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二)

西泠印社不久前被翻修了一遍。不过作为一家古董铺子,翻修并不是让它看起来更整洁簇新,相反,里面换上了更有年份的东西,柜子上盖的蓝花布看起来被洗得发白,桌子上摆的花瓶有裂痕,用的木柜上面的雕花都被磨掉一些……新换的电脑置身其中,显得很不和谐。


黎簇对古董,而且多半还是仿的,完全没有兴趣,就打开电脑随便刷刷网页。其实他更想玩游戏。可惜他平时玩的荣耀需要插卡器,这台电脑显然没这个配置。


店里冷清得很,只有门口挂着的一个破风铃被风吹得撞在门框上才会发出一点声音。黎簇早上赶得凌晨六点的飞机,下了飞机就直接往这来了,冬日的阳光透过嵌在墙上的玻璃窗,好像被烘过的棉被,覆盖在黎簇身上,黎簇打了个呵欠,忍不住趴下睡过去了。


只是这样趴着睡很难睡得踏实,半梦半醒间,听到好像外面有人在说话。黎簇也没多在意,这里算是西湖边,经常有人走过。黎簇把头侧向另外一边,继续沉沉睡去。


叶修左右看看没人,把墨镜给摘了下来。“小哥,你说,卖古董的应该都是不打游戏的老头子吧。”


张十九拨弄了一下手上带着的手套——苏沐橙自己织的,个性化设计,食中二指弄得特别长。听到叶修的问题,他摇摇头,也没说到底是不是。


叶修自从上次回家呆了几天后就奔赴兴欣了,这次还是他离家出走以来第一次回家过年。叶修知道自己母亲喜欢古籍字画瓷器之类的东西,就打算带件东西回去送给她。


他对这种事情是完全没有经验的,只是随便逛逛,何况他也不是抱着要买到真品的念头去买的,只是想挑点有意思的。


他的母亲也不大介意东西真假,家里就放着好几件民国仿宋代瓷像,叶修的母亲还能说出这些仿品的由来。


走到一家店门前时,张十九突然停了下来,他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悬挂在店铺门面的匾额,上面是墨色的四个大字:西泠印社。


这家店被掩映在高大的香樟树之后,一不小心就会叫人错过。店的门面看上去确实是有些年头了,门面看上去很舒服,前面铺设的石板上还沾了些干枯了的青苔。


叶修敏锐地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张十九的神情变得迷茫,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一向平静无波的黑色眸子骤然紧缩,有什么东西从里头一圈圈地扩散开来。


“我来过这里。”张十九突然道。他的语气还是没什么变化,但叶修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闻言道:“那……我们进去看看?”


店门半开着,既不像是在关门谢客,也不像是要欢迎客人,倒像是里头主人正在剁猪肉馅包饺子时发现刀太钝,跑到邻居家借磨刀石来用。


屋子周围都是高大的香樟树,H市近几年冬天不冷,叶子也没掉多少,还是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唯有一扇玻璃窗外可以看见蓝莹莹的天空,一捧阳光就这么洒在屋里。


店里满满当当的摆了好些东西,但规整得好,也不显拥挤,反倒有些一步一景的感觉。


叶修分不出这些东西的真假,只是随便打量,见了顺眼的东西就多看几眼,不感兴趣的就一眼扫过。


张十九一直在看这家店,他看得很仔细,而且不大看摆在柜里、桌上的物件,两道目光反倒缠住天花板和四堵墙转。


叶修把店里的东西都过了一遍眼,才回头看张十九。对方一身黑,却与这店里的气氛莫名相合,低调沉静,光华内敛,把周围都看过一圈后,眼皮垂下,脸上重新变得平静。


“想起什么来了吗?”叶修突然凑到张十九耳边说话,同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十九,“要不问问老板?”


张十九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叶修说话时的热气轻轻喷在他脸上,又轻又痒,他的脸一绷,顺着叶修的目光看过去,却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正趴在桌上睡觉。那年轻人长得不错,只是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家古董店的老板。


张十九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几眼,摇摇头:“我不认识他。”


叶修叹了口气,还是上去轻轻敲了敲柜台。


黎簇被人闹醒的时候正好在做梦,梦见在沙漠里饿了三天三夜,苏万躺在他旁边,突然从书包里倒了根针筒出来,自己给自己抽了一管血让黎簇喝,黎簇感动之余也很惊悚,正在犹豫要不要喝,就被人从梦中给拉回现实了。


他脑袋还有些不清楚,揉揉眼睛才看清眼前的人……咦,这人……黎簇拍拍脑袋让cpu跑快点,突然“啊”了一声。


“你你,不,您是叶神吗?”黎簇嘴上还挺有礼貌地在问,手已经伸过去抓住对方的手了。


叶修见周围没人,咳了声点点头:“呃,那什么,低调啊。”


黎簇是在第九赛季才粉上叶修的,他玩荣耀玩得晚,之前他开始玩荣耀的时候,叶修所在的嘉世已经在走下坡路,黎簇又是B市的,自然比较粉微草和王杰希,但叶修复出后,他偶尔听人讲了叶修的辉煌经历和他被嘉世抛弃后又自己拉扯了一支战队打算重新回联盟的事迹。


