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五)

周泽楷看着那个男人调整了一下自己背的东西,然后把叶修背到自己身上,回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跟上。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帮你?”

那人好像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他背了个人,但依然步履轻快,周泽楷连忙跟上。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趴在一堆棉花上,他的嗓子疼得要命,不知道哪里来的香气好像一根根钢丝在勒他的脑子。

嗯……好难受。叶修无意识地皱着眉,双手缠紧了前面的……柱子?还是枕头?

张起灵感觉到身后的人不安的扭动,把自己缠的死紧,他怕叶修摔下去,就把他往上托了托。

周泽楷上前几步去扶了把,就看见叶修把整个人都挂到了男人身上,脸还不住往人家脖子上蹭,神色却很是难过,还不住地在喃喃什么。而被蹭的那个突然神色一变,微微侧脸,往后看了叶修一眼,眼神不再是那么淡然,而是带上了几分惊讶。

要是吴邪在,或者叶修是醒着的话,一定会忍不住给张起灵现在的表情拍个照留念,毕竟让张起灵露出这种表情的难度简直不亚于让周泽楷变成另一个黄少天。可惜现在清醒着的人只有周泽楷一个,他在叶修和张起灵之间来回看了几眼,什么都没说出来。

有张起灵带着,他们很快就到了之前摆放着牌位的地方,之前被张起灵割断身上头发的杨小宝已经醒过来了,正抱着自己叔父的尸体哭,突然见到他们三个人,哭声倒是收住了,一双眼睛就往他们三人身上看过来。

张起灵根本不看他,背着叶修到了盗洞下,抬头打量了一下那个小洞。他下来的时候为求隐蔽,打得盗洞只能容他缩骨后通过,现在要把叶修和周泽楷带出去却是有些不够,只能把洞再弄大一些。

杨小宝在旁边看着他弄,一副想说话又不敢打搅的样子,他眼珠转了转,最后看向这一群人里看起来最好说话的周泽楷:“……可以带我出去吗,我,我不认得路了。”

周泽楷虽然知道他跟那几个人是一伙的,但毕竟那几个人已经被怪物害死了,这么个小孩看起来也挺可怜的,于是往张起灵看过去,张起灵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叶修闭着眼睛,隐隐听见周围有人说话。

“放心吧,他没事,只是身体有些疲劳,需要好好休息。很快就会醒的。”

“谢谢医生。”

叶修终于把沉重的眼皮给抬起来的时候,看见的是有些泛黄的天花板,上面好像还粘着许多小蛾子,他再眨了眨眼,才发现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旁边坐着的是苏沐橙,女孩叠着手坐在椅子上,那双温柔眼睛对上了叶修的视线,露出一丝惊喜:“你醒啦。”

叶修转了转有点思维停滞的大脑,推测自己大概是在医院里头:“小周呢?”

苏沐橙一边探身去按呼叫铃,一边回答:“他很好,就是脚扭了,轮回的经理在那边看着呢,你就不要操心了。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双手握紧又张开,转了转手腕,见手没什么事,咳了一声:“我也还好啊。”

苏沐橙看着他动作摇摇头:“看医生怎么说吧。”

医生很快就过来了,后面还跟了一溜护士,进来把叶修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之后,晃晃脑袋;“嗯,病人神志清楚,身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喉咙有些受伤,这些天要注意,忌烟酒辛辣之物,我开点药,吃两个星期就好了。”

医生走后,叶修好像才想起来一样:“对了,我之前好像看见了小哥。”他的语气倒很是平淡稳重,仿佛只是随意一问。

苏沐橙看着他笑:“你和周泽楷出来之后不是晕过去了吗?是他跟吴老板把你们带到医院的。”

叶修神色微变:“你是说……我跟小周出来之后,被他们遇上了?”

苏沐橙点头:“是啊。吴老板给果果打电话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你要喝水吗?”说着给叶修倒了一杯水。

叶修也是刚才检查的时候才慢慢想起在地下发生的事情的。

他跟周泽楷坐下后,原本想着先让周泽楷眯一会,他平时也不时熬夜,现在还算精神,便先由他守着。没想到过了一会,突然有一股陌生的香气传来,叶修便觉神思昏倦,一个冰凉的身体从他背后贴上来。

“请抱紧我。”身后的人发出轻柔的呢喃,叶修下意识觉得不对,但整个人好像都麻木了,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甚至要回抱后面那个柔软冰凉的身体。

这不对啊,哥喜欢的是荣耀女神啊,嗯,现在好像还多了个人,不过无论如何喜欢都不是这个诡异的要死的货啊。

慢慢地,他只觉得可以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身体也越来越疲乏。

好累啊。

后面的事情皆是一片混沌,好像被黑纱重重掩盖起来,他再怎么努力回想,也只想起一些零星片段,只隐约记得,把他从地底下背出来的,绝对不是救援人员,而是一个他很熟悉的人。

