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二十八)

吴邪跟叶修还算熟,很快就聊了起来:“你们不是正在夏休吗?怎么还有比赛?”

叶修拿叉子拨弄盘里头的鱼肉,身子往后靠了靠,解释道:“只是友谊赛,就是互相切磋一下,了解一下日本这边的风格。平时还能到处玩玩。”

两个星期四场比赛听起来比常规赛还要频繁,但赛制跟常规赛不同,没有单人赛,只有擂台赛三对三,然后是团队赛,没有第六人,最后算人头分,每周两场比赛同时进行,也就是说,每个人顶多打两场比赛,确实轻松。

这本来就不是多严肃正经的比赛,联盟那边也用不着他们像世邀赛那样训练,他们只要重新磨合起来,研究一下对手可能的战术就好。

吴邪笑了笑:“我们这次来也是受人之邀来参加一个拍卖会,顺带过来玩玩的。”

吴雪峰伸手制止了叶修继续糟蹋他盘里面的食物:“好好吃饭,不然晚上饿了不许吃泡面。”然后才转过头惊讶道:“是东京中央拍卖会吗?吴老板真是年少有为。”

东京中央拍卖会对收藏家、私人博物馆而言可谓是一大盛事,只不过拍卖会上的东西是好,也得你有钱才能拿下,吴雪峰原本以为吴邪只是那种开个小小的古董铺子,闲暇度日的小老板,但能被人邀请参加这种拍卖会,要么就是行内大家,眼力见识不同寻常,要么就是财力雄厚,反正总有过人之处。

吴邪谦虚:“一点小生意,这次也只是过来见识一下。反正有人请嘛,不来白不来。”

双方的谈话也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是叶修晚上还有点事情要跟吴雪峰商量,另一方面是吴邪他们也还在吃饭呢,总不能把胖子撂到一边去吧,于是稍微交谈了几句,互相留了房间号,约好有空可以一起出门玩玩之后,吴邪和张起灵就回到他们自己的桌子上。

吴邪他们今天刚到,坐了一天飞机也挺累的,晚上就各自回房休息。吴邪和张起灵住一间,回到房间后,吴邪往床上一跳:“哎哟,这房间真小,不过幸好不用打地铺。”榻榻米的平民化说法——打地铺。

张起灵也在旁边坐下,吴邪早就习惯他不怎么说话的性格,也不在意,随手按开了酒店的电视,看了几眼发现全都是日文,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于是拿出了手提,一边开机一边说:“诶,小哥,听黎簇说这款游戏还挺好玩的,我最近也买了个插卡器,账号卡还是拿的黎簇的,你应该玩过吧……”

张起灵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口:“我不太会看古董。”这话倒也没错,张起灵对古董的鉴别力自然超过许多人,甚至对跟西王母国、汪藏海有关的物品方面的知识是连一些国学大师都比不上的,但说到比较正常的物件,吴邪也未必就差太多了。

当时吴邪要带他到东京来的时候,提的理由就是让他帮忙掌掌眼,张起灵当时也没有什么反应,这时突然提起……

吴邪当然不会再去提这个破绽颇多的借口,转而道:“这不是想带你出来走走,难不成我跟胖子都出来玩了,留你一个在杭州看店不成?”

张起灵目光清澈,轻轻摇头:“……你知道叶修也在?”

吴邪也不知道这闷油瓶子怎么突然在这方面突然变得这么敏锐,这句话虽然是疑问,但他既然已经问出来,心里面肯定有了自己的推测。他这趟带闷油瓶来确实是有点别的心思,但却不好直接说出来,毕竟他也只是全靠推测。

“嗯,黎簇那天给我打电话偶尔提到的。”吴邪痛快地承认了一部分事实,却不说出他是为此安排这次出行这一重点所在。他总不能直接说老子就是想看看你这闷油瓶子对叶修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张起灵的目光难得带上了几分迷惑,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我不明白。”

吴邪心想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但难得有闷油瓶冲着他说不明白的时候,装也要装得高深莫测啊,于是露出神棍式笑容:“时候到了你就会懂的。”

与此同时,叶修正和吴雪峰用同一台ipad看比赛,他们已经拿到了这次日本队的参赛名单。日本队的情况跟他们有所不同,不是由各个战队的王牌组成的,而是由他们国内的比赛决出来最强的两个战队组成。

这倒是方便了叶修他们研究,毕竟可看的资料不少,也有一些固定的搭配和战术,总比他们的队伍少些变化。

“不过也不能忽略他们两队之间可能会互相换人配合,”吴雪峰的手指在笔记本上点了点,“他们两个队里头都有剑客角色,虽然风格迥异,但毕竟还是可以配合起来出现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新打法的。“

