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五)

吴邪他们第一站去的就是山东瓜子庙旁边的七星鲁王宫。十多年过去,这边也早就不是当年的样子,不过他们要去的地方属于荒郊野岭,到没有怎么变化。


吴邪见到张起灵的那天就已经让王盟准备好东西,安排好人在这边等他们。他和张起灵直接坐飞机过来,胖子接到电话后也是一阵感慨,连夜买机票赶到山东跟他们会合。


张起灵还是那个样子,不怎么爱说话,吴邪和胖子早就习惯了,看着这样的闷油瓶,只觉得熟悉怀念。


一路上胖子就负责添油加醋讲他们那过去的事情:“说实话,小哥,胖爷我是真没想到天真最后把你找回来了,我一直都觉得你就是要跟那什么青铜门过一辈子了。”


吴邪在一旁只是微笑,却不怎么说话,只是有时候胖子说得太夸张才吐槽两句。


胖子嘴上说得热闹,心里面还是有些不得劲。他听见吴邪那一通电话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担心汪家是不是又出什么妖蛾子了,要不就是吴邪精神有点不对。实在是,找得太久,他已经不太敢相信了。


但没想到那闷油瓶子还真的回来了,胖子还是很高兴的。他们三个人,可能唯一没怎么变化的就是张起灵了,一如既往的失忆,喜欢发呆,以及不爱说话。


相比起他们第一次到七星鲁王宫的狼狈,这次悠闲得简直像是旅游。带的伙计都是信得过的,吴邪自己也不是当初的菜鸟。


“那时候三叔让我买家伙,一下子花去我一万多,当时那个心疼啊,”吴邪叹了口气。


胖子接话:“胖爷我当时不是淘出来件金缕玉衣嘛,都抵你多少个一万块了。”


当时在会所里吴邪只是拣最重要的给张起灵说了,这些细节却是现在才第一次提起。


里面的血尸早就被张起灵一手捏断脖子,死得不能再死了,吴邪依靠回忆述说当时的情形,他的记忆其实是有些混乱的,大概还是通过费洛蒙接受了太多记忆的缘故。


张起灵看两眼就知道这墓里面的机关已经被拆得差不多了,有的确实很像是他自己的手笔。他的记忆其实并不是一片空白的,他记得最多的是他在张家时候的事,但那些事太久远,对于解释他的现状只能起到一个指导性的作用。


他知道自己的失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遗传病,如果要记起来,也许需要更强烈的刺激,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会把现在这段记忆再次忘记。


从七星鲁王宫出来,张起灵也没能记起什么东西。胖子在一边嘀咕要不干脆让他再进一次西王母的陨石,以毒攻毒。被吴邪敲了一下。


这件事情不能急,胖子那条不靠谱的建议也只是随口一提,当不得真。胖子已经作好长期跟队的打算。


他们走的太急,从鲁王宫里出来才发现当天居然是大年三十,随他们来的伙计忠心,下地时也没提这事,吴邪就让他们买飞机票各回各家,他来报销。


只剩他们三个也没什么好回的,干脆就在这里订个包厢吃一顿就是了。说起来他们的生活也确实极端,在墓里,或者什么山上的时候,有压缩饼干不用饿肚子就不错了,至于这东西够不够营养,伤不伤肠胃这种问题就顾不上了。


但一旦成功做成一单生意,平安出来后,鲍鱼海参也是不在话下。原先三叔的产业在他失踪后,因为当时吴邪一心要探寻终极和老九门以及他自身的秘密,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管理,已经被蚕食得不剩什么了,现在吴家的产业基本上是汪家和“它”倒台后,吴邪和通过和解雨臣,霍秀秀为代表的新解家,霍家合作以及他多年部署中形成的人脉重新发展起来的,当家人理所当然是吴邪。


这样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吴小佛爷钱很多,人脉也广。直接就在那里最有名的孔府菜馆定下了一个包间,三个人把身上背的装备等东西交给王盟处理,换了身衣服就到外面吃饭。


吴邪打完电话订了包厢后顺便点菜,胖子啃了几天罐头和压缩饼干,在旁边听着就流口水了:“天真就是大方,我可听说过那个饭店,说是做一品锅最出名了。”


吴邪对电话那头说:“嗯,好,那就来个一品锅。”然后看向张起灵:“小哥有什么想吃的吗?”


张起灵被叶修带回去之后一直吃的是杭帮菜,对鲁菜没什么研究,加上他不太在意这个,摇摇头没说话。


胖子一拍他的肩膀:“小哥,你说你到长白山守那么多年门,简直跟坐牢似的,平时又没有人给你送饭,现在出来了就应该好好享受一下。”


张起灵身子微微一扭让胖子肥厚的大掌被甩落:“还好。”他语气平淡地说。


叶家的年夜饭还是饺子,只不过从白菜猪肉馅换成了荠菜猪肉馅,还多加了一盘煎饺。


叶修筷子使得好,一夹一个准。


叶修的母亲看见了:“别只盯煎饺,吃点水饺。”她给叶修捞了几只水饺。叶修看着饺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担心她会提起张十……嗯,是张起灵,那天他离开之后叶修从自己枕头底下翻出来一张薄的要命的纸,像是小孩子描红用的。上面写了几行字,末了还带了个署名:张起灵。


