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二)

“被埋进去”其实完全是外面的人一厢情愿的看法。对于在山腹之中的叶修和周泽楷而言,他们更像是迷路了。


那天天气不好,天空一片灰蒙蒙,飘着细雨,把泥土浸得松软,一脚踩上去就要把鞋子和裤脚糟践掉。广告自然是暂时不拍了,叶修原打算窝在屋里睡觉,打荣耀却是不用想的了,这里电脑倒是有,却没有插卡器。


但周泽楷突然发现自己把家里头的钥匙丢了,回忆之下想起大概是昨天在拍一个跳跃的片段的时候落在山上了。


周泽楷不愿意惊动麻烦别人,打算自己找,但叶修跟他住一个屋,周泽楷的动作再隐蔽,他脸上的焦急却是骗不了人,叶修正在跟喻文州聊qq,发现周泽楷在披一次性雨衣,他身形标准优美,把薄如蝉翼的雨衣撑开,一件两块半的塑料雨衣也被他穿得仿佛带着贵气。


叶修看了眼窗外,雨非但没有止息,反倒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小周,你要出去?”


对方刚才大概是没有注意到叶修一直坐在客厅,这时听见叶修开口问,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随即点点头:“嗯。”


叶修认识周泽楷也有几年了,加上世邀赛的时候熟悉不少,肯定对方没有雨中漫步的兴趣:“有事?”


周泽楷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纠结,犹豫了一小会,还是不愿意说谎欺骗最敬佩的前辈:“丢了钥匙。”


“你要出去找?”


周泽楷看看门外的雨势:“嗯……晚了……找不见。”他话里的“晚了”的意思并不是天色晚,他怀疑自己的钥匙跌在山里头,万一晚上下场大雨,泥土被泡开,钥匙很可能就被淹没。


屋子里还有雨靴,周泽楷正在思考要不要把鞋子也换掉,面前突然出现一只白皙秀美的手,手搭在那双老旧漆黑的雨靴上显得分外不搭。


“我陪你一起去,”叶修开始穿雨衣换雨靴,“不然一会把联盟的脸给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梨花村的山远远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置身其中你才会发觉树木茂密,加上山路曲折复杂,很容易找不见路。叶修和周泽楷走着走着就拐进了一条他们从来没有走过的路。


等他们发现不对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出太远,手机没有信号,慢慢地,连电也耗尽了,只能继续往前走。


陈果和轮回的经理在外面急得就要疯掉。事实上他们

在发现联系不上叶修和周泽楷的时候,以为只是因为山区信号不好,没有想到他们会跑进山里头,直到他们找遍了梨花村都找不见两人时,才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山里迷了路。


下过雨的土地一踩一个脚印,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疑似叶修和周泽楷的脚印,正当他们打算找些熟悉山路的村民进山寻人时,地震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发生了。地震发生后,他们第一时间报了警,但这些天经常大雨滂沱,救援队即使来了,其救援行动也会受到极大阻碍。


在一片黑暗中,叶修伸出手,拉住了周泽楷。周泽楷楞了一下,转头看向叶修,大概是在用眼神问怎么了。只是他忘记了这里没有什么光线,叶修根本看不见他的动作。不过叶修下一秒就解释了他刚刚的举动是为什么。


“小周害怕吗?”叶修的声音跟这里连空气都透露着凝重诡异的气氛很是不搭,透着一股轻快。


周泽楷反手握住叶修的手,摇摇头,想起叶修大概是看不见的,轻轻应了一声:“……不怕。”


叶修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他清醒地认识到:现在的困难,或者说,用困境来形容更妥当一些,已经不是他可以解决的了。他们进入的地方,并不只是他原先以为的一座普通的古墓这么简单。


刚才,他和周泽楷想要原路返回的时候,山壁突然剧烈晃动,两人抱头蹲下,躲在一块凸起的大岩石下,总算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但是他们进来的路已经被山石彻底堵死,两人无法,只能继续往前走。随着他们前进,前面的路竟慢慢平滑起来,不像是天然所成,而更像是人为的痕迹。


再往前走,渐渐开阔起来,但光线也越来越稀薄,借着暗淡的光,他们发现他们走进去的地方,大概是一个陵墓。这无须多专业的知识,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副棺木,周围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各种陶器和一尊青铜兽。


