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三)

杨小宝跟着他叔父慢慢往前走。他们一共只有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村里辈分最高的人,连村长都得喊一声九叔公,他就得喊九叔祖了。


他以前只是听叔父偶尔提过这个地方,据说不知道是哪一辈的祖宗留下来的,里面藏了好东西。至于是什么好东西,这个叔父只是含糊说不知道。不过杨小宝对此有点怀疑,如果不是知道里面有什么,叔父根本不可能一直帮着九叔祖,甚至与村长和大多数村民作对。


村里其他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杨小宝也不知道,尽管这里就是梨花村的后山,但入口隐蔽之极,没有九叔祖带着,杨小宝就算在山上砍一辈子柴也不可能发现有这么一个入口。


叔父手上的火把照亮了通道,他们一个跟着一个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一个看起来跟村里的祠堂有几分相似的屋子。迎面是一条供案,上面盖着一块旧的看不出花色的布,把整条供案都盖了起来,一直垂到地上。布上面就是密密麻麻的牌位。前头还有一只香炉,里面积灰甚重,还有些香燃尽后留下的红梗。

九叔祖停了下来,向后面的一个汉子说:“大牛,把东西拿出来。”


大牛就解开身上的布包,掏出了一把线香和一只塑料打火机,自己先点燃了香再双手递给九叔祖。


杨小宝已经有点不耐烦,他没有想到九叔祖口中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是牌位,这东西他在祠堂都不知看了多少,逢年过节还得供奉香火,再跪个把小时,他根本不相信这会有什么用。


他偷眼去看他的叔父,对方却依然一脸平静,好像他们避开众人耳目,冒着余震的危险跑到这里来就真的只是为了给一堆牌位上柱香一样。


前面九叔祖已经跪下了,其他人当然不敢站着,只能跟着跪下。


没想到九叔祖突然站了起来,厉喝一声:“谁在里面?”其他人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也纷纷站了起来,暗自警戒。


房间里一时间寂然无声,九叔祖见没人出来,冷笑一声,弯腰要去掀开盖着供案的布,正在此时,周围又是一阵震动,供案上的牌位一时间纷纷倒在案上。

杨小宝知道这是地动了,这样严重的地动他还是第一次经历,便有些慌了,他的叔父脸上也露出惊慌之色,几步上前拉住九叔祖:“九叔公,我们先走吧,这次地动太厉害,要是走道塌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九叔祖已经一个巴掌扇到他脸上:“废物!这里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地动了,牢固得很。”他又转过身来,对着剩下的人:“你们要是出去了,就不要再跟我进来!”


他走过来的时候,杨小宝能够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气,不禁有些奇怪,他家里也有老人,知道老人身上总有些不太好闻的气味,像九叔祖这样身上带香的却是没有过。


“还有里面的人,再不出来……”不等杨小宝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九叔祖已经又走了几步离杨小宝有点距离,他脸上露出一丝狠戾之色:“元子,你的枪呢?”

元子立即把手中的猎枪对准供案底下。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一片寂静之中,供案上盖着的布被掀开,一个男人慢慢从底下出来,他被人用枪指着,却不见惊慌,脸上的神情甚至称得上平静。


杨小宝还是个半大少年,最喜欢热闹,那些被九叔祖深恶痛绝的人在外头据说是在拍广告的时候他也去偷看过,认得这个男人正是被拍摄的主角之一,他长得没有另外一个男人好看,但他挽起裤脚,靠在那株郁郁苍苍的大树上躲避热毒辣的太阳,却有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他不太清楚电竞选手是什么,只把他们当成是电视上说的那些明星,对他们也怀有一种莫名的敬仰和爱慕。


这时见到这个男人,杨小宝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九叔祖,那张属于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却远远算不上苍老的脸上挂出个冷酷的笑容,杨小宝心里涌起一股深重的不安。


“还有一个人呢?”