那时候黎簇刚从大沙漠脱身,经过这么多事情还能活着走出来已经很不容易,头几天在家里,他都觉得恍如梦中。玩荣耀一开始也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尽快回到现实生活中,而不是一天到晚想着沙漠里头的事。


那时候他有点……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感觉,直到知道了叶修这个人。叶修的经历光是说出来已足够荡气回肠。黎簇看了挑战赛决赛,又看了叶修参与的那一次记者招待会。不得不说,这个外边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男人在说到荣耀的时候,眼睛里的热情好像要溢出来,可以把任何一个只要还有心的人点燃。


后来叶修不但第四次拿了联赛总冠军,还带着国家队拿了世邀赛的冠军,这在很多荣耀迷心里头已经不是一句大神可以形容的了,这简直就是荣耀至高神啊。


黎簇自己就很喜欢战斗法师,后来又回去补了叶修的所有比赛视频,现在就是一枚坚定的叶粉。

见到偶像,黎簇原本还有的一点被留下来看店的郁闷立马不翼而飞——要不是留下来看店,哪能见到偶像啊。


叶修现在应对粉丝已经很熟练了,笑着给黎簇签名握手。不过他也没有忘记正事,先朝后面招招手,一个男子几步走上前来,叶修就拉着这个男子问:“有点事想麻烦一下你,你对他有印象吗?”


黎簇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身材很好,好到可以把淘宝款穿出国际大牌的感觉,脸蛋很好,反正黎簇自认为是比不上的。气质也不太像一般人,只是脸上的表情太过冷清,让人觉得有些难以亲近。


黎簇把自己的脑子倒来倒去好几遍还是没想出来,只能摇头。


张十九垂下眼好像想了想,又抬起眼皮:“这里的老板是你?”


黎簇继续摇头:“不是啊,我是老板的……呃,朋友,帮忙看看店。”


“老板是谁?”


黎簇有点奇怪,心想难道这人认识王盟?还是吴邪?但似乎又不是,毕竟对方也不确定店里的老板是谁。还是这个人在店里买过假货,现在发现了,来找麻烦?


黎簇脑洞越开越大,有点警惕地问:“你有什么事?”


叶修倒不知道黎簇开了这样的脑洞,不过也觉得需要解释一下,于是道:“那什么,我这朋友他以前好像来过这店买东西,那个时候老板还说下次再来给优惠价,我正好要来买东西,所以问问老板在吗。”


黎簇“哦”了声:“叶神,是这样的,老板到B市去了,他手下倒有个伙计,不过也有事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呢,我也不跟你说假话,今天本来没打算做生意,不过你要是看上哪件,我问问老板那伙计,肯定不占你们便宜。”


叶修看了眼张十九,也学周泽楷那招,用眼神问:“现在怎么办?”


张十九不知道有没有看懂叶修的眼神表示,又不说话了。


叶修心想就等等吧,于是开始仔细看店里的东西。黎簇见叶修真的开始挑东西,连忙从柜台后转出来跟在叶修身边,他也不太懂这些东西,虽然很想在偶像面前卖弄一番,但古董他是一窍不通,忽悠都没有底气。


叶修却也没有让他尴尬,反倒很主动地跟他说起荣耀里的事情,吐槽了一下其他战队的大神。黎簇生性活泼,很快又跟叶修聊了起来,反倒把张十九撂在了一边。


他们一直看到日影西斜,叶修看中了一个笔洗。笔洗通体碧蓝,在不算明亮的光线下越发显得柔和莹润。


“这个怎样?”


黎簇看见叶修白皙细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捧着碧蓝如玉的笔洗,唇边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竟有些怔忪,心不在焉的应了句:“很好啊。”


张十九一直站在后面,这时却说了句:“民国仿的。炉钧釉大笔洗。”


黎簇才如梦乍醒,听见张十九的话心想莫非这人真是行家,不然也不敢在古董铺说这样的话,自己是应付不过来的,急忙给王盟挂了个电话。


王盟没想到今天还真有人到古董店买东西,听黎簇描述了一下对方要买的东西后,道:“哦,就是那个笔洗呀,民国仿的,两三千就行,你看着办吧,我再过一会才回来。”


黎簇就很爽快地要了两千。叶修看了看天色,实在已经不早了,就有点犹豫要不要等下去,毕竟明天要赶飞机,想要不过几天等从B市回来再陪张十九来一趟。


叶修一般想问就问了:“小哥,要不我们过几天再来?”


张十九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听见叶修的话,抬起头,眼睛再次扫了一圈店里,“嗯”了一声。


王盟原本以为还会在酒庄呆一会,没想到那老板临时有事,他从酒庄回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一轮弯月挂在上空。离西泠印社还有一段路,这边的路灯这几天刚好坏了,王盟晚上视力不大好,就慢慢走,偶尔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


突然,他停了下来,眼睛尽力睁大朝着一个方向看——那个方向上有两个人并排走着,一个高些,一个矮些,高些的那个突然转头朝矮些的那个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在朦胧的月光下,那张脸看起来居然有些熟悉。


但他们跟王盟离得实在太远,而且那人很快又把脸转过去了。


王盟甩了甩被酒精侵袭的大脑。


果然不应该喝太多,都眼花了。

tbc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