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六)

第二天晚上,网吧值夜的员工突然腹泻,拉得脸色苍白,张十九把人背去医院后,给陈果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陈果有点发愁,值夜的通常就一个人,这下病倒了,网吧里剩下的员工一个是网吧的前台小妹,另一个就是张十九了,叫人家小姑娘留一个晚上显然不太现实,叫张十九吧,他已经上了一天班,晚上还要人值夜未免不人道。

她在电话这头这头犹豫,那头张十九却是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主动开口:“我留下值一夜。”

陈果有点不好意思:“啊,这样会不会太累了。”

“我不累。”

“这样麻烦你了张小哥,明天一早有人来换班你就回来休息一天好了。”

“嗯。”

晚饭有花旗参炖鸡,陈果喝了口汤还是觉得于心不安,拿保温桶装了汤,还塞进去一个大鸡腿,打算拿给张十九。

不料兴欣的赞助商突然打了电话进来,陈果不好不接,看客厅里就剩一个魏琛,一个叶修,犹豫了一番还是找上了叶修:“帮我把汤送给张小哥,人今晚值夜呢。”

叶修也没什么事干,只是躺在沙发上养膘。把保温桶接过来一提,“哟,这么重,老板娘你这养猪吧,不就熬个夜,我圣诞节活动那次怎么没有这么好福利?”

陈果想了想,这么一说自己好像是对叶修挺过分的,连忙补救“呃,这不是让你跟张小哥一起喝吗?”

叶修还在犹豫,“哥就这样出去不会被粉丝围堵吧?”

陈果:“……快去……”

叶修出于对自己人身安全的考虑,还是带了副墨镜,再扣了顶鸭舌帽,h市已经入秋,傍晚的时候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叶修不得已摘了墨镜,打起了伞。

正是晚饭时间,街上行人很少,天色昏暗,周围的店铺发出的光融开。叶修提着保温桶慢悠悠地走,这个点,张十九怕是已经吃过晚饭,也未必就能喝得下这么一桶汤,于是叶修也就不急。

他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忽然看见左边巷子里居然挂了只灯笼。那灯笼是用青纱糊的,在昏暗难明的天色中发出幽冷而又柔和的光芒。旁边的招牌被灯笼隐约照亮,上面用瘦金体写了三个繁体字:松籁居。

叶修不免起了好奇心,脚下也拐了个弯,往左边走去。

松籁居的的门是木门,上面订了湘妃竹,两边还有木刻的对联,门环是一对青绿蝴蝶兽,石槛板扉……叶修站在门前,把这松籁居的门面看了个全。

他的母亲出身书香世家,她本人喜好研究古董文物,虽然在叶修的少年时代,父母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缺席,但当叶修发现自己居然能把这门上的东西认个七七八八,才忽然觉得父母对他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梳着双辫,一身豆绿碎花旗袍的小姑娘探出头来,好像枯木长了个花骨朵。

她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先生,我们店已经歇业了,不过如果你要避雨的话,请进来吧。”话说得客气周到,但又带着一两分娇俏活泼,尾音上扬。

叶修进去了,才发现里面立着好几排书架,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书——这原来是个书店。

叶修随手抽了一本书,翻开里面居然是竖排繁体字……不得不说,这书店真的是把装逼做到了极致。

叶修自己对看书这回事有点无可无不可的,他的时间基本上都耗在荣耀上,只是极个别时候想暂时换换脑子,才会翻几页书。

叶修昨天兴奋过后也算冷静下来。他明显感到张十九其实对游戏没什么兴趣,跟莫凡和唐柔当初的情况不同,张十九好像对什么都不大感兴趣。叶修不清楚这跟他失忆是否有关,但人生在世,没有喜好,几乎等同于放弃了追求快乐。

把失忆犹如一张白纸的张十九带回来,叶修莫名对他有了责任感,“唉,试试看他会不会喜欢看书……比养沐橙还麻烦。”

上方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叶修扭头一看,一个男人从楼梯上慢慢地走下来,光看五官他大约三十不到,但眉宇间总是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沧桑感,加上头发灰白,又让他看起来年龄成谜。格子衬衫配牛仔这样的烂大街搭配被他穿起来显得儒雅成熟。

男人手上拿着本书,朝他笑了笑。

原先坐在柜台的小姑娘见到他,噔噔噔地跑过来:“老板,刚才外面下雨,我让他进来躲雨。”

