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八)

汤挺多,不过两个大男人分一分就下去了。叶修晚上走了一段路,刚才又打了竞技场,还抢了boss,原本还不觉得饿,现在半桶汤下去暖了胃,倒是觉得有些饿。起来泡了个面。


叶修原以为张十九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睡眠,这是很多试图熬夜的人经常会发生的事。没想到张十九很是坚挺,而且全程神志清醒,甚至还跟叶修下了一趟副本。


来换班的人六点钟就到了,说是昨晚老板娘就让他今天早点来换班:“张哥叶哥你们快去休息吧。”


十月份的早晨天还没有亮透,叶修心想现在街上人不多,正好走,免得被围观。如果说他在第十赛季复出并夺冠后,基本玩荣耀的人都认得他的话,那么在世邀赛后,就算不玩荣耀的人也记得叶领队的脸。


于是他立马拉着张十九离开。半路上闻到不远处的巷子里传来粥的香味,叶修停下脚步问张十九:“吃早饭吗?顺便带点回去?”


张十九点头。叶修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没钱,只好让张十九去买:“我要两只豆沙包一杯豆浆,其余的你看着办吧。”


张十九答应,加快速度往早餐店走去。叶修抱着胳膊站在巷口等他。


大概是因为昨天下过雨,今天气温骤降,叶修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衬衫,觉得有些冷,正低头看着脚尖,突然面前一暗,身体被狠狠撞了一把,整个人站立不稳往地上摔去,撞他的是个男人,撞完人之后自己也踉跄了一下,勉强稳住,立马又继续狂奔,后面传来女孩子的尖叫:“抢东西了——抓住他——”


叶修立刻明白过来:刚才撞了他又逃跑的人刚抢了别人的东西。叶修倒不打算袖手旁观,但他宅男体质,身体素质早就喂了狗了,刚才又被撞翻在地,好歹爬起来,那人已经离他七八米远了,而且这差距有越拉越大的趋势,等叶修要追的时候,显然已经追不上了。


那人正跑得欢实,没想到前面忽然出来个人,出手要抓自己的衣袖,那人急忙中身体往旁边一扭,想往旁边过去,抓他的人脚下不知如何动作,紧跟着就贴上来,原本伸向他胳膊的手往上一抬,毒蛇般缠向他的肩颈处,同时脚往他脚踝处一踢,那人立马痛得软倒,却又被人捏住肩部,手被使劲往后掰,整个人被按翻在地。


整个过程用时不足五秒,叶修正往前跑,结果就见到这么大快人心的事,定了定神,才发现把人放倒的正是张十九,他把人按在地上,那人还在使劲扑腾,想要逃脱,脸上满是凶狠不甘之色。

按着人的张十九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稳稳地按着人,不管手下的人再怎么挣扎,始终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周围人不多,但这巷子地方本来就不大,被那女生一声叫唤,如同雄鸡一声天下白,登时所有人的目光就往这钻。


大家原本是被叫声吸引,没想到当场来了一出武打戏,主角一个是面目可憎的抢包贼,一个是面容清俊见义勇为的大帅哥,双方不过一个过身,其中一个已经被狠狠放倒,简直是邪不胜正的最佳诠释。


人群静默了一瞬,立马鼓起掌来,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虽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带回来的人怎么会这么屌,但见到张十九快被人围观,叶修连忙赶过来,同时打电话报警。


女生也跟上来,连连道谢。张十九摇摇头没说什么。


片警很快就到了,听报案人说抢包贼已经被制服,就只来了两人,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另一个看起来四十多。


围观群众再爱看热闹,看见穿制服的片警还是很主动配合的,纷纷让开一条路。年纪大点的看见一个人被钳住手腕,压住膝盖,按在地上,上面的人脸不红气不喘,压人的动作很是稳准狠,脸色却显得很轻松,心里已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他一边过去把人拷住,一边问:“谁是报案人?谁是受害人?”


