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五)

张十九只是白天在网吧工作,晚上会回上林苑吃饭睡觉。一来是当初叶修居住的储物室现在已经成为类似于名人故居之类的存在,叶修甚至戏言,以后要膜拜荣耀之神的人肯定不会放过那个储物间的,二来网吧附近只能吃外卖或者泡面了,张十九受过伤,应该吃好点补回来,陈果如是说道。


这天张十九下班后绕道去了超市,他提了只购物篮,一边在货架间穿梭,一边把刚才老板娘让他帮忙带的薯片、巧克力放进购物篮。他记忆力其实很好,那边陈果报了一遍购物清单,他听了就记得了。


不过记忆力再好也治不了失忆。他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做梦,梦里面的事情不像是幻想,更像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不过很是模糊,梦里还出现了一些应该是地名的东西,他想到那些地方去看看。不过经过这几天他也知道自己暂时是去不了的。


他没有钱,虽然说有工资,陈果还先借了几百给他花,但显然几百块买火车票都够呛。而且那个叫叶修的人把他带了回来,陪他看了医生,他的朋友又给了自己一个睡觉的地方,自己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再说,他根本不知道那些地方在哪里,要怎么去。


网吧的工作轻松的很,空闲时间他也没什么好做的,只是发呆。


东西很快就买好了,他一手提了一大包,里面的东西很轻,提着很轻松。他知道自己力气很大,有一次网吧的饮用水要换,他单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桶水提起来。


到收银台结账的时候,那小姑娘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很自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结账,却忍不住不时往他飘过来一眼,张十九这几天已经挺习惯别人对他相貌的反应了,而他本人也不甚在意别人的目光,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付了账就走。


回到上林苑,饭菜已经好了。陈果出来接过他手上的零食,一边道谢一边招呼他去吃饭。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面前正对着一盆鱼汤,乳白色的鱼汤上被洒了一把切碎了的香菜,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旁边坐着的是叶修,这个男人支着下巴,整个人有点坐没坐相,见他坐过来,眯着眼睛跟他打了个招呼:“小哥好啊。”


张十九点点头算问好,他坐的时候腰背笔直,比叶修这懒懒散散趴在桌上货高了快两脑袋,可以看见叶修的发旋。


叶修有点无奈,张十九在说话方面跟莫凡一个档次,锯嘴葫芦似的,擅长用点头、摇头应付一切搭话,只是偶尔说起话来还算自然流畅。


兴欣众人在饭桌上向来不遵守食不言的古训,反倒是因为训练了一天,难得放松一下,七嘴八舌地就聊了起来。


期间,陈果突然想起昨天到网吧的时候,前台的小妹跟她说,她拎回来的那个帅哥工作很认真,但是平时没事情干的时候就对着电脑发呆,“看他的样子呆呆的,还蛮可爱。”前台小妹笑道。


倒是陈果觉得那小哥大概是因为失忆了,也不记得自己平时喜欢干什么,比较拘谨怕生,只好一个人呆坐,这样一想,她就开口了:“张小哥,你平时喜欢干什么呀,网吧工作不忙的时候你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呀。”


然后就见对方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旁的叶修夹了一筷子排骨放到碗里,道:“真无聊哥可以教你打荣耀啊。”


陈果无语:“你怎么又勾着别人玩游戏,就不许别人喜欢看看书什么的?”


叶修啃完一块排骨,理直气壮道:“网吧这种环境最适合打荣耀了,还看书,你见过有人在网吧看书吗?”


魏琛接茬:“这个不错,老夫可以教你玩术士,你就是我关门弟子了。”


叶修嫌弃道:“谁要当你关门弟子,你问过人家要不要玩你这猥琐得要死的术士了吗?”


张十九来到这里几天,也大概知道这些人的职业就是打游戏,而荣耀就是他们玩的一款游戏,网吧里也挺多人玩的。说实话他对打游戏没有太大兴趣,也不想麻烦别人,便摇了摇头。


叶修得意:“看吧老魏,人家一眼就看穿你本质了。”


魏琛自然不甘示弱地喷回来,两个人又开始日常对喷。


吃了饭,该训练的人还是要训练,因为只是日常训练,大家又都步入正轨了,也用不着叶修一瞬不停地去盯着看,叶修乐得轻松,自己开了一台机子打游戏。惦记着饭桌上跟张十九说的话,叶修还是去找了张十九。


“要试一试吗?有益身心健康哦。”叶修叼了根烟凑到张十九身边问,其实他也没有多大把握。这张十九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一点不像年轻人,特别是对着窗外发呆的时候,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沧桑感,好像因为经历的太多,于是万事万物都不放在心上,淡的要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他虽然会用电脑手机,但显然不熟悉最新的机型,平时也不见他刷论坛,上扣扣,叶修甚至猜测,这要么就是一个潜心学术不问世事的学者,要么就是个边远山村的穷教书匠。


张十九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了过来,里头似乎一直都是那样干净,没有什么情绪,良久,他点了点头。


叶修倒有些不安起来,实在是在他看来,玩游戏有玩到像他这样把游戏当做自己毕生荣耀的,也有随便玩玩打发时间的,但像张十九这样,让他玩个游戏简直跟求婚一样严肃的还要认真的实在是没有见过。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房间里有书,要不你看书?”