男人在裤兜里摸了摸,居然摸出包烟来,一边道:“别紧张,我又没怀疑他是你偷偷放进来的情郎。——别跑那么快,你身上的旗袍挺贵的。”

小姑娘瞪了男人一眼:“别在店里抽烟。”

男人抽了根烟在手上转了一圈:“不抽,就放着解解馋。”然后看向叶修:“抱歉,刚才那句话不是有意冒犯。”

叶修理解地点点头:“看得出来。”

男人笑了笑:“作为补偿,我为你担当一次导购如何?”他的声带似乎受过严重损伤,说起话来声音嘶哑,但他把声音放得很轻,听起来不觉得磨耳,反倒有种特别的味道,好像在抚摸你的耳朵。

“那谢谢老板了。”叶修看着这一排排的书就眼晕。

男子把烟别在耳朵上,却没有去看书架,而是先问他:“客人平时喜欢看什么书?”他看人的时候眼睛好像会带着点笑意,说不清是嘲弄还是愉悦,并不令人难受,反倒让他有种特别的气质。

书架太高太长,叶修稍微仰头看了一会就觉得脖子酸疼,书籍上的字好像一群蚊子在飞。目力所及之处还不到十之三四。

“仰视会把原本正常大小的东西放大为庞然大物,相反俯视可以让人感觉自己才是高高在上的,即使是威尼斯水怪也好似蝼蚁一般。”

叶修失笑:“心灵鸡汤?”

男人摇头:“不不不,只是一点人生感悟——而且我只是想说,其实你可以站到梯子上面慢慢看,老是这样看很容易会得颈椎炎。”

叶修心道:其实也不是老这样看东西,偶尔仰仰脖子就当是中和了。他往男人目光所指方向看去,果然有一架梯子靠着书架。梯子是一字梯,还是木头架子,叶修默了默,才说:“算了,等我自己找完天都亮了。”

男人当然不会强迫他爬木梯,很自然地转开话题:“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叶修摇头:“呃……是送给一个朋友的……我也不太知道他喜欢看什么。”

“那你的朋友他平时有什么喜好吗?或者方便透露一下职业吗?”男人显得很有耐心。

“喜欢发呆,是网管。”叶修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觉得他以前肯定不是网管,人不太爱说话,不过性格还好。”

男人没有立即搭话,叶修以为他在思考有什么合适的书,也不敢出声打搅。两个人就这么默默无言地站了一小会,那个男人才好像回过神来一样,那张清逸俊秀的脸庞在屋顶的老式水晶灯散发的澄黄光芒中比方才好像多了些柔软、伤感与疲惫。

他表现的并不强烈,只是叶修太熟悉这种情感,所以才能一下子看出来。透过他,叶修好像看到了怀念着苏沐秋的自己。

尽管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但方才男人好像把脸上的面具撕破了个口子,露出更为真实的内在。

“抱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男人这样为自己的行为作注解,口吻平淡到有些刻意。

叶修没有追问下去,他把这差点犹如脱缰野马一去不复返的谈话拉回正轨:“所以,老板觉得什么书比较适合我那朋友看?”

男人没有再流露出方才那样的表情,而是看似随意地从书架上抽出几本书递给叶修,分别是一本游记、一本民间传说、一本养生秘方、一本公案小说,“喏,这几本都挺有趣的,篇幅短,拿来打发时间不错。”

因为不知道张十九的口味,叶修也没有多做纠结,反正东西送了,爱看当然好,不爱看就放着呗。

“那好,就要这四本吧。”

书被拿到柜台,豆绿旗袍的小姑娘用一张印着莲花纹的纸包好,男人提了句:“外面下雨呢,包严实点。”

小姑娘翻了个白眼:“要你提。”然后又裁了张油纸,把书严严实实地裹了两层。外面再用一根米色的草绳紧紧扎好。

“一共是两百七十六,给你抹了零头,两百七好了。”男人也不看封底标价,直接报了价钱。

叶修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心思,在兜里掏了掏,面色有点尴尬:“支付宝行吗?”

用支付宝付了账后,叶修离开了松籁居——他看了看天色,已经完全变黑了。

松籁居,叶修离开后。

男人拔了一下算盘,靠在椅背上发了一会呆,然后抓了两把头发,原先好像长在他头上的灰白色头发居然被整片扯了下来。

“啧,果然便宜没好货,热死了。”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