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九)

本章有原创炮灰。


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主办方为兴欣。叶修已经退役,自然是不可以再参加全明星的票选。但是在第十赛季和世邀赛后,叶修的人气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在联盟的建议和叶修本人的同意下,叶修将作为本届全明星特邀嘉宾出席。


叶修坐在后台,撑着脸,旁边的化妆师苦着脸:“叶神,好歹画个淡妆,一会会有镜头专门拍你。”


叶修摇头:“哥那时候带国家队都没化妆,一会拍到人家该认不出我来了,还以为哥没有来呢。”


化妆师快哭了:“不会啊,是化妆又不是易容。”


张十九坐在旁边捧着一卷书看,听见化妆师的话,瞥过来一眼,叶修见他看过来立马把他拖下水:”你看,再怎么化我都不可能变成张小哥那样,就算了吧。”


化妆师早就看到叶修身边这个大帅哥了,据说是工作人员,想着说不定一会看在同为工作人员的份上还能聊上几句,见帅哥看过来,就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接着回去折腾叶修。


虽然叶修万般不愿,最后还是敌不过化妆师的纠缠,勉强让化妆师给抹了乳液,扫了扫眉毛。当化妆师拿出一支唇蜜时,叶修终于忍无可忍起来反抗。


“叶神,你平时要注意喝水,多吃点蔬菜水果啊,不然你看你嘴唇都脱皮了。这唇膏成分含蜂蜜和维C,乖,就涂一点点。”


……


叶修终于被打扮妥当,推上了舞台。后台的工作人员也各有各的事情做,除了张十九。叶修原本是打算带他来看一下全明星的。不只是他,陈果作为兴欣的老板娘,给所有工作人员都留了票。不过刚才刚好有箱器材需要人搬,张十九顺便给搬进来之后,叶修就让他过会再出去——“现在外面乱糟糟的,老板娘给你们留了好位子,不用担心,一会再去吧。”


等叶修出去了,全明星周末也快正式开始了,张十九把书放好,打算去观众席。从后台到观众席可以走工作人员专门通道,只是比较曲折,还有一些分叉口,不过叶修领他走过一遍,张十九记得该怎么走。


其他工作人员已经该走的都走了,二十四位全明星选手也早早到场。工作通道里头安静得很。


“王哥,那小子逃到萧山体育馆里头去了,今天那里有活动,人很多,进去了就难找了”


“让人看住出口,再找多几个人混进去,仔细搜,注意看手。”王盟语气中不见紧张。


汪家被吴邪的计划彻底覆灭之前,曾经在他们认为必要的地方埋了好多钉子。这些钉子有明有暗,明面上的钉子主要是伪装成不同身份的人,渗入老九门,暗中的则没有身份,专门负责“清理”工作。


现在的汪家已经是一盘散沙,剩下来的人也只是垂死挣扎。吴邪布置的人早就盯着,一见有异动立马就开始抓人。


没想到有个伙计办事不慎,一枚钉子察觉到动静,那人虽然不清楚深层次的秘密,也没接到上头的通知,但多年来的于黑暗中潜行的警觉性算是救了他一命,等吴家的伙计赶到那人的藏身之所时,他刚好跳窗跑了。


张海季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危机感了,他习惯潜藏于黑暗之中充当猎人的角色,他观察着别人的一举一动,在需要时出手,干脆利落的把人清理掉,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鲜血从别人的脖子上冒出,原本鲜活的肢体抽搐、痉挛,失去活力。


而现在,原本的猎物好像变成了猎人,而他则变成了仓皇奔逃的猎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逃脱出对方的罗网。


躲在暗处的汪家人因为无需伪装,双手食中二指奇长,这是他们的利器,而此时却成为暴露他们的致命弱点。


张海季甚至能想到,追杀他的人一定吩咐过要特别留意那些戴手套或者用袖子把手藏起来的人。

萧山体育馆今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活动,张海季不需要知道那具体是什么活动,他只需要知道体育馆里会有很多人,为了不惊动普通人,引起官方注意,对方必然不敢大肆搜寻,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


