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喻叶】如何勾搭一只狐狸精(上)

探亲途径良溪村,在里面晃了一圈之后的产物。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一簇开得正好的杜鹃剪下来,放到盒子里。他已经采集了一大盒杜鹃,浓艳地好像要流出火来。随后,他用绳子把剪下来的杜鹃绑好倒挂在不会被阳光直射的地方。在做这些的时候他忍不住分神想了想那只小狐狸。

 

也许叫小狐狸并不太恰当,毕竟他已经活了几百年了。数百年前还没有这条村子,因为战乱,许多人从北方逃到南方,并在南方定居,这里正是其中一处。喻文州虽然是修道之人,但越是修道之人越明白什么是天命,单凭个人之力无可挽回,何况又和师兄弟走散了,只能跟着难民到了这里。

 

不料这个地方正是一个山清水秀、灵气汇聚之地,逃难者只是依水建村,并没有大肆破坏附近环境,依然很适合修炼。喻文州便留于此处继续修道,他多在山上寻一处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洞穴便就地闭关,不管世上人事变迁。

 

一日闭关完毕,他打算到外面走走,却发现自己打坐修炼的洞中多了一头小狐狸。狐狸有着蓬松的尾巴,一双灵透的眸子盯着喻文州转了转,竟不见害怕,只是把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一甩,也不挪窝。

 

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笑,他初时有些疑惑为什么这小家伙不怕人,随即又有一丝自得——大概是自己修炼多年,从不随意杀生,气质温和之故,倒不是他情绪这样容易就被挑动,如果非要有个解释的话,大概是,被可爱软萌的动物所亲近时的欢喜。

 

喻文州猜测狐狸大概是某天避雨时躲进来的,因它无甚威胁,也没有触动自己的禁制。此处山延绵百里,一人一狐于此相遇也是缘分,喻文州虽然因修道之故与人情交往上皆是淡淡,但却也不会故意拒绝应有的交际,只是顺其自然。既然小狐狸出现在这里,喻文州便很自然地认为它与自己有缘。

 

狐狸对他不太亲昵,当然,这毕竟不是家养的。但狐狸显然不可能对洞里头一个大活人视而不见。每次喻文州到外面散心或者是为下面的村民治病捉鬼回来洞穴时,都会看见狐狸窝在柔软的干草上,斜过来一眼,毛茸茸的脸上会挂出一个“你还活着呀”之类欠揍的表情。

 

尽管如此,喻文州自认为还是对狐狸很好的,他只要出门就会给狐狸带点好吃的。狐狸一开始一脸嫌弃,后来大概被喂习惯了,如果喻文州没带东西给他吃,他就随便啃点草根和洞外掉落的浆果,喻文州看见就觉得心疼,只好尽量多出去给狐狸找吃的。

 

这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喻文州一向觉得不应该随便喂动物,往小了说,它会产生依赖,可能被喂得再没有捕食能力,往大了说,他不愿意妄结因果。

 

但偏偏有一头狐狸让喻文州心软之余还很是不舍,居然让喻文州主动去种下因果。

 

就这么过去了很多年,喻文州好歹有些常识,知道狐狸活这么些年头已经算是长寿,说不定哪一天就再也睁不开眼了。而且不知为何,狐狸一直都没有带回来条母狐狸什么的,喻文州有些自责地想,难道是因为自己一直豢养它吗,它已经习惯了与自己相处才放弃了它原本应有的伴侣。

 

这么思来想去,喻文州还是舍不得看着狐狸死掉,于是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喻文州打算收狐狸为灵宠,让它开灵智,跟着自己修炼。计划很美好,但当喻文州咬指头哄骗狐狸来舔的时候,狐狸头抬了抬,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窜到角落里头。

 

喻文州觉得狐狸大概是见不得自己受伤,于是走上前要去抱它,没想到狐狸灵敏的很,三两下又跳走了。

 

喻文州正打算追上前,狐狸突然停了下来,嘴一张,居然开始讲人话:“喂,你不会是想收服我吧?”

 

喻文州吃了一惊,他从未见过狐狸表现出什么异样,只以为是只最普通不过的野狐狸。大概是他脸上神色太过明显,狐狸哼笑一声:“我可是有五百年道行了,说起来跟你师父勉强算同辈,他还是我手下败将,你居然想收服我?”

 

喻文州确实有个师父,姓魏,单名一个琛字,在修行上遇到一劫,修为倒退后就把担子交给喻文州,自己闭关修炼去了。如果狐狸所言非虚,那喻文州说不定还得喊他一声前辈,自己没有看出来狐狸的道行也是因为对方比自己修为高。

 

这样说来喻文州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一点冒犯,不过不知者不罪嘛,何况,喻文州瞟了眼他昨天带回来的荷叶饭——剩下的那片荷叶,明明是狐狸先丢了前辈身份的。

 

狐狸的眼睛也跟着喻文州转了一下,显然也看到了曾经被他舔过的荷叶,他咳了一声:”……嗯,那些就当是孝敬了,小孩挺不错的,刚才的事就算了。“

 

喻文州长这么大除了魏琛叫他一声小孩外还真没被人这么叫过,一来是修道之人没有这么容易碰到,二来是喻文州年纪在修道者里不算大,但修为却高,加上又是一派之长,少有人敢占这个口舌便宜。

 

不过被狐狸这么一叫喻文州也不恼,狐狸的声音挺好听的,修为也高,而且喻文州对着狐狸是习惯性心软加纵容,就算被狐狸占便宜,他也不会觉得生气,反倒是有种”我对他这么好,所以他在我面前比较放得开“的自豪感。

 

狐狸甩了甩尾巴,接着道:“我叫叶修,唔,不过以前我跟老魏打交道的时候用的名字是叶秋。”

 

喻文州很机灵,立马喊了声:“叶修前辈。”

 

叶修看了他一眼,赞许般点点头:“老魏居然能养出这么好看又懂礼貌的后辈,还真是……歹竹出好笋啊。”

 

喻文州微笑,他从前仿佛是听见师父有一位好友叫叶秋,据师叔方世镜的描述,可以想见他们之间的深厚交情,深厚到可以随时撸袖子开打,现在叶修说魏琛一句“歹竹”已经是温和的情感表达了。他理了理思绪,问道:“前辈怎么在这里?”

 

叶修那双狐狸眼望着他笑:‘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装成普通狐狸在你身边呆那么久吧?嗯,这事是该给你个解释。”

 

叶修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天我夜观星象,推测有高级修士要到这边来,没想到原来是老魏的嫡传弟子……我就打算看看老魏的弟子怎样罗,你根基不好,不过胜在勤奋,也算不错了。现在乱世已经结束,你应该到外面游历一番。我们这段缘分暂时就到这里了。”

 

事后叶修刷的一声就不见了,喻文州也没能耐找到他。他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见叶修确实暂时不会见他,喻文州也就收拾收拾下山历练了。他在红尘中又活过了几百年,最近心血来潮,具体一点就是,他有预感会跟叶修碰面。

 

当初的村庄成了一处不算著名的旅游景点,大部分屋子都被锁起来,有人定时维护保养,居民大多迁走了,没有迁走的集中住在北边的房子——那边的房子是新建的又或是没有太大价值。

 

喻文州在这里住下,并且开了一家小卖部。他在等叶修。


TBC.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