张十九摇摇头,然后站了起来往电脑桌走然后坐了下来看着叶修。


叶修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有玩过这类游戏,也不问他要玩哪个职业,直接拿了一把一级账号卡递给他看:“挑一张?”


叶修拿的这一沓账号卡职业挺齐全,张十九扫了一眼,看不出有什么分别,就随意拿了张。叶修也没看,直接插入,打开荣耀。


张十九挑的这张卡是一张牧师号,是张女号,名字文雅的要死,叫锁清秋。幸好张十九长得也算清俊,不然要是让魏琛用这号,哦,不,哪怕是张新杰用这号,叶修都觉得要瞎狗眼的。


因为张十九完全没有玩过,叶修需要从头给他讲解了一遍荣耀的设定、大致操作,再帮他设置键位,事无巨细通通包揽。


叶修从前也指点过别人玩,但这样一张白纸任他涂抹的还真没有,他到不觉得厌烦,只是有时候不得不停下来,一方面怕张十九吸收不了,一方面又要担心自己这种教法会不会对新人影响太大,于是讲着讲着就不免问一句:“你觉得这里应该怎样?”


张十九会沉思一下,然后说一下他的理解。


荣耀是个操作特别繁琐复杂的游戏,叶修当初接触荣耀之前是玩过其他格斗类游戏的,他在游戏方面也算是很有天赋的,但还是持续不断的玩了个通宵才熟悉起来。有些新手甚至会因为觉得荣耀难玩而转投别的游戏的怀抱。


令叶修意外的是,张十九上手特别快,教他的操作一遍就懂,懂了就会操作,过程中甚至没有什么变形和失误。


如果不是张十九对游戏常识一窍不通,叶修真要怀疑他说不会玩游戏是在骗自己。


见他学得快,叶修又让他试着玩了其他职业,甚至给了他一张高级账号卡,教会他技能后跟他在竞技场来了一发。跟唐柔很像,有操作,没意识。叶修就算不飚手速都可以砍翻他。


不过这个没意识又比当初的唐柔要好一些,张十九只是对技能装备不太熟练,反应比较慢。但应对视角快速转换倒是经验丰富的样子,不会犯菜鸟那种被人打还在拼命转视角找敌人的错误,被人绕背了直接就先反击再转视角。


叶修没打算在菜鸟身上找存在感:“你先慢慢练级升上来,多下下副本和竞技场,积累一下经验。”想了想又补充:“荣耀的音效也要利用好,熟悉了可以听声辩位。”


张十九被砍瓜切菜了也没有太大反应,闻言“嗯”了一声。


叶修深感欣慰,这人天分高,还很谦虚好学,摸着下巴道:“你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呀,难道又是学音乐的?”


张十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也是受过很严苛的训练的,特别是那双手……刚才操作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手不但有力,而且可以把力道控制的很精准,而且刚才的速度也并非他的极限,他还可以提速……


但他清楚自己是真没玩过游戏。叶修刚才教给他的东西让他对游戏这个概念的理解有了很大的不同,需要记住很多东西,同时还需要大量练习,好让手的速度跟脑子的速度配套,才能把动作做得又快又准。


游戏里的东西对他而言基本上都是陌生的,他推测自己从前的职业是需要经常用手,而且技术含量挺高。


“……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是电竞选手的话,那你就真的很有天分了——”叶修撑这桌子歪歪扭扭地站在旁边,时不时窥窥屏。


“叶修,都几点了,还缠着人家玩游戏,张小哥刚受了伤,要休息!!”叶修正有种挖出了和田玉的兴奋,耳边突然传来陈果的咆哮,连忙闪到张十九身后,看了看桌面上显示的时间,“才十二点,老板娘不要生气嘛。这就去这就去。”


打发走陈果之后,叶修拍拍张十九的肩:“对不住哈,刚才一下子兴奋忘了时间,你今天的药吃了吗?”


最后一句略有点像骂人,不过双方显然都知道什么意思,张十九摇摇头:“一会回去吃。”

叶修点了关机,看着电脑屏幕暗下去,点点头。


评论(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