男人摇摇头:“他不在这里。”


九叔祖自然不信:“外面的人说你们是一起进山的。”一边示意元子去搜。元子还有点犹疑,只是拿了猎枪的枪管去捅,突然,他神色一变,叩着扳机的手指正要使劲,原本站着的男人突然往他撞过来,元子虽然跟着九叔祖也有两三年了,但也没有遇到过要伤人的情况,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手上已经扣动扳机,发出“砰”一声响,一听就知道不是打在人身上。


元子一愣,不提防后面已经有人撞了上来,来人大概是使尽全力,元子被一下子撞倒,手被人狠命一踩,剧烈的疼痛刺穿手背,猎枪脱手而出,那男人迅速捡起猎枪,往他脑袋上砸,元子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几下变化太快,任谁都以为另一个人也是躲在供案之下,万万想不到这就两个人也敢兵分两头,一个当诱饵,一个就躲在后面突出的一块岩石后伺机而动。

九叔祖最先反应过来,叫道:“抓住他们!”


那两个人自然是叶修和周泽楷,他们从左边通道跑到这里来的时候,叶修发现这里的摆设像是个祭祀朝拜的地方,里面的东西虽然旧,却有着现代的痕迹,就猜测外面的人不时会到这里来,这个判断如果是正确的,那他们就很危险了。


他们一开始想要躲起来,等对方走了再出来。无奈这个地方太小,可以躲的地方就是供案下,还有几块岩石突起的地方可以稍作掩护。他们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暗道,万一被来的人发现,他们躲到一块就是找死。


刚才听脚步声,对方起码有四五个人,很有可能携带武器,甚至不介意杀人,他跟周泽楷只有两个人,叶修的体力就不要说了,周泽楷也只是为了保持身材去健身房锻炼过,平时也是呆在空调室里打游戏的宅男,硬拼是没办法赢的,只能另想他法。


叶修就提出让他自己躲到供案下,周泽楷躲在旁边,要是叶修被发现了,就直接出来,分散对方注意力,周泽楷则趁其不备,能撩倒多少算多少,然后顺着原路跑,一来对方到这里来的目的并不是要害他们,仓促之下他们更容易逃跑,二来二来如果对方有威胁性武器,也可以顺手拿走,总比让人一锅端的好。


示敌以弱,攻其不备虽然是雷霆肖时钦的惯用方法,但叶修作为荣耀教科书,肖时钦的战术思路还有不少是从他身上学来的,现在用起来也算得心应手。荣耀虽然只是游戏,但人的心理却是差不多的。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料错很可能就要面对生命危险,叶修和周泽楷心里都是紧张得要死。

现在这个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最幸运的是刚才叶修临出来前把他和周泽楷身上的雨衣把杂物包成一块放在供案下果然就让那些人以为周泽楷也在里面,这才被周泽楷偷袭击倒。


叶修拿起猎枪和周泽楷迅速往回跑,他们也不敢分头跑,对方人比他们多,分头跑也没什么用。


却说这边九叔祖让剩下的人去追,杨小宝等人追了一会,不知怎的就看不见人了,连脚步声都听不见,火把亮度不够也照不见远处,杨小宝的叔父先停下了脚步。


大牛跟在他后头,见他停了,也忙停下来:“怎,怎么不追了?”他说话有个毛病,一急就容易结巴。Q


“他们手里有枪,我怕……”


大牛一听这话,也彻底歇了继续追人心思。他本来也就是个普通的村民,平时也算得上遵纪守法,刚才见元子拿出枪已经有点害怕,刚才追出来也是因为九叔公积威甚重,还在犹豫万一真抓到人九叔公让他们把人杀了该怎么办?现在想到对方手里有枪,就更不想追上去了,毕竟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是好,但前提是有命用,他是不愿意莫名其妙吃个枪子的。


自家叔父和另一个大人都不追了,杨小宝当然更不愿意追了,就靠在墙根处听他们说话。


九叔祖毕竟上了年纪,脚程较慢,追出来时见到三个人呆在这,立马来气了:“人呢?”