棺木被上了黑漆,外面用金泥勾勒着复杂的花纹,在这称得上朴素的墓室里显得华贵异常。


叶修和周泽楷对墓穴也没有什么了解,只能四周看看有没有可以出去的通道。就在四处查看的过程中,周泽楷不知道碰到了那里,整座墓室开始抖动,墙根居然出现了裂缝,裂缝中有一堆纠结成一团的黑色生物,慢慢蠕动,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条条黑鳞遍布的蛇。那些蛇有着赤红的眼珠,毫无情感的眼睛好像在冷冷地看着他们。


他们身上没有防身武器,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一眼,迅速拿起立在棺木前的一对铜制烛台,一旦有黑蛇接近,就把它们挑飞,黑蛇的挪动速度并不快,却越来越多,叶修和周泽楷无法,只能往棺木靠,好歹棺木被置放于高台之上,蛇爬过来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渐渐蛇已经多到无法下脚的地步,叶修一时应接不暇,被一条蛇缠了上来,周泽楷见状忙把叶修往旁边一推,那条蛇扑到了棺木上,居然立马摔落在地,抽搐几下,就不再动弹。


“我们躲进去,快!”叶修咬咬牙,推了把棺盖,一看,里面居然只有一副衣冠,棺盖一打开,原本还有些光泽的衣袍迅速灰败下去,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保护文物了,而且里头没有尸体当然更好,两人赶紧爬进去,把棺盖盖上。


没想到两人刚躲进去,棺材的底板立马一翻,他们摔在地上,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里已经彻底没有光线,两个人只能慢慢摸索地往前走。叶修在黑暗中突然皱了一下眉,停下了脚步,捏了捏周泽楷的手,周泽楷的立即会意,也跟着停下脚步,不得不说,职业选手在游戏里对声音的敏感度在现实中也还是有用的,脚步声虽然轻微,但叶修和周泽楷还是听见了,两人不清楚里头是个什么格局,只能贴墙站着,放轻呼吸。


他们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如果不是搜救的人,那么来的人的目的就很可疑了。虽然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但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他们可以想象的范围了,叶修和周泽楷都不约而同的提高了警惕。


“那两个人应该不会到这边来吧。”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咳咳咳,那两个人也许不会到这边来,但我们得去看看……要是他们真来了……”这次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如果不是他们不肯死心,非要勾着外人到这来,也不会……”


“九叔公,这里头到底有什么?”


“别问这么多,祖宗留下的话我们就要照做,这次突然出了这样的事说不定就是祖宗在发怒。”那个苍老的声音陡然凌厉起来,其他的人似乎都被吓住了,黑暗中只有纷杂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周泽楷全身已经绷紧了,那些人说的话虽然藏头去尾,但大概意思还是能听出来的,以九叔公为首的几个人显然是不希望叶修和周泽楷他们来这里的,出于什么原因不太清楚,似乎是这里有什么不宜为外人所知的事。


他和叶修要是被发现在这里显然是很不妙的。周泽楷正在紧张地思考对策,突然感到手心痒痒的,他下意识转头看了眼叶修,他自然是看不见叶修脸上是什么神色的,但叶修的手指还在他手心轻轻地划动,周泽楷静了静心,才发现叶修是在他手上写字:左,走。


叶修的指令简单明了,周泽楷的执行也迅捷有力,立即跟着叶修往左走。


跟着叶修走了几步,周泽楷也明白了为什么叶修会选择这个方向,刚才叶修站的位置正好能感觉到风的流动,猜测那边有通道,而那群人又是从右边来的,自然要选择左边的路。


往左的路比刚才的地方要亮一些,周泽楷可以看见叶修的嘴唇上已经起了皮,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周泽楷不免责怪自己:“……对不起。”


叶修正往前走,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吓了一跳:“小周你可别吓人,怎么了?”


周泽楷声音很小:“如果不是……找钥匙……”


叶修的声音也不敢大:“这关你什么事啊?谁会想到迷个路都能遇到古墓?诶,别说,还真要感谢你一下,哥这辈子还没去过什么古墓。这次还算塞翁失马吧。”


周泽楷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叶修的话不是反话。叶修很少说反话,他向来有一说一,不好就是不好,不会阴阳怪气地说你好。但眼前的状况显然不怎么美妙,所以叶修的话更多的是在安慰他和轻松气氛。只是叶修越是体贴,周泽楷越是觉得不安。


不过周泽楷也不是一味后埋怨自己的人,他最清楚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觉得抱歉可以,但现在两人处境堪忧,即使搜救队来了也未必能找到他们在哪,更重要的是要尽快找到出路,不要让叶修陷在这里。


周泽楷一边想一边加快了脚步,两人很快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通道的尽头放着整齐排列的牌位,前面有一只大香炉,看上去像是个祭祀的地方。


叶修扫了一眼,心中暗叫不好。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