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

一口气吃掉了十集琅琊榜……太饱足了,忘了更QAQ


张十九躲进去不久,通道里突然传来很轻的脚步声和呼吸声,脚步声突然停了一瞬,张十九猜到对方大概是已经发现躺在地上的人了,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双手撑住通风管管壁迅速往上爬。


外面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又传来一阵比较重的脚步声,似乎有三四个人,随即是衣料摩擦声,那个比较轻的脚步又响了起来,很快就听不见了。


这时外面传来说话声:“队长,那我们先进去啦。”


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传来:“嗯,你们小心点。”


然后是渐渐远离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儿,通道里只能听见一道不急不缓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传来一个声音:“……张先生?你还在这里吗?”


张十九没有回答,通道里又是一阵令人难受的寂静。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想我刚才……看到了一些事情,只是想跟张先生谈一下……关于叶修。”


张十九沉吟了一会,身体沿着通风管道滑下来,从通风管出来后,他身体又是一阵咔咔咔,恢复了原来的身形。


面前站着的人脸上似乎带了点惊讶,但很快又平复下去,再开口时反倒有了几分笃定:”张先生果然不是普通人。“


张十九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王杰希的内心其实并没有他看起来这样平静。微草其他人在来的路上堵车了,他那时正好在体育馆附近,打算等等其他人,但因为当时观众已经开始入座,王杰希长得太有标志性,实在不敢在外面待太久,怕被粉丝认出来,就先进了工作人员通道。


他在一个岔道时就听见了沉闷的肢体碰撞声,不大,但在这里出现却显得很不正常。


王杰希是从拐角处消防柜的玻璃门上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的,那里离张十九他们还比较远,再加上当时张十九与张海季两人打得厉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王杰希大概刚靠近就会被发现。


王杰希当时在脑海里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比如其中一个是小偷,又比如他们都是兴欣请回来的武林高手,一会全明星上会有表演。


但当他看见双方的手都是往对方头颈部过去,用的都是杀招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事不简单。正在打斗的双方对于普通人都可以算得上是危险人物。


他连忙悄悄原路退回,又过了一会,微草的人终于到了,王杰希在通道入口等着他们,打算带他们绕另外一条岔道走,至于张十九的事,他相信叶修还不清楚。叶修再怎样也只是个打游戏的宅男,不可能主动惹上这些事。


王杰希走在前面,戒备着可能发生的情况,虽然他自己也很清楚真要发生什么,他唯一来得及的就是让其他队员先离开。


然后他就看见了他认识的那位张先生两根手指在另一个人后颈上一捏,那人动作僵了一瞬,随即倒在地上,再然后就是张十九缩骨藏匿,倒下的人也被人架走了。


王杰希当然可以装作不知直接离开,但他偶尔跟叶修聊天时,得知张十九一直留在兴欣。叶修是他朋友,王杰希实在无法袖手旁观。


张十九却只是垂着眼不答,好像入定的老僧。


王杰希涵养再好也有点生气:“张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这句话以王杰希一贯的性情而言已经算得上有些不客气了。


听到叶修的名字,张十九的眼皮终于动了一下,眼神也难得有了些变化,过了半晌,终于说出了今天见到王杰希以来的第一句话:“我忘记了。”


王杰希却还是有些怀疑,虽然叶修的生活圈子一直很单纯,并不像会惹上一些奇怪的人或事,但也有可能是叶修无意中得知了什么或者得到了什么。叶修说张十九根本查不出身份,也没有人在那个时间段登过寻人启事时,王杰希已经隐隐觉得张十九的身份恐怕并不简单。


“可以请问刚才的人是怎么回事吗?”


