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一)

叶修最后找见张十九的时候对方正蹲在街边的绿化池旁边,身上一点东西没带。


叶修这下倒不急了,慢腾腾地踱步过去,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站牌,才站停在张十九身边,甩甩手,掏了根烟点着,一点火星在黑暗中明明暗暗。


两个人就这样一蹲一站,相对无言。


“你想起什么了?打算走吗?”良久,叶修才想到一句话。刚才陈果告诉他找不见张十九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恢复了记忆,然后离开了。


如果王杰希可以从张十九与张海季的一场打斗中察觉到张十九身上的特殊之处。那么跟张十九一起住了两个多月的叶修的感觉只会更明显。


张十九没有刻意去掩盖什么,他身上有太多异常不是用一句失忆可以解释的。只是叶修选择了无视,一来是他自认为身上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来觊觎,二来是,张十九给他的感觉不坏,甚至是很好。在比赛与网游以外的领域,叶修更习惯于去相信别人。


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张十九不简单,他的失忆背后说不定也有着很深的隐情。而以叶修对张十九的性格的认知,对方在恢复记忆后很可能根本不跟他们商量,直接离开。


街道上的路灯很昏暗,只有偶尔一两辆车经过时,车头灯会照射在两人身上。


叶修没有趁此去观察张十九的表情,他猜得出对方现在脸上很可能根本没什么表情。


张十九的声音响起,又很快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没有。”


这句话有些模糊,不知道说的是没打算走还是没想起来。


不过叶修的说话方式一向都不是刨根问底。而是顺杆子爬,听到张十九这么说,笑了笑,捏着烟吸了一口,把烟掐掉,搓搓手臂:“哦。没关系,慢慢来。好冷,我们先回去吧。”


张十九站起身来,安静地跟在叶修后面。叶修仔细听了听,果然没有听见张十九的脚步声,唯有被路灯投射过来的一条影子诉说着他的存在。


张十九其实一直很神秘。一般是因为它失忆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跟周泽楷莫凡有的一拼的沉默寡言。


叶修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他的生活圈子一直很小,小到除却荣耀以外的人他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但叶修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人缘好却不表示他是一个喜欢五湖四海皆兄弟的人,他一直觉得荣耀这个圈子已经够大,里面有他所有的梦想,朋友,对手。


但张十九不属于他的圈子。他好像一尾活在古潭中的鱼,被突然爆发的山洪带到山下小溪。他不属于这里,并且很可能会在某一天突然离开,到一个叶修根本不了解,更够不着的世界。


“小哥。”叶修说话的时候,嘴里吐出的热气瞬间变成白色的雾气。他拿手指去玩那团雾气,一边注意身后的动静。


后面的人没有回答,叶修也不在意,他早就习惯对方这种说话方式了,只接着说自己的话:“你什么时候要走记得说一声,我给你备点路费。”


他眼睛盯着自己说话时吐出的雾气,脚下一不留神,差点要摔倒。


身后伸出一双手把他拉住。


“嗯。”张十九见他稳住就松开手:“钱不用。”


快到农历新年的时候,联盟已经开始停赛,荣耀运营方也开始准备新年活动。叶修今年毫无疑问是要回家的。张十九也提出要陪叶修去。


准确来说,不是陪,而是张十九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到过b市,希望去看看,也许能想起些什么。


叶修当然没意见,他在qq上敲了叶秋,让他帮忙订了两张机票。然那时后一边调戏弟弟,一边问正在帮忙拆窗帘的张十九:“要试试头等舱不?我弟弟付钱哦。”


张十九原打算摇头,头等舱不便宜,叶修说是他弟弟请,但他要坐了借的还是叶修的光。他不介意接受别人的好意,但前提是他能回报对方。


苏沐橙在一旁插话:“你还是坐头等舱吧,不然一路上都不安宁。”


叶修上次在全明星赛上当了次解说,他虽然无意出风头,但他的经验意识都是一等一的,解说水平不知道比其他解说员高出多少,观众也听得出来。再说他点评起来直白又风趣,那些解说员可能对场上的大神抱着敬畏的心理,叶修可是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嘲讽得一如既往,观众听得爽,叶修那个几年不上一次的微博的粉刷刷往上涨。


叶修想想也是,他也不大喜欢被人围观,就说:“小哥啊,我们还是坐头等舱吧,我老胳膊老腿怕被人挤折了。”


这话要让魏琛听见,非说他一句矫情不可,不过张十九点点头就应了。


黎簇推开西泠印社的门,看见躺在藤椅上的人,打了声招呼:“王哥。”


