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六)

新年假期很快结束,叶修背了几件衣服又滚回了杭州。陈果对于张起灵被朋友带回去这件事既是高兴又是有些不舍。


“话说回来这月的工资还没给他呢。不是有他电话?”陈果正在磕瓜子着不知道是谁买回来的红瓜子,又小又滑,陈果经常是嗑不开,然后扔在一边,再捡起一颗新的。她皱着眉头看着满满一罐的瓜子,“以后让他过来玩啊。”


叶修坐过去拿起一颗瓜子放在牙齿之间轻轻一磕,用舌尖顶开那条缝隙,然后把瓜子肉夹出来吃掉,剩下的瓜子壳放在报纸上,上半部分向外翻折,下半部分则保持完整,好像一朵半开的花。


陈果瞬间把张起灵的事丢在脑后:“你你你,怎么做到的?”


叶修翻翻白眼:“随便一磕就好了。”


陈果不信:“肯定有什么绝技,沐沐和我每天都磕瓜子都嗑不出这样的形状。”


叶修只好说了说自己的方法:“找准着力点,悠着点使劲,不然要断掉……”


两个人相对而坐磕了小半罐瓜子之后,陈果还是没学会,叶修起身:“老板娘你好好练。”

回到房间,魏琛还在蒙头大睡,空调开着玩,送着暖风。


叶修把外面套的羽绒衣脱下来,有点疲惫的躺上床,把棉被抖开盖在身上。


他刚才是故意要打断陈果的话的,因为他突然想到自己没有张起灵的联系方式——当初陈果说“出于联系方便”给张起灵的那台手机被留在了叶家,现在还在叶修口袋里,电话卡也没有拔出来,叶修如果真给这个电话号码打电话,也只能是自说自话。


叶修不想让陈果知道这件事,陈果恐怕无法理解为什么张起灵连电话都不拿,一副要断绝联系的样子,这位年过三十还是像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的老板一向待人热情,就像那时候她对莫凡的态度不理解,她恐怕也会觉得张起灵的做法有些伤人心。


叶修在被子里翻了个身,他的心思倒是没有这么细腻敏感。他的心思很少放在除荣耀以外的事物上,他可以把每个人的性格,甚至心思看得清楚,却不愿费力气去交好别人,他更习惯于自然而然的关系。所以他一向也不大在乎别人对待他的态度,更不会在乎他身边的朋友怎样去评价一个可能跟他有点关系的人。


如果那人不是张起灵,叶修的反应很可能是跟他说完再见后,把手机还给陈果,然后在陈果抱怨的时候凉凉地丢下一句:“不要太在意,他性格就那样。”然后去开电脑打荣耀。


如果不是他……叶修难得苦恼地在床上烙煎饼。


新年过后,联盟方面关于叶修复出的批复也下来了。第十赛季后叶修的状态其实还远未到需要退役的地步,只是当时他觉得自己更应该回家去尽他多年来一直搁置的责任,所以才选择了退役。


他带队在苏黎世比赛时,有一场比赛孙翔身体不舒服,他作为非正式选手替补上场,居然拿下了那场的MVP,那场是准决赛,中国队的对手很强,叶修在关键时刻一拖二,帮助中国队进入了决赛。


中国队夺冠后,联盟里面就开始讨论要不要破例让叶修复出,叶修已经是高龄选手,基本上是打一天少一天,只要喜欢荣耀和竞技的人都不舍得浪费这名令人敬佩的选手的精力和时间。于是在询问了叶修自己的意愿后,联盟特批叶修不需要经过一年就可以复出。


新年假期过后常规赛兴欣第一场就对上霸图,霸图主场,兴欣要赶往青岛市比赛。


黎簇坐在霸图主场兴欣粉丝区,翻着一本杂志,叶修复出的消息已经被各大电竞周刊报道,这场比赛也很可能成为叶修二次复出的第一战。


大家显然要被这个妖孽玩坏了,多数人对此事的感官就是:他喜欢就好,我们没有关系的。


霸图粉也是感受复杂,原本第十赛季结束后,叶修退役,韩文清却还在继续,有的人感觉霸图在这方面总算是胜了一筹,没想到这货转眼间就当了国家队领队,走出国门了,现在居然还回来继续捣乱,必须不能忍啊。


于是兴欣那边刚出场就被各种嘘,万众瞩目之中,叶修慢慢走出来,他脸上带着笑,遥遥向霸图队员那边招手:“老韩,我又回来啦。”


场馆里太吵闹,韩文清其实没有听见叶修在说什么,但他对叶修了解得很,也往这边看过来,回道:“一如既往。”


这句话放在这里居然很是合适。叶修笑了笑,坐到了准备区。


黎簇旁边坐着苏万,他就在这里上大学,现在学校里还没开学,黎簇从杭州回来就干脆先去找他玩几天。没想到刚好遇上比赛,黎簇作为一枚坚定的荣耀粉加叶粉,毫不犹豫要来看比赛。


苏万不玩荣耀,他平时玩的是一款星际战斗游戏。但对他来说,不同的游戏之间其实区别也并不是太大,既然黎簇想看,他就到网上圈定了几处比较好的位子,并在仔细了解了霸图与叶修之间的恩怨情仇之后到相关贴吧和论坛上水,最后选了两个合适的位置。


