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喻叶】如何勾搭一只狐狸精(中)

小卖部后面的房子现在是他的居所,原先的主人早就搬走了。喻文州搬进来的时候,大门被砖头封住,屋顶上被不知名的植物占据,开了一屋顶的花,花穗又细又长,在阳光下鹅黄的花和深绿的枝叶相映倒也挺好看的……可惜味道不好,喻文州有些遗憾地想,叶修不会喜欢的。

 

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重新收拾了一遍房子。院子被他种上了新的花木,最多的是勒杜鹃和银桂花——银桂花被种在院子里,在这湿热的气候里每年可以开好几趟花,站在屋子外都能闻到香气,屋顶和外面的花坛都是勒杜鹃,整条村子没有人种那么多杜鹃,花开起来,整个房子都是一团团明艳的火焰。为了让桂花和杜鹃长快点,喻文州还不惜动用了一下法术。

 

他做了那么多就为了等叶修过来。然后留住叶修。

 

其实说起来喻文州并没有见过叶修幻成人形时的样子,但他并不担心自己是否能认出叶修——他跟叶修生活在一起数十年,虽然那时的叶修一直是以狐狸的形象出现,但他的一些神态、举止,还有身上的气味,喻文州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不知道当初叶修那番夜观星象的话是不是真实,不过他知道,只要他来了,叶修必然有所觉察。而且,他会让叶修知道——喻文州回来了。

 

喻文州现在算是村里的名人——他长得温文俊秀,说话声音好听,文质彬彬,事业有成,而且还有一间漂亮的房子。村里面提起喻文州这个名字就可以说个三天三夜。

 

叶修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下身牛仔裤,脚上人字拖,走进村之后就听到几位大爷坐在榕树下一边下棋一边闲聊。

 

“将军!”大爷甲得意地把棋子往棋盘上一磕,“今天小喻不在,你可别想翻盘了。”

 

大爷乙回以冷笑,也把棋子一磕:“哼,别高兴太早。”

 

大爷甲一看棋局,输了,不高兴道:“一定是小喻干的好事。”

 

大爷乙扇扇子,仰天大笑:“小喻早告诉我了,你就这三板斧,记住就给破了。”

 

大爷甲怒道:“卑鄙!”

 

一直坐在旁边不声不响的大爷丙翻白眼:“你们一输了就找小喻,学那么三两个把势就出来显摆,最后不成了人家小喻自己左手跟右手下吗?”

 

叶修一边走神想了想之前看的电视剧里一个叫小玉的狐狸精,一边抚了抚过长的衣服下摆,上前,弯腰微笑:“大爷好。我想请问个人,他叫喻文州……”

 

“哦,知道知道,小喻嘛,怎么了?”

 

叶修脸色如常:“我是他……朋友,听说他到这边来了,但不知道他具体在哪。”

 

大爷丙眯着眼打量叶修:“朋友啊?怎么没他电话?”

 

叶修有种被当成坏人的感觉,咳了一声:“那什么,手机坏了,丢了电话号码。”

 

大爷丙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呀,都不用号码本了……小喻就在村里,你朝前走,看到一个小卖部,他就在那。以后可要小心啦,有些东西丢了就找不回来了。“

 

叶修道谢,觉得现在的人讲起话来似乎都很有套路。

 

他踏着人字拖吧唧吧唧地走了一会,发现前面有一个岔道,左右一看,一个姑娘蹲在井边洗鸽子蛋,懒得用法术探视的叶修吧唧吧唧地上去:“你好,请问到小卖部怎么走啊?”

 

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友好地笑了笑:“往左走就是了。”

 

叶修道谢后往左边走,背后听见有人的脚步声,原先的姑娘跟另外一个女孩讲话.

 

“那人是谁啊,没见过。”

 

“不知道,他就问了到小卖部的路。”

 

“小卖部?难道是喻哥哥的朋友?我看他穿得跟喻哥哥挺像的,跟村里的人就不像。”

 

“说起来喻哥好像也没什么朋友来找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也是,喻哥哥长得那么好看,脾气又好,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说不定他跟他女朋友分了手,所以才跑来我们这里散心的。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吗?”

