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

根据叶修的回忆大家的推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叶修之前吃的一盒杂锦味的巧克力里头混了酒心巧克力,本来叶修应该注意到这一点的,但是当时他的心思完全被比赛牵走了。


陈果是亲眼见过叶修一杯倒的酒量的,担忧道:“要不你先回去休息?”


叶修摇摇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水杯里盛的是有颜色的茶水:“我去洗洗。”


同时起来的还有张起灵,他刚才也被茶水溅到了。吴邪的眼睛忍不住往旁边转了一下,他实在是觉得奇怪,他并不是觉得张起灵是个邋遢的人群,但整天跟古墓打交道的人也实在不能对卫生状况要求太多,经常是淤泥尘土满身抹,张起灵身手好,不至于太过狼狈,但也肯定不是几点茶水渍就要起来清洁的人。


苏沐橙从袋子里掏出两块湿巾递过去,叶修接过塞进口袋,拉开门往外面走去。


这家饭店的设计比较特别,一楼没有吃饭的地方,是一个露天的大院子,里面种了各色花木,周围是长廊,长廊通向楼梯,上了楼梯才是一排房间。


洗手间设在一楼,叶修打开房门,微凉的夜风扑在脸上,把原本的热度打散了不少,叶修抬起手摸了摸脸,看着旁边的张起灵,觉得略略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小哥,呃,我不太能喝酒。”


这话其实都是往他脸上贴金了,什么不太能喝酒,根本就是不能沾酒。


张起灵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借着楼道里挂着的灯笼铺过来明黄色的光,叶修看见他嘴角好像微微勾了一下。他长的好看,平时冷着脸的时候有点生人勿近,现在带点笑意的脸却晃得人眼晕,叶修把眼珠子挪挪开,看着脚下。


楼梯是木头搭的,走在上面发出的声音好清脆圆润。叶修走了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脚步声要比张起灵要大,如果说他脚步声好像梆子,张起灵的脚步声大概跟棉花落在地上无异。叶修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侧着头去听:“小哥,你听见没?”


张起灵有点不明所以,看着叶修没有说话。


叶修又听了一会,才笑了声:“嗯……你的走路的声怎么这么轻?”


张起灵闻言愣了愣,难得有些诧异,好像在奇怪为什么叶修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过了好一会,才传来他的声音:“习惯了。”


“不,我觉得是你太轻了。”叶修摆出一张严肃脸。“对,一定就是这样。不信我俩比比。”


这时两个人已经下了楼梯,只是长廊的地板也是木头铺的,叶修走上去又是哒哒哒的。


叶修说完就一脸神秘地看着张起灵,好像在等他问自己该怎么比,没想到张起灵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突然伸手掐了一把叶修的腰:“虚肉,不重。”


叶修觉得一股酸麻从腰眼处升起,闪电一般刺遍全身。把原本已经降下一点热度的脸再次弄得发热,叶修有点迷糊地抬眼看过去,长廊里灯笼稀疏,不禁庆幸这点变化不会被发现。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叶修也伸出魔爪往张起灵身上一抓:“……你的肉还不是软的。”


其实是叶修这个时候脑子不太清醒,他掐的是人家的腰,腰上又没有骨头,自然是软的。


张起灵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以后不要吃酒心巧克力。”


洗手间里面没有洗手的地方,水管在外面,叶修被风吹了一会,又拿水泼了脸,总算是清醒了,就着院子里头的灯光拿湿巾擦衣服,把位子让给张起灵。


“小哥,”叶修看着张起灵低头洗漱时的发旋,斟酌着问出了口:“你想起以前的事了吗?”


张起灵关了水龙头,用手抹了一把脸,看向叶修:“一点。”


叶修“哦”了一声,他问这个问题是有点抛砖引玉的意思的,想问的自然不只是张起灵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于是他也没有另起话头,而是看着张起灵,好像在说:“嗯?就这样?”


两个人就这样在夜色中对视了几秒钟,张起灵突然开口:“你想知道什么?”


