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十八)

“小哥——”叶修的话还没说完,对方把指头竖在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叶修后半句话就被他吞回了肚子。

西泠印社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古董店,唯一特殊的是外面的铺面和里间中隔的墙经过特殊处理,外面听不见里面的人说话,但里面的人可以把外面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事实上叶修刚进来里面的人就听见动静了,纷纷隐蔽地瞟了吴邪一眼,见大boss没有反应,才没有理会。

吴邪事实上也不知道外面是怎么回事,只不过他相信张起灵,有他在,总不至于就被别家的探子什么的闯进来,大概是无意进来的人,或者是吴家的伙计,既然没进来就不
是急事,吴邪连眼皮子都不动一下,继续听下一个人汇报情况。

叶修也是一头雾水,但不能说话也不影响他用眼神传情达意,他的眼珠子灵动得很,只要他不是故意作出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可以用他那双眼睛说出多数他想说的话。

怎么了?叶修看着张起灵,用眼神问道。

张起灵从柜台后走出来,向他打了个手势,让他跟上。

西泠印社旁边开了个小门,但平时被柜子挡住,从外面看是看不大清的。张起灵带着他从小门绕出去之后,叶修伸手扯扯张起灵的衣角。

张起灵又往前再走了几步才停下,然后看向叶修。
叶修也在打量张起灵,他看起来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大概头发是理过了的,不然不可能几个月都不长,肤色依旧白皙得叫女孩子都嫉妒,细腻得叶修凑这么近看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咳,刚才被人追,看见这里开了门就进来了。”叶修解释了一下自己跑进来的缘由:“是有什么不方便吗,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张起灵听了摇摇头:“最近不要过来。”却也不解释具体原因。

他不解释自然是因为不好说,叶修也若有所悟不再询问,转向另一个话题:“你最近有空吗”

张起灵自然是有空的,他不知道叶修问这话是有什么意思,要是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大多会先问一句有什么事,但张起灵只是“嗯”了一声,算作承认。

叶修邀请道:“要来看比赛吗?我们兴欣主场对微草,哦,微草就是上个赛季败于我们手上的战队,他们队长你也认识,就是王杰希,你在梨花村见过。”

张起灵听见王杰希的名字,目光微闪,却没有说话,良久,就在叶修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要买票吗?”

叶修觉得心底好像升起一股轻飘飘的喜悦来,他想抽口烟把这种感觉往下压压,却发现自己口袋里只有一盒子大白兔奶糖,他头偏了偏,手不自在地按了按裤缝,道:“嗯,我跟老板娘说给你们留几张票。”

张起灵回头看了西泠印社一眼,又转过来看着叶修:“我要先回去。”

叶修也觉得这不是个谈话好时机,对方大概还有什么重要事情:“周六晚上比赛,你们到时候直接进来就好。座给你们留好。”

张起灵出来不过一会,里面还在对账本,一直到日照当空,里面的人才陆陆续续地走出来,那些人出来的时候还跟张起灵打招呼,只是也没有回应。

等人都走光了,吴邪才从里头出来,他在里面坐太久,别人站着是挺紧张的,他却也不轻松,坐得浑身都僵了,出来伸了个懒腰。

“小哥,刚才有谁来过吗?”吴邪走过来:“总算完事了,之后几天可以清闲点。”

张起灵靠坐在柜台旁,垂着眼皮,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一片青色的阴影,右手握着鼠标点了点,电脑上闪出个什么页面,然后看向吴邪,示意他过来看。

吴邪凑过去一看,是一个网站,首页标题栏大大两个字写着“荣耀”,张起灵晃了晃鼠标,光标滑向右边“比赛安排”一栏,再点了一下,出现一张第十一赛季季后赛对战安排表,上面写着最近的四场比赛分别是兴欣对微草,霸图对蓝雨。,轮回对百花,雷霆对三零一。

吴邪扫了眼:“你要去看比赛?”

张起灵的手松开鼠标:“叶修说给我们留票,你要去吗?”

吴邪一下子明白过来:“刚才是叶修?”