王盟把盖在脸上的书拿下来,扫了黎簇一眼:“你来了。”


黎簇懒得吐槽这么一句古龙风的话,径直找了把梨花木椅坐了下来。当年的事情结束后,苏万还是去考了大学,现在还在医科大读研。


黎簇也去高考了,成绩自然是比不上苏万的,就上了个二本,念的工商管理。他本来也没指着上什么名牌大学。他自认为自己确实不是那块料,但在经历了沙漠里的事情后,原先存在于他脑海里那种冒险生活的美好幻想已经完全消失,他清楚的知道这种生活背后的风险,不但不能见光,还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


所以在吴邪问他对以后的想法时,黎簇的回答是:回学校继续念书。


吴邪不但没有反对,反倒很是赞同:“好好学,将来会有出息的。”


黎簇心想他就算有出息大概也不是因为读了个书,而且听说吴邪以前也是大学生,还是学建筑的,现在在做什么?研究地下建筑?


现在放寒假,黎簇自己也没有家了,干脆就来H市玩一下,没想到只剩个王盟在这里看店。吴邪据说跑到B市处理生意了。王盟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轻松与担忧并存的神情。


吴邪所反抗的势力彻底崩溃之后,开始的一个月里,整个人都显得比之前要开朗了,但一个月后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气。小花、胖子和王盟都很担心他。吴邪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去完成他的复仇和抗争,但真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复仇和抗争只是他后来的一个目的。他最初的目的是要去找一个人。在计划的尽头,一切结束,只是那个人却没有出现。


吴邪想必是预料到这种结果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失去生命的准备。只可惜最后他活了下来,却失去了很多,而且再也不能回去,或者说,他们都是如此,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命运是被别人所掌控之后,无论他们是否选择反抗,都难以回到当初。


吴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出来之后让王盟给他买一张到拉萨的飞机票。


王盟既觉得自家老板终于愿意出去转转,也是件好事,又有些担心,毕竟吴邪每次去西藏遇到的都说不上是好事,甚至可以说,西藏这个地方是吴邪后来疯狂的复仇的起点。


那时候解雨臣和胖子正好也在H市,听见王盟传回来的消息,解雨臣托着下巴想了想,让王盟给吴邪报去西藏的旅行团。


王盟听到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开玩笑吧,真这样做不得被老板活劈了?吴邪的语气显然是想要自己去一趟西藏。


胖子也不大理解,说如果是担心小天真一个人去有事,胖爷我陪着就是,干嘛要报旅行团。


解雨臣笑着说让吴邪体会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好,事情都完了,他也应该过点正常的生活。


解雨臣和胖子为了吴邪的复仇计划也付出了很多,解家的生意现在还是一团糟。但他们在这个事件中受的影响却没吴邪深。


“我们到底也没让蛇咬一口。”解雨臣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感叹道。


吴邪被胖子领着上了那辆旅游大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无语。


他们的旅行团是先去的云南昆明,等大家适应一段时间后再拉上西藏拉萨。一开始每天只有胖子打电话回来报一下平安,后来吴邪也会说几句,比如让王盟看好店,不然他回来要扣他工资,又比如这里风景不错,就是风景区东西价格太坑,他就不给他们带纪念品了。


王盟一边高兴老板好像又活过来了,一边呆在店里觉得屁股都要长毛。


吴邪回来后把开始他的计划的一些尾巴扫掉,顺便整理自家的盘口。原先的一些家族倒掉后,分饼的人一下子少了,吴家、解家和霍家正好乘此机会扩张,毕竟他们已经占了这门生意,轻易也隐退不得,与其让别人吃掉,倒不如壮大自己。


而且在紧张的工作的同时,他还开了家书店陶冶情操,可谓工作放松两不误。


这段时间吴邪正好在B市跟人谈生意,王盟于是又被留下来看店,顺便管着这边盘口上的事。

王盟见到黎簇倒很是高兴,他最近喜欢上了品酒,正好今天他相熟的一个酒庄老板进新酒,原本以为得在店里呆一天,现在黎簇来了正好可以让他看着店。


“我到外面有事,老板非让我呆着看店,你帮我看看店吧,我很快就回。”


黎簇原本是抱着见见吴邪王盟,然后顺带玩一下的想法到H市的,不过王盟一本正经的样子挺能唬人的,黎簇也没细想,点点头答应了。


王盟指了指柜台旁边的电脑:“新换的电脑,无聊就玩玩。要是有客人你随便忽悠一下。他要真买你再给我个电话。”


TBC

盗墓那边的世界正在策马奔腾而来,相信我,再过两章他们就会撞到一起了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