张十九摇摇头:“有人在追杀他。”


”那你呢?“


张十九皱眉,他其实不喜欢被人这样质问,哪怕对方是叶修的朋友,他抿抿唇,没有回答。


王杰希并没有就此打住,紧接着道:“你无法排除他跟你有关的可能性,而你忘记的事可能对叶修来说也许很危险。”


张十九的目光似乎迅速往下头转了转,快得好像是王杰希的错觉,然后,他点点头:“是的,我不能保证。”


王杰希倒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如果说出来不太像是叶修的好朋友,更像是棒打鸳鸯的恶婆婆,比如你要怎样才肯离开叶修之类。


张十九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靠在墙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王杰希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他一会还要上场,他见张十九又不说话了,也没有办法,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张十九看他走远了,慢慢蹲到地上,捡起刚才打斗中被放到地上的书,轻轻掸了掸封皮。


叶修在台上回答了几个主持人和观众提出的问题后就被放了下来,他的重头戏不在今天,而在团队赛上,兴欣特意安排他来担当解说。


陈果见他下来,有点焦急地向他招手:“叶修,你有看见张小哥吗?”


叶修刚才一直被各种灯光镜头直接袭击,想着这好歹是他们兴欣的主场,不能砸自己的锅,才硬是睁大了眼睛,根本看不清观众席,也没有发现张十九根本没有出现在观众席,听完陈果的话,莫名觉得一阵心悸,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离他远远去。


后台的化妆师说那帅哥早就走了,叶修缓缓吐出一口气,搓了搓没有带手套而有些僵硬的手,慢慢走进工作人员通道。


这里他来过很多次,对每一条岔道,每一个拐角都清清楚楚。他曾经无数次在这里走过,躲避着记者和粉丝的眼睛和寻找,而现在,轮到他去寻找一个人。


张十九站在夜色中,背后是热闹的萧山体育馆,前面不远就是车站。他身上还有一张一百块,只要他现在上了车,叶修就再也找不见他了。他有些犹豫,其实他没有必须离开的理由,也许他身上是有些麻烦,但他已经在兴欣住了太久,他也不能确定所谓的麻烦是否能随着他离开而远离兴欣,还有叶修。


他的习惯是做好决定,然后执行,而不是不断犹豫。


王盟其实并没有把一个小虾米放在心上,汪家人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个张海季并不能造成太大的麻烦。但吴邪的命令是把汪家埋得钉子全都拔除,王盟就得一点不打折扣地完成。以前的小老板可以让他偷奸耍滑,但现在的吴老板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违背。


手下的伙计报上来说人已经捉到的时候,王盟也只是点点头。没想到那伙计一脸“我有话想说”的神情,王盟挥挥手让其他人下去。然后示意那货有话快说。


“呃,其实人不是我们捉回来的。”那伙计又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晕过去了。”


王盟这才生起点兴趣:“哦?没有别人在旁边?”


“没有,那是内部通道,窄得很,我们看过了,不过后来有人来,我们没搜得太细。”


王盟想了想,吩咐伙计:“想办法问问他。”然后挥挥手让那伙计离开。


在他看来能把汪家人料理了的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对方只是把张海季弄晕而非直接弄死,却又不带他走,看起来目的确实扑溯迷离,但也不能排除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确实没有什么目的。


是过路高人?还是有别的意思?王盟摸着下巴想。


事情很快就有结果了,伙计回复说张海季倒很是合作,准备好的十大酷刑一个没用上。


“那小子说敲晕他的是汪家人。”


王盟笑了笑,对那伙计说:“你们真没用?”


那伙计摸摸头:“……这不是怕他说假话蒙我们嘛。”


王盟点头:“我没说你们做得不好。”


伙计退下后,王盟把玩着桌上一柄紫砂壶,其实他最喜欢做的还是古董生意,只不过这行本来是非就多,想得也不少。


比如现在,他就不得不思考,汪家既然还有余力灭口,为何不灭个彻底?如果那人连张海季都骗过去,那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让张海季误认为他是汪家人呢?


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王盟一开始是有些厌烦的,只是后来他的老板准备了一个大计划,而想要帮到他,他就必须学会变得成熟些,聪明些。虽然同时他也失去了像往日那样快乐的权利了。


这大概是成长的代价?王盟心想。


TBC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