叶修看了上面的话几眼,最后目光还是落在那个名字上,这名字有点奇怪,叶修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把纸叠叠好放兜里。


叶修母亲却没有提诸如“那孩子怎么走得这么急”“叶修你知道他在哪吗,帮我带点饺子给他吧”这样的话题。


叶修看向他的母亲,她穿着一件褐色毛线衫,领口是优雅中又带着女性柔美的波浪边,露出的一截洁白的颈脖上带着一串淡粉的珍珠。


她的目光对上叶修,清澈如水,叶修一瞬间觉得她其实是什么都知道的。叶修无端觉得有些赧然,埋下头把一只饺子咬开。


门被敲了几下,叶修因为只是打算随便刷个副本,也没带耳机,但正打到紧张处,也不起来开门,手继续噼里啪啦敲键盘,一边扬声道:“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叶秋,叶修加快速度把boss推倒,把爆出来的装备一捡,然后退出登录。把椅子往后一转:“什么事?”


叶秋看上去神色有点不安,他额额啊啊了一会,就在叶修打算把他赶出去的时候,他终于开口:“哥,你知道张十九是什么来历吗?”


叶修纠正道:“他叫张起灵,起来的起,灵气的灵。”


叶秋“哦”了声:“他叫这个名啊,比你取的什么张十九要好嘛。不对,跑题了。”那张跟叶修几乎一摸一样的脸对上叶修:“哥,你听我说,他,他是个倒斗的。这么说你明白吗?就是……”


叶修打点头:“知道了。”


叶秋把脸板直:“我不是胡说的,那天我看见他的手指,食指和中指都特别长,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后来我去打听了,这是古时发丘中郎将的绝技,要从小练起,专用来破解墓中的精细机关……你不是说你是在山上找到他的吗,说不定就是他到那里盗别人的墓去了。”


叶修笑道:“可能人家的手指就长那样呢。”


叶秋担心地看向叶修:“不,不止是这样。那天我们见到的吴老板你还记得吗?我认识的一个人告诉我他表面上是个古董商,但他铺子里买的都只是可以在明面上流通的东西,他最赚钱的生意都是地下的。”


叶秋怕叶修不相信,正想找出更多证据证明他的说法,没想到叶修突然叹了口气,起身,坐到他旁边,眼神柔和地看着他:“我知道了,谢谢你。”


叶秋简直被吓到了:“喂,混蛋哥哥,你还好吧?”


叶修眼睛一眨,神态立马恢复了正常:“想好好跟你说句话都不行,哥知道了,好了吧。”


叶秋严肃道:“光是知道不行,你要小心。”


叶修摸了摸脸:“我不就是个打游戏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年三十照例是要守夜的,守夜的时候叶修和叶秋还到外面堆了个雪人。叶修偷了叶父的两颗围棋给雪人安上去。远远的看过去居然跟那人有几分相似——没有嘴巴,不爱说话,幸好一双眼睛黝黑透亮,叶修心想,不然哪有人知道他整天在想什么。


外头放烟花一直没停,叶修有点被闹得睡不着,他关了灯在黑暗中发呆。也许偶尔放空大脑也很不错,难怪张起灵一天到晚发呆,不过这样脑子不会锈掉吗?叶修胡思乱想。


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亮了起来。他伸手拿过手机一看:大眼。


叶修觉得有点奇怪,拿起电话接通,王杰希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显得有些沙哑。


“叶修。”他说,“你还没睡吧。”


“嗯嗯,我还没睡,”叶修随口调侃“倒是老王你这么晚都不睡,说不定明天两只眼还能一样大。”


王杰希在那边好像笑了一声:“你就不怕也大小眼?”


“那我也是一只眼变小了,比不上你大眼。”


王杰希大概是无语了一下:“……别闹了,我有事要跟你说。”


叶修嗯了声。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我上次全明星之后就想跟你说了,但是不太确定……”


王杰希说的事情其实就是在萧山体育馆发生的事。这件事情在叶修从叶秋口中知道张起灵的身份后也变得并不太值得惊讶。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王杰希结束通话的。王杰希的那通电话好像一个巨大无比的浪潮,把张起灵的离开、他的身份这些事情重新冲上沙滩,摊在烈日底下,让他看得一清二楚。


他其实不太相信张起灵是个盗墓者,他看起来有一种无欲则刚的感觉,更像是个背负了太多东西的孤独旅行者,而不是为了钱财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盗墓者。


他相信自己的感觉,并不觉得跟对方打交道是一件可怕的事。


但是让他觉得无法面对的是他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他会频繁地想起在梨花村见到张起灵时对方平静无澜的眼神,会不自觉地有点想喊出一句小哥——虽然他会立即醒悟过来然后顿住,把那句称呼含在嘴里。


叶修扒着窗看着一个个烟花炸开,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什么地方坏掉了,只是坏的地方太过隐蔽,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所以才迟迟不曾发现。


TBC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