“我在里面塞了薯片可乐签名本……”苏万在黎簇抱怨他的包太重的时候,如是解释道。


叶修单挑第二场上场,散人快打依旧无可匹敌,甚至在他的打法里面,融入了一些在国内荣耀圈都少见的打法,张新杰在台下看着,不禁感叹叶修在荣耀上无人可比的天分和勤奋——在世邀赛期间,叶修大量研究对手资料,居然把别人的打法都吸收了过来,他居然还在成长。


如果他再年轻些的话……张新杰突然自嘲地摇摇头:不,叶修的水平跟他的经验是分不开,没有这十年经验,任何一个选手都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团体赛叶修上了,但可以看到他在团队中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负责把全队串联起来的多面手,他更多是作为单纯的攻坚手,得到更多来自队友的配合,但又不时在战局陷入僵局之时通过自己攻击改变节奏,冲破僵局的角色。


比赛是兴欣赢了。


叶修坐在对战室里,耳机还挂在脖子上。他的两次退役都堪称突兀,前一次是不得已而为之,后一次却是他对家里心怀愧疚,他选择退役,却还是对这个地方深怀眷恋——他还没有到需要退役的地步,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在这赛场上燃尽他最后一缕热,然后,他可以从容平静地离开,退居幕后。


现在在这个位置上他打得很舒服,一方面他可以更尽情地发挥,他的队友都成长地得很好,对他的策应耿多情,而不是他要想方设法去填缺补漏,另一方面他一手带起来的队伍已经形成了新的战术,不再过度依赖他。


叶修扒下耳机,长叹一口气,他可以再在这个赛场上停留一段时间,然后不留遗憾地离开。


霸图主场输了心情说不上好,但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场上再怎么拼杀场下还是气氛融洽,张新杰说现在是早春,海菜刚长出来,嫩滑爽脆,正适合吃海菜猪肉包,就带他们去了一家据说用料很足,味道不错的包子店。


吃海菜包子是不能吃太多之后又喝水的,不过叶修他们没吃过这种包子,结果除了女士都有点撑到了,就决定在房间里打打牌再走。


叶修不太有兴趣,又怕一会那群人全都冲着他来,借口上厕所跑到外面过烟瘾。


黎簇看见叶修的时候,这个刚刚在赛场上把人揍个半死的荣耀至高神正靠在栏杆上,一手抚着有点鼓起来的肚子,一手反搭在栏杆上,一副快睡过去的神情。


“……叶神。”


叶修的视线往下移,面前是两个长得很精神的小伙,一个不认识,还有一个叶修认得,就是西泠印社那个帮忙看店的男生。


叶修登时觉得有点头疼,他倒不是对黎簇这个人有什么意见,而且显然这男生还是个荣耀粉,一般而言,叶修对喜欢荣耀的人总是会多几分亲切感,只是看见他,总不免会想起那天跟张起灵到西泠印社的情形,他不是不愿想起他,他只是……好吧,叶修郁郁地想,他只是有些不太愿意面对他,哪怕只是一段记忆,在他自己还没有把自己的心思理清之前。


叶修还在沉思,苏万戳了戳黎簇的背,低声说:“不是你偶像吗?快上去要签名合照啊。”


黎簇其实也还在走神。他没有想到过原来比赛场下的叶修是这个样子的——慵懒、随意,眼睛形状很好看,但它的主人却耷拉着眼皮子,十足暴殄天物。但他又很清楚在比赛的时候这个人有多么强大,简直就像……只有那个时候他才是真正活着一样。


他突然被苏万一戳,下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反驳道:“我又不是小姑娘,有那么夸张吗?”


叶修耳朵尖,听见他们的话就笑了:“还真是我粉丝啊,千里迢迢地从杭州赶到这看比赛?不用上学吗?小孩子要好好学习啊。”


黎簇:“叶神……我读大学了。”


“啊,这样啊,你脸嫩,我老了,眼花,别介意啊。”


这句话被叶修说出来像极了玩笑话,如果是不知道荣耀的人在旁边听见这句话一定会这么觉得,但黎簇听了却有些莫名的感慨。叶修让他想起一个,嗯,算得上是他的偶像,或者正式些,是他的人生导师的人,一个同样经历了很多,失去了很多却在痛苦中变得无比强大的男人。


黎簇心想,难道是成功的男人都有些共同特征?比如爱抽烟,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有点装逼式的小忧郁?


当然黎簇不可能知道他心目中最欣赏的两个男人忧郁的内容有那么一些些区别。


叶修对给人签名的事情可谓是工多手熟,可惜人家说了自己不是小女生,不要签名和拍照,叶修最后只能跟黎簇互留了游戏里的联系方式。


“叶神什么时候下副本打群架一定要叫我啊。”


“好好好,有机会一定叫上你。”


黎簇和苏万离开后,叶修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二点了,里面也应该闹完了,就回了房间,房间里一片狼藉,霸图的人似乎已经离场了,兴欣的人也都懒懒地靠坐在包间的沙发上,一副心累要死的样子。苏沐橙看见他笑着说:“好了,你也回来了,我们走吧。”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