张起灵点头。

吴邪忍不住多看了张起灵几眼,他跟张起灵重逢以来已经有快三个月,之前一直在各种穷山恶水古墓机关里头转悠,他的心思也更多地放在怎样帮小哥恢复记忆或者,即使不能找回,总要解开他的心结上,却没有发觉,这只闷油瓶跟以前相比,变了一些。

他找不出太准确的形容词,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多了几分烟火气——他之前脑洞再大也不会想到闷油瓶会有去看电竞比赛的一天,这总让他有种莫名的穿越感。

在他心里,有段时间闷油瓶这个人可以跟老古董画个约等于号,坚持到有些固执是一回事,他的整个人生就好像只是为了执行一个几百年前张家传下来的使命,他学的一切技能都是实用性质的,对于其他东西,反正吴邪是没有见过他有什么兴趣。

从这一点而言,吴邪也不得不给兴欣的人,特别是叶修写个服字——他们居然教会了这闷油瓶子上网看电竞!

吴邪还没有死干净的好奇心瞬间复活,欣然答应:“当然,我们去吧。”

事实上吴邪在吴家生意真正发展起来后,参加过无数拍卖会,酒会,茶会,连奥运会的门票都有人给他搞来过,但电竞比赛他还真是头一回看。现在荣耀发展得挺好,但在吴邪还只是个少年的时候,男生偶尔打个游戏还算正常爱好,玩的时间一多,立马就变味儿了,会有无数人跳出来说你这是玩物丧志,沉迷网络,无心向学。

吴邪本人对职业选手没有太多了解,不过他也不歧视那些以打游戏为生的人,搞古董的人大概没有不知道王世襄的,人家也玩,可人家玩成了大师,可见玩不玩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你喜欢的事做到极致。

吴邪一边思考人生,一边在q上敲了敲黎簇。

天真无邪:小鸭梨,在吗?

鸭梨很大:在。

天真无邪:问你个问题啊,去看电竞比赛要准备什么吗?

鸭梨很大:!!

鸭梨很大:本人?

天真无邪:别废话了,我就是想去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黎簇在电脑前手忙脚乱地扶起碰翻的水杯,心想这货该不会是故意的吧,今天是愚人节还是他又要出什么妖蛾子了。

那边吴邪等了等不见对面回,又敲了一句。

天真无邪:我看年轻人都喜欢玩这个……嗯,荣耀,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鸭梨很大:呃,知道是知道……老板你要去看吗?

天真无邪:不看我跟你在这聊天有钱拿还是怎样?

鸭梨很大: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是战队粉丝就带点应援物过去,不带也没什么。哦,还有就是,如果你喜欢的战队是客场的话,支持可以,不要太嚣张,会被主场粉干掉的。

吴邪看了眼张起灵,对方已经把电脑关了,正在看书,那本书样子很是眼熟,吴邪突然想起在书店那回跟叶修讨论关于“一个不爱说话的好朋友”的话题,那个时候他还在“怀念”闷油瓶,完全没想到说的就是同一个人。

周六,萧山体育馆。

陈果在工作人员通道等他们。上次叶修回去把事情一说,陈果隔天就把票寄过去了,还附上联系方式,吴邪拨过去,陈果就告诉他们千万要记得走工作人员通道。

陈果没见过吴邪,不过她认得张起灵,自然也就知道旁边这个长得挺好看的年轻人是吴邪。陈果在心里默念了一次这名字,觉得有点古怪,但又意外好听。

吴邪身上穿的是很普通的棉T,但他气质很特别,温和却不懦弱。叶修跟陈果说到张起灵的朋友的身份时也只是含糊带过,说是开古董店的。陈果当时还在想难不成是个半老头子,但想到张起灵的年纪又觉得不对。

现在看起来居然才三十出头,面相年轻但不显轻浮,说他是古董店老板也不会让人觉得是骗子,反倒让人觉得挺靠谱,这就是本事了。

陈果自己也是老板的,自己经营一个网吧,到现在经营一支战队,看人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的,觉得吴邪不简单,他的朋友自然也不会普通到哪里去。那个时候自己虽然是出于好心才让张起灵干网管,但现在面对人家朋友总有些不大好意思。

于是在和吴邪寒暄了几句后,被对方夸了一句年少有为,陈果就有点窘:“那个,我们当时让张小哥当网管是想着这活比较清闲,没有别的意思。”

吴邪自己倒是没想到这上头来,听陈果这么说,他正想解释,旁边的张起灵已经开口:“当网管挺好的。”

陈果只好笑笑:“……呃,叶修也当过网管来着……我们待遇还不错。”说完她就有点想抽自己嘴巴,这话听起来更奇怪了好像在招网管一样。

没想到吴邪接话:“嗯,小哥可以考虑考虑。”

张起灵看了陈果一眼,居然点了点头。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