叶修举着手机:“我。”


女生举着包:“我。”


“小安去问问,作个记录。”


年轻点的片警立即上前,标标准准地敬了个礼:“同志您好。”


叶修差点被逗笑,回了句:“唉,你也好。”


案情简单的很,就是女生包被抢了,张十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人截住。现在贼也抓到了,包也回来了,年纪大点的片警就没有让他们到派出所录口供,只让被称作小安的年轻人当场录口供,再把贼带回派出所了事,末了留了其余三人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事我们再联系你们。”


叶修点头:“好的好的,我们一定配合。”


等人都散了,那女生冲他们笑了笑,道:“那个,谢谢你们,可以把你们联系方式留一留吗?我改天请你们吃饭。”


她说的话虽然是“你们”,但眼睛显然只盯着张十九转。叶修在心里感慨了一下这看脸的世界,但是也不好插话,他跟张十九相处的久,知道这人就是个闷葫芦,但架不住长得乖,还有一种不沾烟火的气质,女孩子对这种长相基本无法抗拒。


再加上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能被持续不断地应用于小说、动漫、影视界,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这两人说不定就真成其好事了。


叶修的思绪已经飘到了不知道张十九办喜宴的时候穿白西服还是黑西服,衣襟上别的是玫瑰花还是紫罗兰这个问题上了,张十九还是愣没说出一句话。那个女生的脸皮显然比较薄,已经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叶修。


叶修心道看我有什么用,我又不能帮你约,毕竟亲疏有别啊,小姐你跟我们也就萍水相逢,我跟张哑巴好歹住一个屋檐,吃一锅饭,他要不愿意我也不能逼他吧。


于是叶修也装傻,看着那女生最后不敌沉默神功离去,还笑了笑。但转过头却不放过张十九,调戏了句说:“人家可看上你了。你怎么不跟人家约一约?”


张十九摇摇头。他刚才在买早饭,刚付了钱就看见叶修被人撞倒,痛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还来不及想就把撞叶修的人给按翻。有心要给那人两下,没想到那人实在太不中用,他没几招就把人给放倒了,周围人又聚过来看,他不想惹麻烦,只好继续按着人。


也是后来叶修报了警他才知道那人是抢包贼,对那个女生的印象就停留在“被抢包的人”这个层面,自然不会应邀。


原本张十九已经买好了早饭,刚才冲出来的时候早饭也不知道顺手放到哪里去了,两人到早餐店看时,包子豆浆什么的还放在桌子上,只是有些凉了。


刚才这么一闹,很多人过来看热闹,看完发现时间不够,得去上班,就没买早饭。不过那老板自己都跑出来看热闹,也怪不得别人,反倒还挺热情问要不给他们换份新的。


叶修上去拿了两袋,留两袋让张十九拿,然后跟老板道谢:“不用,我们回去热热就好。”


回去后兴欣的人知道了这件事,叶修还半开玩笑地说了张十九被女孩子勾搭的事。魏琛自然是毫不留情的嘲笑叶修太差劲,难怪人女孩子看不上他。包子很愤怒的表示要帮老大报仇,乔一帆给两人倒了水,还翻出一瓶红花油问叶修要不要擦一擦。


叶修跌在地上用手臂撑了撑地,膝盖上青了一块,手上也蹭掉一块皮,刚才不觉得,现在被这么一说才觉得痛。


膝盖上的伤他倒不大在意,只是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兴欣的人自然知道手对叶修的重要性,这下也顾不得说话,立马清水、紫药水、创可贴、纱布什么都拿了过来。


张十九本来就坐在叶修旁边,这下极其顺手地接过东西,翻了翻,先用清水给叶修擦干净伤口,然后用一次性棉签蘸了紫药水,给叶修抹上,最后盖上纱布固定好。


伤口包扎得又快又漂亮,叶修举起手看了看,又想到今天他干脆利落挑翻贼人的英勇身姿,赞了句:“小哥你真是杀人放火出门旅行居家必备好男人。”想了想又加了句:“以后再去霸图主场比赛得带上你。”


叶修虽然退役,但作为兴欣的技术顾问、教练、灵魂人物……反正这么重要的人平时还是会随队出征。


张十九并不知道霸图是什么,虽然疑惑,还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毕竟大多数人只是道听途说,以为就是那抢包贼太弱,又或者是张十九练过散打之类。只有叶修当时是亲眼看见张十九撂人的架势有多专业,当然你硬要解释为抢包贼一心逃跑,没有防备才着了道也不是不可以,但叶修毕竟活了小三十年了,总觉得张十九的身手好到有点……超出正常人的范畴了。


那女生后来不知怎样兜兜转转居然找到上林苑来,不过她似乎也明白那帅哥对自己没意思,只留了面锦旗,再三道谢后就走了。


叶修看着那面见义勇为的锦旗有点哭笑不得,陈果欣赏了一回之后就把锦旗挂到网吧。结果张十九倒是小小地出了一回名,给网吧还带了不少生意。

tbc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