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三)

飞机降落在b市时,叶修还有点发愣。他几乎没有在这个时候回过b市。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


不算他回去偷拿叶秋身份证那次,在他刚刚开始打职业比赛,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枚冠军戒指时,叶修曾经偷偷跑回b市。在离家出走这几年里,叶修跟家里人其实并不是一点联系也没有,他跟叶秋偶尔会在qq上聊几句,也许有时候他的母亲也是会在叶秋背后窥窥屏的。


所以那次回到b市后,叶修跟叶秋搭上了线,试探了一下现在回家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可惜那时候叶父根本不能理解自己的儿子跑去玩游戏这件事,叶修在自家房子前后转了两圈,还是走了。那天晚上一个人在网吧打荣耀玩了个通宵。


是以现在,叶修竟难得生出了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


叶秋早就到了机场准备接机。因为是过年的时候,叶秋已经做好航班太多不得不交通管制的准备,拿了手提直接在机场工作起来

果然叶修那趟航班晚点了近三个小时。叶修一下飞机见到叶秋就喊饿。叶秋把笔记本合上,看了看手表:“回去妈包了饺子,还冻在冰柜里。”转念一想:“头等舱不是挺多东西吃吗?”


叶修掏掏口袋,掏出一根棒棒糖,见是草莓味的,伸手递给张十九:“你吃。”然后转头对叶秋说:“太久不坐头等舱,忘了。”


叶秋早就知道叶修要带一个男人回家。虽然在新年的时候不带女朋友反而带男性朋友显得有些奇怪,但叶秋不会把这种好奇心表露在脸上。


他看了眼张十九,长得不错,年纪也跟那帮职业选手差不多,但是看世邀赛的时候没有他呀。叶秋一边在心里思考叶修朋友的身份来历,一边伸出手要跟张十九握手,口中同时打招呼:“张先生对吧,哥哥跟我们说过了。既然来了b市一定要好好玩几天。”


张十九停了好一会,才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叶秋的手,转而去接了叶修递过来棒棒糖,看了一眼,放到自己兜里。


叶修把叶秋拉过来:“这是我弟弟,叶秋,我们长的挺像的对吧,不过还是很好认的——我比他帅一点。”


叶秋原本看着张十九,被叶修这么一打岔,立马忘了之前想说的话,把自己的袖子使劲拽回来:“明明我比你帅。”


其实两人的脸是一模一样的,区别主要还是在气质和衣着打扮。世邀赛的时候叶修有次穿了正装,刚好叶秋买了机票飞到苏黎世来看他,两人站一块把所有国家队的人都吓到了。


不过现在叶修外面套的是深灰色的羽绒,刘海有些长了,盖住大半额头,与西装革履,发型干净清爽,外面一身剪裁得当的毛呢大衣的叶弟弟相比还是差很远的。


叶家的司机回家过年去了。叶修没有驾照,所以叶秋自己驾车,叶修跟张十九坐后排。

路上天色越发暗沉,不久就飘起了小雪。下车的时候雪越来越大,叶秋车上只有一把伞,伞再大也遮不住三个大男人。叶秋把伞让给叶修和张十九,自己跑了几步穿过院子去敲门。


叶父跟叶修兄弟长得不大像。叶修和叶秋都更像他们的母亲,五官比较柔美,而叶父给人的感觉就是严肃硬朗型的。现在虽然与叶修的关系改善了,但可以看出来叶修在他面前还是比较正经的,坐下来的时候姿势也精神了许多。


叶修介绍了张十九之后,叶父看了张十九好一会,才点头:“不错,比你好。”


叶修心想还不是看人家长得斯文,不爱说话,比较稳重嘛。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出来,何况张十九是他带过来的人,叶父夸张十九他觉得跟夸他差不多,颇有点与有荣焉之感。于是看向张十九,对方还是神色淡然,大概是觉察到他的目光,眼睛往他这边扫过来,叶修冲他笑了笑。


张十九的目光在叶修脸上停了一会,好像在问:“怎么了?”


叶父的眼风已经扫过来了:“挤眉弄眼的干什么?”


叶修现在已经能听出来叶父其实没有生气,这只是叶父跟儿子的相处方式罢了。


于是蹭过去:“眼神交流队知道不,这才是交流的最高水平。”


叶修带队世邀赛的时候,叶父让叶秋给自己找了一大堆荣耀资料,把喝茶下棋的爱好改成了喝茶看荣耀。对这个词倒也不陌生,想着自己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轻轻“哼”了声,算是放过叶修了。


叶修的母亲已经在厨房煮饺子,叶修怕张十九一个人坐在外头跟叶父说不上话,张十九可能不觉得尴尬,但毕竟气氛可能比较奇怪,只能留下来当陪客,一头跟叶父卖乖,一头充当张十九的翻译官,还时不时看眼厨房——叶秋正在里面帮忙。


