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六)

叶修在床上挪了挪,眼珠子却一直黏在张起灵身上。

张起灵先是由着他看,叶修的目光也说不上有多锐利,甚至是微微带了点笑意,过了一会,张起灵终于微微侧了侧脸。

叶修顺手从床头柜上拿了水杯把玩,他的手指很是灵活,水杯被他拨弄得滴溜溜地转,叶修的视线也转到了水杯上。

只是叶修的眼睛虽放过了张起灵,他的嘴可不放过他:“哟,害羞啦。”

如果是黄少天在旁边,看到眼前情景,一定会大叫老叶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调戏良家妇男。这话放在这里倒也很是贴切,说不定张起灵内心也很是认同。

可惜正义使者黄少天并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连吴邪也故意避走了,张起灵现在也只能是自己面对叶修释放的技能了。

还不等张起灵拿出什么应对,叶修已经二连击了:“现在害羞啊,之前对我做了什么啊?怎么就不害羞?”这话说的真是毫无道理,听起来活像张起灵是那趁人之危风流花少,叶修是那被人占了便宜的小姑娘。

张起灵却着实怔了一下。眼睛抬起来看了叶修一眼,又垂了下去。

叶修这话问的是张起灵明明救了他出来却又不承认的事。他当然也明白这其中过程不好为外人道,但架不住他就是想逗逗张起灵。

季后赛紧张激烈,他的心神全部都放到了比赛上,张起灵被往内心深处推了推。直到在被怪物缠住脖子的时候,这个人才被他扒出来,来不及细看,过的时候匆匆于眼前只觉得遗憾。
没想到他会跑到墓道里头找自己,不管出于何故,叶修都心挺大地把这划拨到张起灵对叶修的感情上,友情就友情,也挺好的。

所以对于叶修而言,这次的事情虽然凶险了一些,但毕竟还是有些让他高兴的事,就好像吃到了一颗巧克力,外面洒满了苦的要死的可可粉,含化了里面却是甜的。叶修高兴了,自然有些不安分,心里痒痒的,就想着要逗逗张起灵。

只是他是心血来潮逗得舒爽了,张起灵却有些不自在。叶修说的是他把他救出去的事,听在张起灵耳里说的就是他当时为了救窒息昏迷的叶修时做的事情。这原本只是为了救人的无奈之举,张起灵本没有放在心上。坏就坏在叶修当时伏在他耳边时说的那几句话。

叶修当时已经神志不清,恐怕连自己说过什么都忘了,但张起灵听了之后,那几个字简直跟洗脑神曲一样,时不时就要在脑子里头翻腾一下。张起灵只是无欲无求,却并非懵懂孩童,听了自然就懂了。

懂了之后再回想起之前的动作,也不免多想了些。是以现在一听叶修的话,他不可避免地以为叶修说的是那时候的事。这是他算得上漫长的生命中从未遇上的事。

倒不是因为他时不时的要把前尘往事给丢个一干二净的缘故,而是,他心底里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这确实是他头一遭有这样的经历——不管是被人在生死关头用一种称得上是缠绵蕴藉的语气低呼着自己的名字,还是自己单因为此而始终难以平复的心绪。

叶修有点奇怪的看着一直就没再看自己一眼的张起灵,心道这大半个月没见,难道还真变得害羞起来了不成。叶修对付垃圾话很有经验,哪怕是韩文清那样严肃的人都称得上从无败绩,唯独对周泽楷张起灵这种话不多说的人有点没办法,何况张起灵又有些不同,便打算正经一些,向他道谢。

不料张起灵突然抬了一下头,他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看起来跟平时无甚不同:“为什么?”
这下换了叶修一头雾水:“什么为什么?”他把视线从那只毫无身材可言的玻璃杯上挪到了张起灵被一件黑色连帽衫包裹着却难以掩盖的好身材上。

张起灵微微蹙了一下眉,眼皮一动,仿佛在思量措辞,过了一会方道:“你……现在觉得怎样?”