叶修沉吟了一会:“正式比赛不好说,不过这次的友谊赛跟全明星有点像,本来就是有点表演性质的,说不定那边还真会来这么一手。”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太难对付的事,就算是他们常规赛中,面对的是一个确定的队伍也常会面对不同的队员配置和战术布置。吴雪峰这几年也没有荒废,手速也许是不能像叶修这个妖孽比,但在战术方面眼界却更加开阔,叶修一聊起荣耀起来就完全忘了时间,等终于把一个对战视频仔仔细细地看过一遍,抬头一看已经是十一点了。

吴雪峰忙站起来:“太久没有跟你说这么多话了,都忘了时间。”虽然这么说,他脸上却带着笑,以前他和他的小队长也经常会在一起讨论战队的事,但他是从来不会忘记时间的,反倒是叶修经常需要他来提醒着别通宵。

叶修倒是无所谓:”明天又不用早起,一会我要打一会荣耀,你也上呗,我们组队刷个本,好久每跟你下了。“

两个人都带了手提,吴雪峰玩的还是气功师,叶修拿的是他那张忧郁小猫猫的号。两个人加了一下好友。吴雪峰就问:“小队长,要打那个副本啊?”

叶修略略想想:“副本我们单刷都可以了。”吴雪峰瞥了眼忧郁小猫猫没说话。叶修恍然不觉让一个治疗职业去单刷副本是怎样艰巨的事,继续说:“要不我们去抢boss吧。我再找几个人。”一边说一边已经翻开了好友列表。

倒不是说不能叫兴欣的人,只不过方锐跟肖时钦住一块,苏沐橙跟楚云秀住一块,叫他们跟直接喊了几个竞争对手无异。叶修就只叫了唐柔、包子、安文逸和罗辑,再看了一眼在线的好友突然“咦”了一声。

吴邪正在玩黎簇的号,在很久之前,当他还是个宅男的时候也玩过几款游戏,还算有点经验,黎簇这个暑假来杭州的时候就给吴邪安利了一下荣耀,结果只顾着显摆了,把账号卡落在吴邪家里头,吴邪就顺手拿了过来。

这号是黎簇的大号,一个叫关山月的战斗法师,因为是满级号,技能复杂,吴邪玩了好几天都还有些生疏。这时刚下了一个副本觉得有些无聊,突然看见一条消息。

忧郁小猫猫:有空吗?

因为忧郁小猫猫这个名字实在太引人遐想,吴邪不得不脑补了一下黎簇在网上勾、搭小女生又或者是被人妖勾、搭的情景,思前想后,自己毕竟只能算借用黎簇的号,别人的感情问题总不好插手,于是简单地回了一个标点符号。

关山月:?

忧郁小猫猫:野图,来不来?

吴邪当然知道野图是什么意思,但是看黎簇的号的级数和身上的装备,技术想必不差,自己技术太烂一会拖累了别人,搞不好黎簇再上线时就要被人追杀了,吴邪觉得自己还是很善良的一人,回道:嗯,不了,我

字还没打完,那边已经刷了好几条消息。

忧郁小猫猫:蓝溪阁已经在了,快来,坐标(32,64)

忧郁小猫猫:今天的boss掉的东西你不是有用?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啊。

忧郁小猫猫向您发来组队邀请。

吴邪被职业选手的手速震了一下,手一抖点了接受,无奈只能向坐标狂奔而去。

张起灵拿着两杯水回来的时候,关山月已经被忧郁小猫猫支使着躲到一块大岩石后,只是业务不熟练,好几次几乎要从岩石上摔下来。在这里已经能看见忧郁小猫猫的样子了,果然是个美女,而且对话间语气还很是熟稔,吴邪越发觉得自己没猜错,黎簇这小子在搞网恋!

感慨着自己身边的人最近头顶都开出了娇嫩鲜艳的小桃花,吴邪戳了戳旁边的张起灵,对方看过来,眼睛里写着:什么事?

“这号是黎簇的,他在网上认识了个女生,叫什么忧郁小猫猫,要约他一起打野图,我这不是刚上手没几天,技术不好怕坏了那小子在美女眼中英明神武的形象吗,小哥你好歹被职业选手教过,肯定比我好,来,你帮我玩一阵。”

张起灵听到忧郁小猫猫的时候眼神闪动了一下,看向荣耀界面,对方正好发过来一条消息。

忧郁小猫猫:一会我们一起把boss偷出来,加油哦少年。

忧郁小猫猫……和黎簇?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