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四)

证明一下自己没有死哈哈哈哈。

叶秋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叶修。叶修对他来说一直是那个偷他行李,抢他身份证,离家出走打游戏还能一脸理直气壮,从来都淡定得不行的混蛋哥哥。可现在,混蛋哥哥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明明什么都没加进咖啡里,他还拿着小勺一圈一圈地搅杯子里的液体,还不时往一个方向看去。


叶秋可以肯定,自家哥哥的反常跟那个叫张十九,嗯,也许不是叫这个名字的男人有关。


刚才他们在泡温泉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他长得很年轻,身上却有一种与他长相矛盾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成熟而沧桑。


他的双眼看上去很清澈,但这清澈被后还掩藏着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只是那些沉重的东西被眼前这个男人放进了柜子,用一把铜锁牢牢锁起。


但见到张十九之后,这把锁似乎被撬动了一些。见到张十九的一瞬间,他的眼神立马变了,里面混杂了疑惑,惊喜,感伤,怀念之情,叶秋不能一一辨析,只觉得复杂难言。


男人的失态只有短短一瞬,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我叫吴邪,请问……”他的目光转向胸膛刺青的男子:“你……还记得我吗?”


张十九定定地看了吴邪好一会,摇摇头。


叶秋看见那个叫吴邪的男人轻轻地笑了声,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无奈还是释然:“我认识你……你大概是又忘了吧。”


张十九不语。


“我想跟他谈谈。”吴邪这句话却是对着叶修叶秋说的。


叶秋看了眼叶修,叶修脸上挂着微笑,点了点头:“好呀。”


这场谈话持续了足足三个多小时,他们出来的时候,吴邪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些,张十九跟在他后面,目光垂下。


叶修向他们招手:“吴老板,小哥。”


“叫我吴邪就可以了。”吴邪冲他笑笑,走过来坐下。


“呃……”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叫吴老板顺口点。”


吴邪又是一笑,没有强求:“我平时不打游戏,不太了解电竞圈的事,不过我在电视上刚好见过叶神的采访,上次在书店里没认出来,刚刚小哥跟我说的时候才想起来。”


叶修毫不在意:“前十年我走在大街上说我是叶修,呃,叶秋都不会有人信的。”


吴邪不知道懂不懂这个梗,他顿了一下,好像在斟酌说辞,过了一会,才又开口:“抱歉,我今天真的太高兴了,可能会有点语无伦次……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过会再见到小哥。”


他看了一眼张十九,“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不能对你坦白我们的身份和一些……前尘往事,一方面是没有这个必要,另一方面是这里面的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我有点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好。”


叶修觉得没有什么,他也不是一个喜欢探究别人隐私的人,于是点点头示意吴邪往下说。


“小哥他失忆了,所以我想你应该对他的事一无所知,你照顾了他这么久,我认为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所以接下来我会大致说一下跟小哥有关的事,你如果有疑惑也可以问我,我会尽可能解释你的疑惑,不过我不能保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这样可以吗?“


叶秋一直在观察这位吴老板,他跟这位吴老板连一面之缘都没有,但是他经常跟人打交道,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吴老板不像一般生意人,他看上去温和,但骨子里却透着强势,只是他的强势并不是摆在明面上的,而是通过他的一举一动,乃至说话时的语气和停顿,如同春雨润物,悄然无声,在你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如同一张罗网把你压制住。


在谈话时,他一直占据主动权,但他的主动并不让人讨厌,因为他抓住了叶修叶秋最为担心的吴邪跟张十九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让失忆的张十九跟吴邪见面是否正确这一问题,为他们提供一个解释。叶修和叶秋如果真的关心张十九,就不可能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叶秋在观察吴邪的时候,吴邪已经开始解释了。


“小哥他跟我,已经失去联系十多年了。他离开是为了执行一个任务,但那时候他不让我跟着,我只能让他自己去。”吴邪顿了顿,“需要说明的是,那个时候的我非常弱小,当然,论物理我现在依然打不过小哥,不过如果是现在的我至少能想出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把小哥留下来。


“扯远了,小哥那个时候跟我说过他十年之后就可以回来,但后来我发现好像并不是这样的。这里面牵涉到很多事情,简单些来说就是我做了一些事情,其中有一些是为了找到小哥,接他回来,还有一些是为了我自己。但最后我没有找到小哥。


“小哥以前救过我的命,不止一回,所以叶先生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对小哥不利,”吴邪的声音带上了郑重,这时这个看起来温和的年轻人变得特别有说服力,“小哥是我兄弟。”


吴邪用这句话暂时作为他刚才一段话的结尾,说完后,他拿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一口:“大概就是这样。叶神有什么问题可以继续问。”


叶修低着头似乎是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没有。”可能这句话显得太生硬,叶修接着补充道:“吴老板,我确实不太放心让一个记不起来以前事情的人跟一个我之前根本不认识的人接触。但我记得在松籁居你就说过你有个朋友,也是不爱说话……如果你不是一开始就盯上我的话,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张……小哥他不记得之前的事了,所以我们也没细问就留他下来。他之前发生过什么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