叶修敏锐的察觉张起灵原本想说的话并不是这个,但也只是顺着他说的话往下接:“挺好的啊,什么事都没有。”

张起灵不说话,只是突然伸手去抓叶修,叶修眨了眨眼,乖乖地坐着不动,任由对方把自己的手抓住。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全身都绷紧了,只是连他自己可能都难以分辩这里头有几分是出于长久以来对自己手部的看重,又有多少是出于张起灵的靠近。

张起灵的目的倒是单纯得很,他把手指轻轻搭在叶修的腕上,视线则在叶修身上逡巡,到了叶修的颈脖上,停留了好一会才挪开。

叶修保持被搭住的手不动并不需要他多少精力,所以他很有空暇地开始说话:“没看出来啊,小哥你还会切脉。”

张起灵把手放开:“只会一点。”他的视线再次从叶修的喉咙处掠过:“那个……东西的气味可能会对你身体有些影响。”

叶修回想起之前的情景,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那是什么?”

他带着求知欲的时候眼睛也不可避免的带上点天真,张起灵松了口气,既然对方不再提及那件事情,他也好有时间静静想想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于是很乐意解答叶修的问题:“禁婆。”

吴邪特地给他们留出来的时间居然大部分在张老师的神奇生物讨论课度过了,等苏沐橙和吴邪搬着一大堆东西回来的时候,叶修的脑子里已经塞满了禁婆是一种攻击力高、控场能力强,皮还挺厚的知识。

“幸好她怕火,不然这设定就太不平衡了。”叶修感慨,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她就这样跑了没有问题吗?旁边还住着很多村民……”

张起灵还没来得及回答,吴邪听到了就接话道:“放心吧,王盟已经带人去处理了。他们身手是不如小哥,不过知道禁婆的弱点就好对付了。”

出院后的叶修很快就接到了冯宪君的电话,叶修还有些意外,结果对方在关心了几句叶修的伤势后,有点不好意思地提起七月末在东京有一次荣耀热身赛,希望叶修可以带带队。

“那个,世邀赛已经决定是四年一届了,但这之间各国之间可以自由安排一些友谊赛和热身赛,互相切磋学习嘛。你之前带队,中国队拿了冠军,现在又回到联盟里头来了,你不带谁带呀?”

叶修正在帮网吧里一个小弟完成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双手都在忙,只用头和肩夹住电话,居然还一心二用跟冯宪君讨价还价:“老冯啊,我才从地里头出来啊你知道不?医生都说让我好好休息。再说你这左一个热身赛右一个友谊赛的,这不得整个夏休期都打过去了?你可不要干这么竭泽而渔的事啊。”

说到之前在梨花村发生的那件事,冯宪君也有点不好意思,连忙安慰:“之前那件事情你辛苦了。虽然是公益广告,不过赞助商那边有给赞助费,还加了不少,联盟这边我做主,都不要了哈,就轮回跟兴欣平分你看怎样?”

叶修这边正到了最后关头 ,他也不敢分神,盯着屏幕把最后一个指令敲出,这才放开鼠标,拿起了电话:“嗯……我问问我们老板娘。”

“这事你待会再问,”冯宪君显然熟知叶修的套路:“先说去东京的事,你可不许推脱啊。放心好了,就两个星期,四场比赛,不多,正好你们也到那边轻松一下。”

叶修自然也不是真的对这友谊赛没有兴趣,世邀赛时日本队跟他们一直没有遇上,他们也没有深入研究,这次也算是个好机会,直接感受一下日本队的技术和战术。

只不过……“我去可以,不过我可不当领队啊,队长也不要。”

冯宪君在那头拿起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这又是为什么啊?你当队长多好,有经验,他们也都服你。”

叶修笑道:“这有什么服不服的,不服打到服就好了。”

世邀赛的时候叶修一直跟冯宪君抱怨自己净干老妈子的活,搞得冯宪君以为叶修心理工作还很不错,现在一听当即无语:“你,你这……”

叶修还不罢休:“或者你让老韩上,看谁敢不服。”

冯宪君叹了口气:“叶修啊,这次让你当队长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从国外请了一个领队回来……”

三天后,吴邪挂掉了跟黎簇的通话,眼珠转了转。向王盟招手:“哎,过来。”

王盟正在对账,被搅了也无法,走过去:“老板什么事?”

吴邪摸了把自己新买的假发:“我们最近跟日本那边有什么业务吗?”

王盟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脑海里的信息都过了一遍,回答道:”要紧事是没有的,就是上次那个藤原健太郎说想请老板你去参加那边的拍卖会,不过老板你不是不想去吗?“

吴邪一笑:”我现在又有兴趣了,你去问问他包不包机票食宿?包的话我们过几天就去。“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