叶父叶母都没有吃饭,虽然今天不是大年三十,但也是叶修回来的第一顿饭,自然还是大家一起吃最好。


饺子是早就包好调好味的,现在也只是扔进水里头煮一煮就好。盛上来的饺子个个雪白肥硕,看得出来包的人往里头塞了好多料。

叶修刚才跟叶父说话不太觉得,现在问道香味肚子就忍不住咕地叫了声,张十九就坐他旁边,大概也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叶修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对叶修来说倒也是新鲜的很,以前也不是没有在别人面前发生过类似的囧事,不过叶修心多大呀,肚子叫了?好呀,正好狠宰别人一顿,根本是连脸都不会红一下的。


今天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叶修装作无事地看了眼张十九,见对方没有太大反应,回过头来就觉得自己刚才犯神经,好端端的不好意思个什么劲呀。


感觉自己暂时恢复正常的叶修伸手去捞饺子,手却有点够不着,他滞了滞,见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自己手中的笊篱接过来,然后给自己捞了一大笊篱的饺子,然后倒进他碗里。


叶修看着自己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饺子:“小哥你也吃啊。”


张十九嗯了声,开始低头吃东西。叶修这时离他更近了,可以很仔细地观察他吃东西的样子。


张十九吃东西看起来不快,但事实上都是一口一个饺子,好像不怕烫似的。他把饺子含进嘴里后也不细嚼,咬两口就吞下去。乍眼过去觉得他吃得又文雅又干净,但真看清楚之后叶修不得不担心他的喉咙和胃。


“小哥,那个,你慢点吃。”


叶修家的饭桌上是比较安静的,叶修这么来一句的结果是叶父叶母和叶秋都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张十九闻言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往嘴里扔饺子的速度缓了缓,但还是没嚼几下。

叶修无奈:“多咬几下。”


叶修的母亲微笑:“好吃我再给你包点带回去,慢慢吃,不要急。”


大概是大家都挺饿的,饺子被吃得一干二净。冬天天色晚得快,外面还下着雪,叶家人和张十九就待在屋里看了会电视。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感冒,精神不大好,先回房睡觉。


叶家其实不大,原本叶修跟叶秋一个房,能空出一个客房,但叶修离家出走后,叶秋习惯了一个人住,叶修回来就占了另一个房间,这次回来商量了一下,结果是叶修跟张十九住一屋,叶秋自己住一屋。


叶修回房后,张十九过了不久也回房了。他动作轻的很没有吵醒叶修。只是叶修睡得不踏实,翻来翻去把被子都卷到自己身上。


张十九坐在床头,伸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不烫,他把手收回,却没有躺下,只是静静地坐着,好像在发呆。


叶修次日醒来就见张十九靠在床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飘过来一眼,随即转回去。


叶修自觉睡了一天精神要好了不少,道了早安,慢慢爬起来洗漱穿衣——在叶家他一般不睡懒觉。


叶秋也起来了,正拿着报纸在看,桌上还摆了本电竞杂志,叶修扯了根油条叼在嘴里,拿起杂志随手翻开。


叶秋昨天说让张十九在b市好好玩玩倒不是句空话,今天他就带着叶修张十九去一家据说很高档的会所。


叶秋解释说里面挺多娱乐活动,平时他不大来,今天正好带上他们去玩玩。


吴邪坐在软椅上,双腿交叠。会所里有暖气,他身上只穿了一套牙白绣水波纹的唐装,左手手腕上缠了两圈南红珠子。唐装宽大,珠串松垮,越发衬得吴邪体型消瘦。


这消瘦却无损他的气势。反倒让他的脸褪去婴儿肥,显得更加成熟。


他旁边的男子一身赭红西装,看起来足足比吴邪大了十多岁,却恭恭敬敬地站在吴邪旁边,神色殷勤。


吴邪其实没有什么心思听他说什么,他今天原本是连来都不想来的,只是这人毕竟是小花介绍的,不好太拂他面子。


他听觉灵敏,听见旁边被木架子隔着的一边有两个女服务生在说话。


一个问:“真的吗?”


另一个回答:“我亲眼见到,那人肩上胸上纹了好大一片纹身呢。而且还不是脱了衣服就能看到,那人下了温泉,泡了好一会那纹身才露出来的。”


“好看吗,是什么样的?”


“呃,我认不出来,就见文得挺复杂的。”


两人正聊得高兴,不提防身旁的木架子被撞了一下,一个穿着唐装的男子站在她们面前,脸上说不清是什么神情,那人张张口:“……温泉在哪?”


叶修正在研究张十九胸前那片纹身。他伸出指头在上面摩挲,“是麒麟吗?”


这时,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叶修抬头,却见居然是他见过的那个书店老板,略有些不好意思,忙收回手想跟对方打个招呼。


不料那一身唐装的男子跑到池边,一双眼盯着旁边的张十九,许久,才颤抖着喊出一句:“小哥。”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