回答的是大牛:“没追上,他们跑得快。”


九叔祖“哼”了一声:“我看是你们没有去追。”他神色严厉:“要是他们把事情说出去,我们的秘密就守不住了,老夫这些年也活的够久的了,倒是你们……”


杨小宝听不大懂九叔祖的意思,只见大牛脸色变得不大好,倒是自家叔父面色如常:“九叔公,那两个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事情,他们又没有受伤,说出去谁会信?至于我们的秘密……九叔公每次都推三推四的,这次总该让我们亲眼看见才好。”


大牛听了脸色又先是变好随即又变得既紧张又期待:“对,对啊,九叔公,你,你跟我们说过,会,会让我们,像你一样。”


九叔祖看了两人一眼,心里也在盘算,这几个小子都是有贼心又有贼胆的,自己让他们白给自己干了这么多活已经很是划算,如果再不让这几个小子看见那东西的话,只怕他们会翻脸,于是道:“罢了,我也只是担心外来人会发现我们的秘密,既然都叫他们跑了,那我们就去看一看那东西吧。”


四人退回到原先放牌位的房间里,牌位还都倒在案上,元子也还晕着,九叔祖挥挥手,大牛就去把牌位一个个扶起,杨小宝的叔父则去掐元子的人中,元子这才悠悠转醒。


九叔祖让他们都退后,自己把案上的香炉往左扭动几区暗卫,再往右几圈,如此反复几次,供案四个脚突然发出咔咔咔的机械声,整条供案以左前脚为原点,九十度旋转,露出一片格外雪白的地板,九叔祖从裤兜了掏出一柄小刀,往自己腕上割了两刀,血沿着手腕、手指往下滴落,鲜血在地板上形成奇怪的纹路,九叔公这才接过大牛递过来的小刀,把地板上铺的砖慢慢撬出一块,又是一块,杨小宝在旁边看着,发现地板后居然是空的。


当失去地板砖覆盖的洞口已经扩大到一个中型簸箕大小,九叔祖才招呼大牛和元子把里面的东西搬出来。


里面是一口被铁链封住的坛子,坛子通身漆黑,却不像是普通矿石颜料的黑,更像是血凝固后的黑,看着已经诡异异常,更教人觉得可怖的是:铁链还在微微抖动,像是里面还关了什么活物。


元子刚醒来时还有些尴尬,毕竟就他被打晕过去,见到这口坛子,却是倒吸一口凉气:“九叔公,就是这东西吗?”


杨小宝见九叔祖点点头:“是,不过你们不能打开这口坛子。”


大牛一听就皱眉:“可、可是,不打、打开,怎么知道里面是什么?”


元子和杨家叔父也不同意,但这次九叔祖异常坚决,就是不肯让他们去碰那口坛子。


最后杨家叔父没办法:“好好好,不碰就算了,但九叔公你总得给我们个解释吧。”


九叔祖沉吟了一会,道:“等出去再说。”


这下杨小宝都觉得被骗了,杨家叔父一边说:“那好,我们出去再说。”一边突然伸手扯开了铁链。


九叔祖一声不好,“快放回去!”


但已经来不及了,大牛,元子一见坛子铁链被扯开 怕杨家叔父一人把好东西都拿了,也跟着冲上去。


一股浓烈奇异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围在坛子周围的三个人只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慢慢爬出来,杨叔父最靠近坛子,大惊之下手不稳,坛子翻到在地,里面的水流了一地,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正向他们中的一个爬过来!


张起灵顺着打出来的盗洞滑进去,脖子上挂着的狼眼电筒瞬间把地底下的东西照得一清二楚。


五个人姿态各异地倒在地上,走进去看时,只见他们腿上、脸上满是头发,把他们缠得密不透风。空气中的香气因为不通风的缘故依然浓郁扑鼻,张起灵皱着眉,迅速探了探几人的心跳脉搏,只有最小的一具身体还有微弱的气息,张起灵用匕首把他身上头发割断,把他搬到还插着火把的地方,看了看四周的痕迹就往通道跑去,身影迅速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