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喻叶】如何勾搭一只狐狸精(下)

喻文州送走一群熊孩子之后,有点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大活宝。其实也玩不下去了,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个。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喻文州是最放松的。那时候他们在山洞里头,没有危险,没有不明的窥视。身边只有这么一个生灵在他身边,他能没有猜忌地护着。不过十多年时间,在他们的岁月里只是弹指一挥,竟然也让喻文州生出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喻文州白皙修长的指头在一排烟上点过去,点到红塔山时顿了顿,确实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

 

叶修一听喻文州的语气就知道不对,恐怕是早认出自己了,看看周遭无人,也不装了,变回成人的样子,晃进柜台:“比用烟枪好,方便。”

 

喻文州其实也没见过叶修抽烟枪时的样子,更没有亲身体验过抽烟是个什么滋味,他抽了一盒烟打算递给叶修,一转身就看见叶修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有点凌乱,但没有挡住他那双眼睛,清澈透亮,带着点随意和漫不经心,好像暮春时节被风刮起来的杨花,率性而为,无拘无束。五官都长得很好,但没有一点魅惑人的意思,仔细看起来反倒是很清秀俊逸的。

 

喻文州的手指稍微有些使劲地捏住烟盒,没有立刻递给叶修。他只想让这一瞬再久点,让他把眼前的人尽收眼底,最好还能刻到脑子里。

 

一开始叶修微笑着任他打量了一会,他自觉没有什么。他不是靠皮相魅惑人的那种低级妖精,不屑于在容貌上做文章,这个样子是他幻成人形后最自然的样子。

 

但喻文州看过来时的眼神好像跟别人都不太一样,别人顶多是扫一眼就罢了,毕竟叶修看上去就是一个大男人,又没到倾国倾城的地步,顶多是因为修炼的缘故皮肤看起来比一般人白皙滑嫩,气质上也要出尘一些,其他就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偏生喻文州的眼睛好像都能长出小手来,这么被从头到脚看了一回,就好像有人在他摸了一圈,偏偏这摸完全不带色\\气,倒是有一种专注与珍重之感,这就叫人生气不起来了,反倒有点莫名的羞耻感。

 

手里的烟被叶修夺过,喻文州这才转开了视线,转而道:“你饿吗?想吃点什么吗?”

 

这句话平淡却又亲密,叶修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抽出一支烟,晃了晃,烟就自己着了,他吸了一口,也不再看喻文州,说:“什么都行。”

 

喻文州却是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叶修自己不能说没有喜好,但都很淡,很多东西在叶修看来也许就是有就好,没有也算了,他更不会要求别人满足他的喜好。但喻文州不会因此就随便对待叶修,相反,正是因为叶修不要求,别人也未必会想到,他才更要尽力满足叶修的喜好,这样,叶修会知道,有一个人是特别的,是那么地合他心意的。

 

“荷叶饭要吗?”

 

叶修愣了一下,他还记得,那天他跟喻文州分开之前吃的就是荷叶饭,一瞬间,说不清楚是怀念还是只是真的对吃什么没关系,叶修点点头:“好啊。你有吗?”

 

“我家有。“喻文州翻出一只新的烟灰缸:“先别抽了,去吃点东西。”

 

叶修看着还有三分之二的烟和洁白的烟灰缸,既舍不得自己的烟,又舍不得这刚拆封的烟灰缸:“等我抽完这根——不是要到你家吗?”一边说一边还侧过身子好像怕喻文州上手夺。

 

喻文州倒是不可惜东西,只是看着叶修护着烟的举动有点好笑罢了,他把剩的那一盒烟给塞叶修裤兜里:“我家就在后边,半分钟就到。”

 

叶修的牛仔裤裤兜在后头,喻文州塞烟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屁\\股被摸了一把,但喻文州收手快,叶修也抓不着把柄,只能自己又把烟往深处塞了塞,缓解了一下臀\\部的异样感,一边还在嘀咕:“不是还要做吗?”

 

事实上是荷叶饭早就做好了,喻文州只要热一热就可以端上来,叶修被领进院子里坐下,荷叶饭冒出的香气和桂花的香气交织在一起,让人有种鼻子不够用的感觉。

 

用筷子挑开荷叶,里面的糯米颗颗晶莹剔透,还染上了干荷叶的颜色,糯米里头有鸡肉、冬菇和别的配料,叶修顾不得烫,夹起一团饭,随便吹吹就放进嘴巴。

 

喻文州在旁边陪着吃,他吃的不急,不时给叶修倒杯茶,递块纸巾。茶足饭饱后,叶修靠在藤椅上,架子上搭了花藤,太阳照不到,很凉快,加上那顿让人餍足的美餐,他有点昏昏欲睡。

 

“喂,文州。”叶修换了个姿势,继续闭目休息。

 

“嗯?前辈有事吗?”喻文州把东西收拾掉后也过来陪叶修坐着。

 

“你知道我今天来?还做了荷叶饭。”

 

“只是刚好。”

 

“刚好?文州你的卜算能力难道提高了?”叶修说这话一点不显惊讶,反倒很有种嘲讽的味道,脸上也带出个浅浅的笑。

 

喻文州看着叶修脸上极细的绒毛,几乎忍不住要伸手去摸一摸,他用左手轻轻握了一下右手,才用平缓的语气答道:“今天刚好做了荷叶饭,不过昨天做了白斩鸡,前天做了鲫鱼豆腐汤。”

 

……叶修难得有点不知道该回一句什么。这些都是喻文州曾经买过给他吃的,而且……他也很喜欢。但喻文州说这么一句是个什么意思呢?他是想说早就等着自己了?而且还一直在努力讨好自己?

 

但喻文州也没有等叶修回答,他的话还没完呢:“我种了很多杜鹃,离这里很远都能看到,我还开了小卖部,村里的人都认识我,如果你问人的话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小卖部里东西很齐全,你要什么都能找到……”

 

叶修忍不住想起白天问路时的情景,也觉得好笑:“是呀,他们还说你长得好、下棋也好,哦,还会看小孩。”叶修说这么一句话半是真觉得好笑,半是想打断喻文州的话。他莫名的有些心慌,好像不阻止的话,下一刻喻文州就会说出什么让人难为情的话,倒不如自己先堵一堵。

 

哪知道喻文州一笑:“是呀,我也这么觉得。”实在是脸皮厚,叶修心想,自己修炼多年的老脸居然不如他。但喻文州只是继续:“叶修。你要跟我一起住吗?”

 

叶修哼哼:“凭什么?”

 

“我很好呀,而且……我等你很久了。”喻文州道:“不然你来这里干嘛呢?”

 

喻文州的意图总算是暴露出来了。叶修心想,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什么话都说了,最后一句更是把东西都挑明开来。自己确实是来找喻文州的,不然还能干嘛呢?甚至他自己内心是有跟喻文州住一块的想法的,就好像很多年前他以狐狸之身跟喻文州在一个洞穴里呆了十数年一样。

 

他向喻文州看去——对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等自己一个答案。

 

还能回答什么?

 

“好呀。”


Fin.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