叶修搔搔头:“生平身份之类?随便说说啊……”他左手拿了一只手机点点点,点出叶修的百度词条,“你看,差不多这样就行。”


张起灵居然还真的拿起手机在看,他看起来并不是随随便便扫几眼就过,而是一行行一句句慢慢地读过去。叶修没想到他会看的这么认真,脸上便有几分尴尬:“呃,上面都是胡编的,我都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张起灵闻言“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信没信,只是接着看下去。


看完后,张起灵静默了一会,叶修也很理解,毕竟生平这种事情还是要严肃对待的,于是也站在一旁等着听。


“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残余的水珠从张起灵脸上滑落,他的脸庞看起来清寂而迷茫,好像要尽力在一条混浊不清的河流里捕捉一块鹅卵石:“我的家族曾经是一个很繁盛庞大的家族,每一代都有一位‘起灵’,负责运送张家人的骸骨,更重要的是……守护一个秘密……接下来的事情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的记忆有时候会丢失,只剩下很少的部分……但我既然可以从我本来应该呆着的地方走出来,就说明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他顿了顿,好像在等叶修消化这段话,然后接道:“我和吴邪到那些地方只是想要找回我的记忆,”张起灵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带出了一丝迷茫:“现在看起来是有些作用,但失忆是……我家族的遗传,一旦遇到重大刺激,我就可能会忘记以前的事。我是个没有过去的人。”


叶修从来没听过张起灵说这么一长串话,好在话虽长,张起灵说得挺有条理,叶修也能理解。他跟吴邪的话都有一个共同点,主线很清晰,但你能听出来他们隐瞒了无数纷繁庞杂却又至关重要的事,叶修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奇心,但是他的好奇心并不强烈,至少不至于让他有多费一点力气去问个清楚的打算。


但相比起上次吴邪那段话,张起灵的话暴露出更多信息。


他有预感,这背后隐藏着的事情并不是可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般的轻松。


如果放在别人身上,甚至,在他没有发现自己心底隐秘的情感之前,他的性格和教养都不会让他去探究张起灵的过往。现在他希望听张起灵多说点,当然他不打算越过他给自己划好的那条线,成为一个令人生厌的好事者。


他这样做只是因为,当你对一个人怀有好感的时候,你总是希望能通过某种途径尽可能地接近他。叶修也不例外。


但叶修没有想到会问出这样的事,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不太想去探讨记忆与存在这种深度的问题,与其肤浅地安慰几句,还不如沉默。


叶修安静了一会,摸摸口袋,掏出来一包红塔山,抖出一根烟,张起灵看着他的动作,没有说下去。


叶修冲他笑了笑:“要吗?”却没有递给他,而是自己点着了叼在嘴里。


张起灵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叶修诧异:“干嘛?你真的会吸烟?”


张起灵的手没有收回来,他的手白皙修长,只是食中二指特别长,叶修犹豫了一瞬,还是抽了一根烟放在他手上。


张起灵点了烟,他的动作很娴熟,叶修在心里感叹了一句人不可貌相,看起来简直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样子的张起灵居然也会抽烟。


张起灵也只是浅浅地吸上一口,他看见叶修的神色,居然破天荒地解释了句:“以前守夜的时候偶尔会抽,提神。”


叶修愣了愣,想起之前在网吧里,自己还在担心对方熬不了夜,现在看起来自己真是太天真,人家显然很有经验,但一转念,又不免想到对方之前怕是过得很辛苦。


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却还是寻常神色:“哥以前也是熬夜的时候抽的,后来就戒不掉了。”


张起灵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情:“抽多了不好。”


叶修眯着眼,含糊敷衍:“嗯……”


两个人出来得已经够久的了,叶修心想再不回去老板娘就要到前台开广播寻人了,把烟掐掉:“我们回去吧。”他看了张起灵手上夹着的烟一眼,略鸡肚:“快掐掉,一会老板娘该说我教坏你了。”


张起灵倒确实没什么瘾头,很是听话地把烟灭了,跟在叶修身后回到包间。


他们出去得确实太久,桌上的菜已经没剩多少了,叶修看了眼剩菜没有什么胃口,张起灵也不动筷子。方锐捅了捅叶修:“老叶,快老实交代,你刚才出去干什么了,那么久?”


叶修当然不会说实话,拿肘子把方锐给顶回去:“过烟瘾呢,别跟老板娘说啊。”


方锐笑了一声:“就扯吧,人张小哥在旁边看着你抽?”


叶修不理他,直接把头转过去。


tbc

还记得这文的小天使泥萌好_(:з」∠)_,事实上这文我还在码……但就是懒没放上来……好了我还是要给这对冷到没边的cp出点力……好歹让他们在一起。


评论(1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