病房外,张起灵和吴邪并排坐着。等候区的椅子冰冷坚硬,一点都不舒服,吴老板在这么多年后,又一次开始抱怨闷油瓶那古怪的脾气。他原本都做好了要过来大干一场的打算,结果闷油瓶单枪匹马就把人给救出来了,那里只剩下四具尸体和一个只会哭的少年。

吴邪无奈,只能让王盟跟着善后。他也不知道负责搜救的人会不会摸到这边来,万一让人发现这里有几具尸体就说不清了。

他自己则陪着闷油瓶把叶修和周泽楷送到医院。他手机里还存着陈果的电话,这时正好打电话过去,告诉陈果他们听到消息也很担心叶修,所以跑到梨花村,没想到正好在山道上见到叶修。

吴邪也不担心叶修会把闷油瓶下地救他们的事情说出来。他虽然没有明着跟叶修说过他的身份,但叶家在B市也有些神通,叶秋既然是他弟弟,肯定已经查过自己,这样一来叶修肯定也是知道一些他们的事情的。他知道了却没有跟他们划清界限,还请他们去看比赛,可见叶修并不太介意这件事,反而把他们当朋友,既然这样,叶修就不可能拆台。

吴邪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确定没什么遗漏之后,让王盟去买些鲜花水果,自己就留在这里等兴欣那边的人来接收叶修。来的人不是陈果,而是另一个漂亮的妹子,吴邪记得她是兴欣的队长。

妹子感谢他们之后就进去看叶修了。这闷油瓶却又坐着不走。吴邪心想进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见里面叫了医生,不一会,医生又出来了,脸上神情轻松,想来没有什么大事,上前问道:“医生你好,我那个朋友他怎样了?”

医生倒还认得他们是送叶修过来的人,简单说了几句,吴邪在一旁听,眼睛却看着张起灵。在吴邪记忆中,闷油瓶一贯是张死人脸,要他露出点情绪比杀了他都难,这时却见他脸上神色显而易见地放松了,也不是低着头看地板发呆的模样了,眼神一直往病房飘。

吴邪自认为在读闷油瓶语方面很有经验,如果有这么一个闷油瓶语考试,他绝对稳过专业十级,这时就很善解人意地对张起灵说:“小哥,刚才医生说叶修已经醒了,没什么事,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张起灵轻轻“嗯”了声,两个人走进了病房。

叶修其实没什么大事,甚至比周泽楷都要好。除了喉咙痛点,身上零件一个没少,只不过在床上躺着也挺舒服的,他懒病犯了,就这么靠在松松软软的大枕头上跟苏沐橙闲聊。

“这次我也算工伤,老冯总要给我补偿点什么吧。”叶修眼珠一转,“要不你给我拍个照片发个微博艾特一下老冯?”

苏沐橙“哦”了一声,看了眼叶修:“要不我再给你化个妆,搞得严重点?”

“听起来好像可行,你技术行吗?”

苏沐橙得意一笑:”虽然平时我不化妆,但这点技术我还是有的。“

叶修正想说什么,眼神随意一移,话到了嘴边硬生生吞了下去:”小哥,吴老板。“

苏沐橙回头一看,连忙起来:”你们坐。“

吴邪和张起灵自然不能让一个女孩子给他们让座,吴邪先上前一步在苏沐橙肩上轻轻一按:”苏小姐请坐。“那边张起灵已经一手一张椅子过来,三个人排排坐在叶修床边说话。

没说几句,吴邪突然站起身:“虽然叶神没有什么事,但医生说最好还是留院观察一晚,苏小姐应该也要留下来吧?这里东西不全,我去帮你们买点。”

苏沐橙有点不好意思:“我去买就好。”

吴邪笑道:“苏小姐只身不便,我又没事干,就让我去当当苦力好了。”

叶修确实也要留院一晚,苏沐橙身上没带东西,吴邪的话确实是思虑周到,她点点头:“叶修哥,那我先跟吴老板去给你买点东西,你要什么想要的吗?”

叶修其实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只不过是留院一晚,他在网吧通宵的时候多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就是苏沐橙,他原本就打算让她住到附近的旅馆去,反正他这边也用不着人。于是苏沐橙问他的时候,不免迟疑了一下,眼皮一抬却对上了吴邪的眼睛,对方的目光中带着点笑意,叶修心有所感,笑了笑:“随便就行。”

苏沐橙也知道他向来除了荣耀,很有点万事不过心的意思,也不问他:“那我看着给你带了。”

苏沐橙和吴邪离开后,三张椅子就空了两张,病房里就剩叶修和张起灵两个人。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