他不久前来过一次体育馆,那个时候他就摸清了体育馆的内部布置,这个时间观众基本都已经就坐,追杀他的人即使进来也很难开展搜索,但也很难说,也许对方能够找到正当理由让工作人员允许他们悄悄地找人。还有一个就是对方想必已经派人把各个出口都守住了。


他知道在体育馆内部有一个工作人员专用通道,出去就是地铁站和公交站,这个通道平时是锁起来的,今天工作人员出入频繁,应该不会锁上,但是会有保全看守。


想必对方也不敢在工作人员通道里闹起来,他可以装作是工作人员先在通道里呆一会,等活动结束再视情况逃走,到时候散场人这么多,对方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每个人都仔细观察。


这个计划其实很不周全,但匆忙之间却也没办法布置太多,不过对方也如此,现在就看谁运气更好吧。张海季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工作人员通道。


活动已经正式开始了,张海季在通道里走了一小段路都没有遇见人,外面的音效声、掌声、欢呼声不断传进来,张海季置若罔闻,只一心留意通道里有没有别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张海季觉得他的全身感觉前所未有的敏锐发达,脚下又轻又快,很快就要到一个拐角处,等过了这个拐角处,正好有一个地方专门用来停放各种箱子,比较隐蔽,他可以在那儿躲躲……


就在要过拐角的一瞬间,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被通道里的灯光拉得细长。


张海季吓了一跳,他刚才一直屏息凝神,就为了提防可能会出现的工作人员甚至是追杀者,可这个人离他如此之近,却没有被他发现,只怕不是普通人。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对方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是一个肤色苍白,眉目清秀的年轻人,看起来有几分瘦削的身上套着深灰连帽衫,一双眼正看着他。


张海季却没有放松警惕,他知道一句话叫人不可貌相,他自己看起来也没多壮硕,但身上却都是肌肉。眼前这人没叫他发现,已经是一份本事,现在虽然只是淡淡地看向他,但却不显得缺少气势。


但叫他疑惑的是,如果对方有心要追杀他,却到现在还不动手,如果对方只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却有意无意地堵住他的去向,那人甚至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他,就好像看穿了他的伪装。


张海季突然出手,他不知道对面的男人是什么来头,未知对他来说就相当于危险,他不能呆在原地等待这种危险找上门,他必须主动出击,解决这种危险。


张海季出手是经过训练的,你甚至感觉不到一丝杀气,他的手却已经到你命门上。只是没想到,对面的男人原本看起来一动不动,这时却是后发先至。张海季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身体已经下意识的躲避。


这时,张海季突然看见对方的食中二指居然也是比其他手指长出来一截。这种特征据他所知只有张家和汪家有,而张家据说已经没人了,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人是汪家人!


张海季正觉得轻松了一些,突然发现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对方确实是汪家人,看见自己的手指也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但对方现在依然在向自己进攻,那么是不是说眼前这人已经叛变了?还是说……这是汪家派来灭口的?


张海季不禁觉得身上汗毛倒竖,他不清楚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看到的表象就是汪家已经很久没有派人联系自己,这次杭州地盘上出了这么大动静,也依旧没有人来下达什么命令,反倒是任由汪家埋伏的钉子被一个接一个的撬起。


联系到汪家的作风,张海季不能不怀疑自己已经被当做弃卒。他平时再听从家族的命令,现在也觉得无端的愤怒和绝望,自己平时一直的依靠居然最先放弃自己,甚至要置自己于死地。


被求生意志和前所未有的仇恨所激,张海季的动作变得极其狠辣。


但对方的动作依旧平稳迅捷,好像始终要比张海季高出一筹,张海季被激出的那股气慢慢被消磨,随之而来的就是恐惧和彻底的绝望,手下的动作越来越无力,越来越变形……


慌乱中他觑见对方居然露出一个破绽,想也未想立马攻击,几乎同时之间他颈部一痛,失去知觉,他才突然明白,那只是对方的一个诱饵。


张十九看了眼前软软倒下的人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往那人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走了几步,全身骨骼突然发出“格格格”的声音,整个人缩小了一圈,迅速钻进了旁边的通风管道。


评论(1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