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七)

这文没坑……
是三次元忙……不过过了这么久我还萌这cp也是……真爱吧
最后,蟹蟹看文的gn

当兴欣以常规赛排名第五进入季后赛时,吴邪一行人正精疲力尽从云顶天宫出来。汪藏海精心改建的墓穴与被汪藏海破掉的鲁殇王宫里面机关的精巧、布局的巧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长白山本身气候恶劣,就算吴邪已经来过这里,他们也还是被折腾的不轻。

他们在墓里又遇到了口中猴和怪鸟,这次却没有人去开启青铜门,来一出阴兵借道把这些东西都吓跑,他们只能亲身肉搏,饶是这次弹药充足,还有一个张起灵在旁边,他们也还是不可避免地挂了彩。

他们也不敢在那里呆太久,这些年,山里头有珍贵草药的事不知怎么的慢慢传了出去,很多人觉得这块有利可图,就组织了各种探险队、科研队进山来研究。但这边确实凶险,就算没有汪藏海的对地形山脉的利用,光是雪崩就可以瞬间把一整队人吞没。

这么一来二往,zf那边就在这里设了哨所,不让人随便进出,还不时有人在外围处巡逻,就是怕有人误入偷入。

吴邪他们是饶了远路进来的,但也不是说那里就完全没有人,只是巡逻的人相对而言较少一些。

离开之前,张起灵再次深深凝望了雪山许久,青铜门内的使命已经终结,他也许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他们趁着夜色出去,倒也没有人察觉,只是村子现在也不好住了,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怕被人以为是偷猎者或者走私犯。只能连夜赶路,好歹快天亮的时候下了山,找了家小旅馆。

小旅馆里,老板娘正趴在柜台上睡觉,听见有人进来,眼睛都没睁开就喊:“身份证、押金两百,交了就拿钥匙。”

身份证大家都有,只不过都不是真的,除了张起灵那张以外都是买回来的高仿货。旅馆的老板娘看都没看,直接拣过来收在一边,然后拿起两张红票子仔仔细细地对着光看,又来回摸了几遍才从柜子里拿出一挂钥匙:“只剩一个双人房,你们挤挤啊。”

吴邪笑道:“没事,我们打个地铺就好,麻烦老板娘了。”

老板娘对于这种给钱爽快还很好商量的客人显然很有好感,不免多看了这三人一眼,发现除了那个胖子外剩下的两个人居然都很帅,眼神亮了亮,殷勤了一点点:“看你们面善,告诉你们吧,这里刚装了wifi,密码是八个八,别人我可都是要收上网费的。”
……
房间很小,所谓的双人间里面就挤了两张宽约一米的小床,胖子一个人都躺得难受,只能他睡地上,张起灵和吴邪一人一个床。

神奇的是房间里居然有台式电脑,但是都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东西了,主机箱发黄,吴邪试着开了机,主机响得跟发动机似的。

吴邪掏出手机充电顺便上了网,他出来几个月,虽然有王盟帮忙处理生意,但人是最喜欢胡思乱想的生物,道上已经有传言说吴小佛爷在某个了不得的古墓里头出了事。

吴家的盘口倒还压得住,只是外面的人人心不足蛇吞象,王盟说有些胆子大的已经开始想要来抢吴家的生意

吴邪想了想,站到窗边,打开窗,背后是皑皑雪山,一缕金光给白雪抹了道亮得要死的边。然后让胖子给他拍张照片。

吴邪拿过来看了眼,然后登上他的微博大号,认证身份是杭州市古董爱好者协会会长吴邪,发了篇长微博,配上图,大意是他曾经许下一个要周游祖国大好山川的愿望,现在正在付诸实践。

然后给王盟打了通电话,让他通知下去让叫店铺里的伙计有微博的都转起来。

“告诉他们我还活着。”吴邪笑了声:“反正以后还要出去,就让他们知道不要随便打吴家的主意。”

王盟感觉这方法略妖,担忧道:“这样不会暴露你们的行踪吗?”

“拉倒吧,名山大川那么多,他们还能安监控不成?我看顶多也就来这块转转,找不到什么东西就散了,正好拉动一下这里的经济。”

吴邪靠在窗边点了根烟:“再说,我们过几天就先回杭州一趟,留十天半个月的,他们爱猜就猜去。”

吴邪挂了电话,惊奇地发现张起灵在用电脑上网。

胖子在一边也是目瞪口呆:“青铜门里面有电脑?”

张起灵淡淡地撇过去一眼,似乎觉得胖子问了个很无聊的问题。

吴邪已经转过弯来了:“叶修教你的吧?”