 

“对啊对啊,他还会在这里遇到他喜欢的人。”

 

“说什么呢。”

 

“我在说电视剧啊。”

 

叶修晃了晃脑袋,努力把那个包含着仰慕和娇羞之情的“喻哥哥”抛到九天云外,“没想到喻文州居然学会泡小姑娘了,出息了。”叶修觉得心情有点不太晴朗。

 

往左边走果然很快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挂着一块木牌,上面用粉笔写了三个端正俊秀的大字:小卖部。

 

未入其地,先闻其声。

 

屋里传来一阵欢乐的笑声和电视的声音,

 

小卖部经常会进新货,还装了一台大电视,村里的小孩最喜欢到喻文州的小卖部看电视,因为喻文州这里放的是喜羊羊与灰太狼,喻文州还不时送他们点糖果饼干,所以喻文州这里一向很热闹。

 

叶修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他没进屋,就站在外面听墙角。

 

“哥哥,糖。”熊孩子撒娇的声音。

 

“乖,不能再吃了,一会你妈妈要接你回去吃饭了。下午来玩我送你个最大的棒棒糖好吗?”

 

“谢谢哥哥。”

 

毫无疑问,那个温柔地安慰熊孩子的声音是属于喻文州的。叶修莫名想起了以前喻文州不让他吃太多荷叶饭的时候的样子。因为荷叶饭里头放的是糯米,喻文州不敢让叶修多吃,每次都要先吃掉一半。

 

抱着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心思,叶修摇身一变,成了个小孩子,小孩子白白嫩嫩煞是可爱,只是脸上的笑容不太像小孩。

 

小叶修走进小卖部时,喻文州正在柜台后整理货物。叶修走进去想敲敲柜台时才发现自己身高不够,实在忧伤,只能大喊一声:“老板!”

 

喻文州回头时就看见一个面孔陌生的孩子仰着头喊他。他快速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村子里没有这个孩子,他先是疑惑,弯腰打算问那个孩子要什么的时候,鼻端传来一阵熟悉的味道。这个味道他只在数百年前闻到过,不同于普通狐狸,叶修身上一直只有一种很淡的,好像刚下过雨后的山上散发的、带有水气的新鲜的气味。

 

喻文州曾经为了阻止叶修把自己吃撑,把叶修强行抱离到远离荷叶饭的地方。就是那时,他闻到了叶修毛发间散发的幽香。

 

喻文州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但还是顺着叶修心意陪他玩。他微笑着凑到叶修面前:“你好,请问要什么?”

 

叶修其实有点怀疑喻文州会不会看出来,但现在喻文州一副“哎呀,我什么都不知道,小孩子你好可爱呀”的样子,叶修也镇定下来——反正论实力,他完胜,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捉弄一下后辈吗。

 

想到这里,叶修开口:“我要……”他飞快的扫了店里一眼,发现里面有各种零食日用品,而他比较感兴趣的也就是烟和泡面,烟不符合他的年龄,不过叶修向来是很有办法的:“我要烟,爸爸让我给他买一条红塔山。”

 

喻文州听着叶修软糯的声音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觉得要被萌化了,他努力维持自己的微笑:“你爸爸呢?我不能随便卖烟给未成年人。”

 

叶修没想到喻文州这么难搞,他又不好现在往地上扔个纸人再吹口气变出个“爸爸”,只能继续撒谎:“爸爸说车子不好开进来,让我来买。”

 

喻文州还没有回答,几个中年妇女就走了进来,她们一进来,小卖部里的孩子就扑过来喊妈妈。妈妈们一边把自己的孩子拉过来打量,一边向喻文州道谢:“谢谢喻老板啦。”“喻老板人就是好,改天到我家我给你做九大簋。”

 

喻文州笑着说:“不用客气,都在一条村里住,应该的。”然后目送妈妈们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去。

 

TBC.

 

下章文州跟老叶喜相认。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