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四)

周泽楷和叶修被埋进去的之后,除了在梨花村的人和救援队,最早知道这件事的是苏沐橙。她那天正好有事找叶修,叶修虽然有手机,但经常会忘了带手机,所以苏沐橙打不通电话就直接给陈果播拨过去了。

陈果那个时候正慌神,听见苏沐橙的声音,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苏沐橙,苏沐橙在那头已经觉得不对,陈果最后还是把事情跟苏沐橙说了。毕竟相较于她,苏沐橙和叶修才是亲人。

陈果不敢去想那个万一,难道要真到了那地步才告诉苏沐橙。

苏沐橙的声音倒是还平静:“我现在就过来。他会没事的。”

陈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跟着安慰她,也安慰自己:“说不定你到的时候就能看见他了。”

那边传来苏沐橙的声音,她好像吸了吸鼻子,只是这声音太轻,陈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过了一会,那边应了一声:“嗯。”

吴邪是在张起灵离开后的第二天才发现的。张起灵这段时间跟他一起住在吴邪原来住的小公寓里。虽然说是小公寓,但里面还是留了一间客房,客房跟主人房之间隔了个书房,张起灵动作很轻,吴邪也确实没想到他会突然离开。

不过这次张起灵留下了一张字条,吴邪拿起来扫了一眼,一边打开了电视,一边给王盟打了个电话。

电视上,正在重播昨天的新闻,吴邪转了几个台,梨花村的事情已经上了新闻。当然不同的电视台报道的角度不一样,有的是“杭州市一山村地震,两市民被埋不知所踪”,有的是“难道是天意?地震后某山村惊现古墓遗迹”,还有的是“电竞选手拍摄广告被埋,选址需谨慎。”

“你准备一下东西,我们去梨花村,”电话一接通,吴邪就对那头说。

王盟倒是知道梨花村的事,不过昨天伙计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重点全放在了那块露出个头来的古碑和可能存在的墓穴上,叶修跟张起灵、吴邪很有些交情的事情只有吴邪、王盟几个人知道,是以那个伙计根本没留意被埋进去的人是哪个。

王盟当时听了也没把这消息放在心上,他们这些年一般不会直接去碰这一块的生意。而且这伙计不知道,吴邪除去年轻时最初的几次,之后的下地都并不是为了那些在旁人眼里价值千金的明器。

所以这个伙计报上来的消息就被王盟扔到一旁去了,心想这跟他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接到吴邪的电话的时候他还楞了一下:“老板,你要……下地?”

“嗯,我去看看,可能要下地。”

王盟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可是那里现在还有很多人,昨天在地震的时候有人被——”

“我知道,那两个人是叶修和他的朋友,好像叫周什么来着,应该还挺出名的,昨天我喝的一个冰红茶上好像就印着他的照片。”吴邪好像意识到自己偏题了,赶紧拐回来,顺便抛出重点:“小哥也去了。”

王盟听见张起灵居然已经过去了的时候也有点惊讶,但他清楚吴邪让他直接准备好东西的意思就是他没有时间跟他多解释,于是也不再追问:“放心吧老板,我们下午就可以到了。”

吴邪挂了电话,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梨花村。他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他在心里理了理这件事,首先,这件事情闷油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其次,闷油瓶做事的风格一向是干净利落,他去梨花村,一定是因为他觉得有这个必要,只是这个必要性到底是来自于叶修还是梨花村?还是两者皆有?

梨花村实在不是个有名的地方,吴邪倒是很有耐心,一页一页地翻,只是一直翻了二十多页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直到第三十页的时候,才有一篇博客说他无意中去过梨花村,那里简直是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里面有一个据说已经一百好几十的老人,看起来却只有五六十,博主感慨说大概是这个村子环境好,没有什么压力吧。

他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星期,但最后还是舍不得WiFi就回来了,上面还附有他拍的一些照片。

吴邪把每一张照片都仔细看了看,里面还包括博主提到的那个老人,不是正面照,倒比较像偷拍,看起来确实不像个百岁老人,下面评论的人基本都持怀疑态度,毕竟也没有人能证明那人确实有上百岁。

吴邪的手握着鼠标,无意识地选中了几行字,眼睛眯了眯,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的话,他有点明白为什么闷油瓶不放心专业的救援队,而一定要亲自前去了。

周泽楷掺着叶修慢慢往前挪,事实上他也快走不动了,他跟叶修逃出来之后也不知道绕进了哪里,只顾往前逃。没想到有一条岔道的出口竟然不是平地,而是一个陡得不行的斜坡,一时没留神,他们就直接从上面滚了下去,到底的时候,叶修垫在下面,几乎没被周泽楷压断气,周泽楷的脚撞到了岩石上,好在没有骨折,只是乌青了一块,站起来的时候又不小心扭了。

两个人不知道大牛他们已经没有再追过来了,这时也不敢耽搁,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跑,跑了一会就变成了走,再然后就是慢慢挪动。

叶修坚持了一会,不得不提议:“我们先停一会。”他看了看周围:“怎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什么房间、门什么的……这里也太大了吧。”

周泽楷很聪明,一下子也反应过来:“……迷宫?”

