉默。他觉得这人有点自来熟,不过也可以理解,整个杜因纽镇亚裔少,华裔就更少了,更难得是都对这个没名气的小教堂有兴趣,对方还是专门研究这个的,大概是出于这个原因才跟他套近乎。

 

不过周泽楷没打算跟这人深交,他最初的想法就是找一个足够了解这里的人为他提供信息,至于他要找的东西他是打算自己动手取的,这样一来,越少人知道越好,提供信息的这个人对他了解越少越好。

 

再说就算没有上述原因,周泽楷也不是一个刚跟人见面一分钟就可以进行“缘分”这一神秘而亲密的话题的人。对于叶修有点搭讪意味的话,周泽楷甚至没有用万能杀器——一个礼节性的微笑。只能说那句“这都是缘分”给了周泽楷一个过于深刻的印象。他觉得如果自己冲着叶修笑一个,说不定叶修会来一句:“果然你也是这样想的。”

 

叶修似乎不太在意聊天的对象是个闷葫芦,一路带着周泽楷从教堂左边一道雕花铁门后绕过去,原来这铁门跟旁边的墙壁之间有一道缝隙,足可以让正常体型的成年男子通过,绕过铁门之后就是一道阶梯。

 

“看,从这里下去便是教堂了。”叶修站在阶梯顶端,并不往下走,只是遥遥一指。阳光只照到十来级阶梯,再往下已被浓重的黑暗所吞没。如不是叶修所言,周泽楷万万不相信这会是一座教堂的入口。相比起神圣高贵的教堂,这更像是一处古代墓穴或者是私人地牢。

 

叶修也不催促周泽楷进去,他似乎对此颇有经验,居然还在兜里摸出一包烟:“你要在这里看一会吗?我先抽个烟。”叶修的态度实在太过悠然自得,仿佛笃定周泽楷最后是要进去的,他就一派与己无关的样子,不解释,更不安慰。

 

周泽楷此时已经收了伞,没有那片阴影的遮挡,叶修脸上的每一分每一寸都逃不过周泽楷的眼睛,他眼睛半眯,眼皮子连抖一下都不曾,可见确实是不急,周泽楷甚至怀疑他根本就不是要抽烟,只不过是通过这个举动向他周泽楷表明,急的那个永远不会是他。

 

既然如此,也不必浪费时间,周泽楷不怕一个看起来苍白瘦弱的普通人,再说他也想不出来叶修对他不利的理由。

 

“走。”

 

待到走下去才发现,外面虽看着暗,但事实上里面并不是密不透风的两堵墙,墙上镶嵌着石板,石板间有水波形的洞,里面填了很薄的透明石膏,光线透出,地上水波粼粼。

 

“这种墙叫网洞墙,自从十七世纪教堂兴建以来这里就采用这种墙,虽然现在看来光线不足,但其实是有寓意的,我们从幽暗的阶梯到明亮的教堂,恰如带着原罪的我们通过信仰获得救赎……”叶修的声音在悠长密闭的空间中竟有不绝的回音,一瞬间周泽楷竟有种错觉——叶修既在他身边,又离他很远。

 

周泽楷愣神的一会儿,叶修已经讲到最喜闻乐见的部分——宝藏,据说这里的阶梯下面埋着无数珍宝。而这个据说准确一些是据叶修推测。

 

”当时两国交战,其中一个国家眼看就要兵败,已是无力回天,当时的国王拜托他青年时期的一位好友,也是杜因纽的主教帮忙藏匿他的小女儿,杜因纽主教为了避人耳目不敢亲自照顾小公主,故而派了两个修女陪小公主来到葡萄园教堂。公主长大后,她从前的祖国已经破灭,她也不敢将带来的珍宝露于人前,所以这批宝藏应该还在教堂。“

 

周泽楷听到宝藏时眉尖一动,这听起来跟他要寻找的东西并无太大关系,但也难说,毕竟传说跟真实可以有很大差异,而他不想放过一丝可能。但叶修这一说法他从未在任何资料上见过,到底是否真实还很值得推敲。

 

”没有人发现?“周泽楷仿佛是对宝藏有些好奇的正常人。但这个问题其实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最重要的就是——如果宝藏真有其事,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人找到?

 

叶修摸了摸嘴唇,在一片晦暗中向周泽楷投来一个包含着神秘与得意的眼神,”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没有人知道宝藏的事还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宝藏没被发现?周泽楷神情不动,心里早已把各种可能都转了一遍却没有定论。

 

这下轮到周泽楷扮演气定神闲的角色了,最表层的理由就是,叶修是他请的导游,介绍是他的责任,即使周泽楷不搭腔他也应该继续说下去;深层一点的理由是宝藏这个话题是叶修牵起来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应该会继续下去而不是就此中断——除非他真的就是在逗周泽楷玩。

 

周泽楷没想到的是,叶修居然真就不说了。他重新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又在兜里摸了摸,居然摸出一盒火柴。周泽楷张了张口,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却看到叶修并没有点烟,而是向前走了几步停下来,半转了身子,然后伸出手往墙壁一面探了进去。

 

穿墙术?周泽楷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墙大概是被挖空了一块。叶修的声音传来:”过来看看。“

 

周泽楷向前几步到了叶修站的地方,眼前忽然一亮,犹如金乌破开混沌,令人不安的昏暗终于被驱散,光芒大盛后慢慢稳定下来,周泽楷才看清叶修手上举着一根火柴。火柴的光不同于电灯的光,没有电灯的稳定持久,即使叶修的手很稳,通道里也没有风,火焰还是时不时就一跳。

 

”快看啊,待会火都要燎到我手了。“叶修举着火柴往旁边让了让,好让周泽楷看得更清楚。

 

周泽楷听了他的话第一反应不免往叶修手上瞟了眼,但眼光扫了上去就黏住不动了,明艳的火苗下,那只手好像上好的羊脂玉般莹润,又好像屋檐顶端的一捧新雪,放在火苗下都怕会化掉。

 

叶修“啧“了声,又催促了周泽楷一次,周泽楷才把目光转到墙壁挖空的地方。周泽楷看了一下,就觉得这不是挖空,而是留空。里面是一块浮雕,大致是一个青年男子在祈祷,周围却是一片火海。浮雕看起来很是古老,甚至比外面的阶梯和墙壁更破旧。


TBC.


这个情节写太长了……原本以为一章搞定,看来需要第二章,看看今天能不能搞定第二章……望天。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