吴邪笑了,然后他摆摆手:“对不起,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想起来,以前我遇到事情都特别喜欢刨根问底,有时候完全不顾结果……现在我才发现有的事情不是问清楚了就有用的。”


叶修看了眼墙上的禁烟标志,手指搓了搓:“嗯,有道理。”


“长白山、西藏、广西……我想去他说过的那些地方看看,看能不能想起来。”


叶修想起之前在萧山体育馆的那个晚上,他对张十九说过他什么时候想起来,要离开,记得跟他说一句,想不到这么快这句话就应验了。


叶修自认为不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联盟里什么性格的人都有,连孙翔周泽楷他都能说上几句,平时跟人聊天也很少会冷场,但这个时候却实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十九说的那些地方他去都没去过,实话说,这些年他去过别的城市,不过对于他来说就是从一个对战室转移到另一个对战室,偶尔打完比赛在附近逛逛,也是在小吃店、商场之间徘徊。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在离他们二十米开外的吴邪身上转了转,吴邪正跟叶秋不知道在聊什么,居然看上去很是融洽。


叶修知道自己跟张十九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原本连相交的机会都不会有。


正如他不能放弃荣耀一样,张十九也不能放弃他的记忆。所以现在,张十九要去追寻他的记忆,正如叶修去追逐他的荣耀,那都是,他们生命的意义。


“那……有空给老板娘打个电话。免得她以为我把你弄丢了。”


“嗯。”张十九应了声。


张十九的行李还放在叶家,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叶秋还是载着他们先回了一趟叶家取东西。


张十九昨晚没有换衣服,行李只拆了漱口杯毛巾几样,很快就归置好了。叶修看了眼放在自己包里的张十九的临时身份证——张十九进叶家院子要复印身份证件存档。


“小哥,拿着。”叶修把那张身份证递给他。


虽然只是临时身份证,但留着总比没有身份证方便。如果真如吴邪所说,面前的人已经失联十多年,还颇有点神秘之处,那正式的身份证办下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张十九接过,看了一眼,突然说:“我叫张起灵。”


叶修“哦”了声,看向张起灵:“那再办一张?”


张起灵脸上难得带了些无奈:“不用。”


叶修半靠在床头柜上,眼睛带了些好奇:“话说回来,昨天我一时没想起来——吴老板说你十多年前去……执行任务?那你现在多少岁了?”


张起灵摇头:“不记得了。”


叶修继续推理:“我看吴老板至少也三十了吧,他十多年前就认识你,你那个时候还很厉害……三十多?四十多?看起来不像啊。”


张起灵突然道:“不止。”


叶修一脸惊悚:“你用了人皮面具?”


叶修当然是在开玩笑,张起灵不至于连这个都听不出来,但他想借此解释一些事:“我的身体上有一些奇怪的现象,这次去我不只是要找回记忆,我还想找到解决……一些事情的方法,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叶修也不开玩笑了,他想了想:“实话说,你以后会去哪?”这个以后指的就是张起灵所说的事情解决后。


叶修的人生中不是没有过别离。当初嘉世三联冠后,吴雪峰就跟他说要退役。当时叶修还很年轻,但他自从想着要当职业选手以来,他就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打下去,所以当时他只是觉得有些伤感和为吴雪峰惋惜——吴雪峰不只是技术好,跟他意识方面的配合也是如鱼得水。


叶修是有点舍不得他的。不过他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干涉别人的自由。


于是他说:“你留在嘉世吧?我们平时也可以见面,还可以一起打荣耀。”


没想到吴雪峰一脸歉意地摇头:“对不起,小队长。我家里人给我联系了国外的学校,我去拿了学位后可能要在那边工作。”


他当时是怎么说的呢?叶修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但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即使人还好好的,也可能会突然离开你,甚至再也不联系,不见面。


后来的日子里,周围的队友,对手也有退役的,但叶修已经慢慢学会去接受,毕竟他也没有办法,而且他渐渐明白,那些离开职业赛场后就再不回头的人正是因为太热爱这个赛场——他无法去苛求什么。


而跟他比较亲近的人则一直陪在他身边,比如苏沐橙。


张起灵跟他结识也就三四个月,但是他对于叶修而言感觉有些特别。毕竟叶修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通过荣耀这个游戏联系起来的,然后才慢慢熟悉。叶修对喻文州,对王杰希都不免跟他们场上的表现联系起来。


只有张起灵不是,叶修看张起灵的目光基本上都放在他这个人身上,而没有被别的东西分神。张起灵跟他的兴趣没有一点相似,他甚至连荣耀都不懂,但叶修就是觉得跟他待在一起,自己打荣耀,他发呆看书的时候很舒服。


而现在这个人要踏遍山川,叶修心里冒出一丝惆怅,也许他会像吴雪峰一样,彻底离开自己,然后杳无音信。


“西泠印社是吴邪的铺子,如果我解决了我的事情,我会去那里。”张起灵背起他塞得鼓鼓囊囊的旅行包,回答道。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