叶修摇摇头:“我刚才没有注意,也许是我们不小心走了重复的路,也许是这里岔路太多,我们对这里不熟悉,再走下去可能会碰上那些人。”

周泽楷略作思考:“记住周围的路,找个地方呆着。”就像他们客场作战的时候,不会一开始就满地图的跑,而是先熟悉一块地方,想办法把对方引到这边来,缩小双方差距。

叶修一听就懂了,苦笑:“我们是要出去啊,不是要打埋伏把人干掉啊。”

周泽楷“呃”了一声,低下了头。

叶修想了想:“不过这样也对,我们先休息一会吧,我们也不能一直像盲头苍蝇一样乱撞。”

周泽楷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他抬起手腕,示意叶修去看他的腕表。

叶修看了一眼,他平时不戴手表,也不太懂,疑惑道:“嗯?怎么了,小周?”

“这个……可以接收和发射信号。”

叶修也明白了,只要有人带着电子设备来救援他们,周泽楷就可以用他的表来发信号,让别人找到他们,这样的话呆在这里倒是个好主意。

“名牌货吧?”叶修想起叶秋好像也有这么一款手表,还说要送他一只,但叶修一听价格就呵呵哒了,说他平时打游戏也不带这个,叶秋要有这个钱还不如直接给兴欣了。没想到名牌货果然还是有点用处的。

周泽楷腼腆的笑了笑,那张脸简直可以秒杀一切雌性生物,可惜这个时候没有人看。

他们到附近转了一圈,把路都记住,然后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坐着休息。他们已经一天一夜不吃不睡了,又经过了紧张的逃亡,虽然有心要保持清醒,却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梦乡。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脚,他的脚扭伤了,肿了一大块,正是感觉特别敏锐的时候,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借着幽暗的光线,他看到缠在自己脚上的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又细又长,周泽楷下意识就把脚往回抽,同时他往叶修的方向看过去。

一个看起来像是个人的生物把叶修整个人都搂在怀里,长长的黑发铺了一地,有些缠在叶修身上,有些已经往周泽楷爬过来。

那个生物浑身散发着冰凉潮湿的香气,锋利的指甲对准了叶修的脖子,周泽楷简直肝胆欲裂,正要扑过去把那东西给拉下来,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束灯光,周泽楷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盏火光同时亮起,有人手上拿着火折子靠近叶修,灼热的火光直接触到了叶修身上的那个东西,那东西尖叫一声,迅速退开。

周泽楷借着火光看见了来人的脸,是他们在梨花村带回来的那个人,他的五官在火光的映照下更显得俊美,看见叶修脖子上被勒出的青痕时,原先平静无波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担忧。

周泽楷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后稍稍放了心,他担心这人也是跟刚才那群人一伙的,那真是没地哭去了。那人拿火折子逼退了那个奇怪的生物后,把火折子往前一递:“拿着。”然后扶起叶修,伸手去探他的鼻息,然后又把耳朵贴在叶修左胸去听他心音。

周泽楷现在自然知道那怪物怕火,拿着火折子守在旁边,那怪物果然不敢靠近,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盯着他们看了半晌,发出一声不甘的叫声,退入了漆黑的岔道中。

周泽楷这才放下心来,但一看叶修的情况,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叶修脸白唇青,脖子上的痕迹已经青的发紫,平躺在地上,仔细去看,胸膛已经没有起伏。

周泽楷忙要去探他脉搏,那人在旁边也没有阻止,他把叶修放平后,自己也半跪在地,伏低身子,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拿好火。”

然后他把一只手的掌根放在叶修胸部的中央,胸骨下半部往上,再将另一只手的掌根放在第一只手上,开始用力往下按压。

他按压的时间间隔掐得很是精准。三十次后他松开手,托住叶修的颈部让他的头后仰,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紧叶修的鼻孔,用自己的双唇包住叶修的口,开始往叶修嘴里吹气,大概一秒后才松开。

如此循环往复,终于,叶修咳了一声,胸膛开始缓缓起伏。那人坐到叶修旁边,原本放在叶修脸庞的手在叶修额上轻轻擦了一下,这才收回手。

周泽楷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断断续续地把他们遇到的事情告诉那人。

那人眼睛一直没有看过来,周泽楷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听,硬着头皮讲完了,看了对方一眼。

那人这才“嗯'一声:“我带你们出去。”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