胖子一直以为是吴邪不知道在哪里把张起灵给挖出土的,根本不知道叶修的事,啊了一声:“叶修是谁啊?居然教小哥用电脑?胖爷我要去膜拜他一下。”

张起灵摇摇头:“不是他,老板娘教的。”

吴邪显然已经弄清楚兴欣里面的人员构成:“那挺好的,小哥你平时要无聊的话就上上网。”他还是希望张起灵可以多了解一些外面世界的事,既然现在事情都基本结束了,张起灵没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样生活。

张起灵其实只是在网吧工作习惯了,有时候没事做的时候就会上一下网,随便浏览些什么,如果叶修喊他去pk或者下副本他就去登一下游戏。

胖子已经完全糊涂了:“老板娘又是谁?”

吴邪简单给他解释了几句:“大概就是这样。”

“小哥这次还挺幸运的。”胖子一边从木柜子里头抽出一张棉被盖在地上一边嘟囔,“没被人当肉饵。”

张起灵在广西被越南人当肉饵的事他自己早就不记得了,闻言回头看了胖子一眼,却也没有问。

三人回到杭州后,西泠印社再次开门——吴邪不在的日子里,王盟大多都是在外面各个盘口跑来跑去,干脆就暂时关了西泠印社。

胖子没有跟着回来,他直接到了广西巴乃,那边还有他出钱建的学校什么的,当地人都认识他,现在胖子大多数时候就住那里。

“反正你们也肯定要去一趟古楼的,我在那边等你们。”

回来之后,吴邪有一大堆事要处理,他不太愿意让跟他生意有关的人看见张起灵,哑巴张当年在道上太有名,现在如果出现在吴小佛爷身边必然会引来许多有心之人。

好一些的是希望借哑巴张的本事去倒斗,往坏了想,如果被人发现哑巴张十多年容貌不变,张起灵恐怕以后也不得安宁了,求问长生不老药都是客气的,一个弄不好是要把他弄去解剖的节奏。

但是一直让他自己呆在屋里又不大好,吴邪思前想后,还是跟张起灵商量:“小哥,要不你到兴欣呆几天?我这里还有点事。”

他问完后就注意着张起灵的神情,只见他好像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答应。

吴邪以为他不愿意,他当然不会强迫张起灵:“那你到我家里?但是你一个人……”吴邪把“不会闷吗”给吞了下去,心道自己真是傻了,闷油瓶只会闷别人,自己怎么会闷,说不定他反倒不喜欢跟太多人在一起。

果然张起灵点点头:“我呆在屋里就好。”

王盟在旁边听了插嘴道:“老板,我倒觉得如果以后张哥要在这里生活,还跟我们有接触的话,总会有人发觉的……”

吴邪沉吟了一会:“嗯,那就说小哥是哑巴张的……堂弟好了。”

于是第二天来找吴小佛爷交账本的人就看见叫他们又敬又畏的小佛爷旁边站着个面无表情,身材匀称的男子。

自然有人忍不住问起他的身份,一旁的王盟就代吴邪回答,说是哑巴张的亲堂弟。

这些人虽然也是人精子,但干的是这行当的底层活,什么汪家张家,甚至老九门都是一概不知的,只知道哑巴张以前是道上鼎鼎有名的高手,想必堂弟也不差,再说只看他能站在吴小佛爷的旁边就知道他有多受倚重。瞬间人人看向张起灵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不过张起灵只是出现了这么一回,更多时候他坐在西泠印社的柜台后看书或者是发呆。而吴邪则在后面的房间里扮演他吴小佛爷的角色。

叶修看见西泠印社的门半开着的时候,心情可谓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张起灵要去的地方可谓是东南西北全无遗漏,除非他是整天当空中飞人,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回来,喜的是终于找到个靠谱的地方躲一躲——他刚才出门不幸被认出真身,跑得命都没了才好歹没被撵上,再找不到地方躲恐怕又是一起恐怖事件。

门刚被推开,张起灵就抬起头,他在这里呆了两天,也知道平时这里虽然开着门,却不会有什么顾客进来。不过这也不能怪顾客,西泠印社听起来完全不像古董店,现在这里作为吴家生意的总部的意义已经远大于它作为一家古董店的意义。

梨花木雕花门上出现一只白皙秀美的手,张起灵几乎是立刻生出了一种熟悉感——来人上身套了一个T恤,下身破洞牛仔裤,以一个“溜”的动作进来,好像警觉的猫一样往外看了眼,然后立刻把门合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他才自然地走进来,向自己露出个笑。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