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四)

早上叶修先醒了,走下楼来,却见那张姓的年轻人侧躺在客厅那张长木椅上睡过去了。叶修担心他着凉,刚想走过去看看,那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就睁开了,随即坐了起来,目光清澈如水,竟不像是刚刚醒来的人。


“早上好。”王杰希也从楼梯上下来,打了声招呼,周泽楷跟在后边,笑了笑,小声道了声早安。


年轻人站起来,垂下目光:“早上好。”


早饭依旧是叶修和王杰希做的,周泽楷和那年轻人想帮忙,但都被叶修推了出去:“小周你打个电话问一下车子什么时候来,”他目光转到年轻人身上,摸摸下巴:“小哥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今天就走。”


年轻人其实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把称手的刀,菜刀也勉强可以用了,但他也知道不可以拿了别人的菜刀,衣服都是救他的人给的,他身上穿着一套,另有一套是用来换洗的,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周泽楷有点痛苦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那边的人简直堪比黄少天,他有点心不在焉地嗯嗯啊啊着,看见那个年轻人拿塑料袋包了一套衣服,然后低着头坐在一边。


回到杭州城后,周泽楷要回s市,王杰希也要回b市,叶修最有空,就先陪年轻人到了医院,挂号时叶修又问了一遍年轻人的名字,他还是摇头:“……姓张,名字不记得了。”


叶修无奈地给他写了个张三。


由于张小哥失忆了,医生听叶修描述完怀疑是大脑受伤,又要各种拍片检查。完了医生拿着片子看,一边问问题。最后医生怀疑是解离性失忆,“脑部似乎没有受伤,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心理原因,建议药物治疗和催眠治疗结合,也许可以慢慢恢复。”


叶修还被留下来单独面授机宜。


“最好抓紧时间治疗。”医生推了推眼镜,“晚了不利于患者恢复。”


叶修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失忆这么狗血的情节,他看张小哥几乎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样子,觉得为他有些难过,但是……“医生啊,我看电视剧里那些人都是遇到挺惨的事才失忆,那让他想起来会不会……”


医生意会,严肃道:“确实很有可能。但是解离性失忆症不治疗可能会发展成多重人格,患者本身可能会对治疗持消极态度,所以作为患者家属,一定要支持患者,鼓励他接受治疗。”


叶修被吓了一跳:“这么严重?”


“对,就是这么严重。”


“张小哥,你想记起来吗?”叶修一边走一边甩着手上装着药的袋子。


不像医生和叶修担心的那样,年轻人点点头,表示肯定。


“哦,那就好,记得吃药。”


接下来是去gonganju,张小哥要在这里生活不能一直是个黑户,总有要用到身份证的时候,而且他不是这里人,在gonganju备个案,联网找找说不定能知道他真实身份。过程很复杂,因为这张小哥是一点都记不起来自己家住何方,有什么亲人,gonganju又查不出他身份,最后只能办了张临时身份证。


“叫什么好呢?”叶修给账号卡取名字的经验丰富,给人取名字倒是头一回,“你在山上被发现的,要不叫张山峰?还是张梨花?毕竟救你回去的是梨花村的人。”


年轻人淡淡撇了他一眼,没说话,其实他觉得名字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不过叫张梨花实在太恶搞。


最后折腾了半天,叶修一拍脑袋:“今天是十九号,就叫张十九吧。”


年轻人点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张十九的身份证出来的时候,叶修听见办证的阿姨夸了句:“拍证件照都这么帅。”他凑过去看——果然,跟自己那张颓废苍白的证件照相比,张十九的照片看上去皮肤虽然白,但人却很精神,而且五官长得标致,简直称得上是证件照的良心之作了。


张十九拿着身份证看了眼,然后就塞兜里去了。叶修眼尖的很,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对方是没有钱包,有心替他买点东西,又想着不如先回上林苑,那里女生多,想东西也周全些。


上林苑里,陈果听完张十九的事,立马拍胸脯写保票:“放心,一定给你找份工作,吃的住的都不用担心,等你出工资了再还就可以了。”


苏沐橙凑在叶修耳边说悄悄话:“随随便便就捡个帅哥回来,真羡慕你,我怎么没这艳遇。”


叶修无语,想了想,说:“当年你跟你哥不是把我捡回来了?”


苏沐橙笑着看了他一眼:“你以前还看得过去,不过自从有了周泽楷……现在人家张小哥也比你好看。”


叶修翻白眼:“我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看干嘛?”


他们说话声音其实很小,但张十九耳朵灵,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害羞的感觉,只是继续听陈果安排——“……你想做什么工作?”


张十九想不起来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只记得是在很昏暗的地方,只能用电筒照明,自己好像用刀砍死了什么,这个说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工作,只能摇头:“都可以。”


陈果想了想,现在她的工作重心是战队,战队里头事情不少,但都比较繁杂,张十九失忆,身体可能也不好,还是应该找份清闲点的工作,想罢,提议道:“网管可以吗?平时给客人开机子,送点饮料泡面,收个钱就可以了,其余时间你还可以休息一下。”


陈果没有说出来的话是网管其实工资不高,听叶修说他还要治疗,也不知道钱够不够,抱着能帮则帮的想法,陈果一咬牙:“包吃包住,工资3500,营业额好的话再加。”当然,营业额好不好陈果说了算,如果到时候他钱还不够那就再加点。


叶修咋舌:“我那时都没那么高。”


陈果瞪眼:“现在兴欣生意比以前好,再说你那时就会窝在一边打游戏,张小哥长得多帅呀,吸引的客人肯定比你多。”


叶修心想你看我现在往那一戳,兴欣那小网吧都能被挤爆了,不过也知道陈果用意,就不跟她抬杠了,点头道:“好好好,你是老板娘你说了算。”


第二天陈果就把张十九领到兴欣网吧去了。网吧里的客人都认得陈果,纷纷打招呼,一看这还有一个帅小伙,居然还是老板娘亲自领过来的,都开起了玩笑问这人是不是老板娘的男朋友。


陈果看了旁边挺拔如松的男子,昨天她,唐柔和苏沐橙给张十九买了不少生活用品,衣服自然也是要买的,这套衣服还是唐柔挑的——微微泛黄的麻质衣料,不像满大街那些漂得雪白的衣服那么惹眼,反而有一种安静温柔的感觉,下面也是麻质黑色长裤,裤脚挽起来,整整齐齐地折了两道,看起来随意却又干净,又露出一点白皙的肌肤和消瘦的脚踝,总的来说,确实很帅。


唉,如果我再年轻个几岁说不定看见都得脸红,陈果心想。嘴上应道:“别乱说,这是我网吧的新员工。”


张十九很聪明,陈果稍微教了他一会儿,他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评论(10)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