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三十)

叶修被赶到浴室里头洗澡的时候,心情是有点复杂的,刚才魏琛的玩笑话虽是无心,却刚好戳中了叶修心思中最最隐蔽的部分。当然不是说他喜欢吴雪峰,但是当着张起灵的面被开这样的玩笑确实有些不太好。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感觉不太好的不止他一个,1203号房里,吴邪看着闷油瓶接过一杯绿茶,垂着眼道谢后坐到了床边发呆的时候也觉得有点不对。明明刚才还难得笑了一下的男人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大高兴,还有点迷惑,白皙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反复交叉又松开。

张起灵确实是误会了。魏琛的言辞在大多数人眼里肯定只是玩笑话,坏就坏在一来叶修没有正面反驳魏琛的话,反而顺水推舟地跟魏琛开起玩笑,二来张起灵知晓了叶修的心思,他并不知道叶修的恋爱史完全是一片空白。

相反,如果在以前,像叶修这个岁数的人,连老婆孩子都有了的恐怕也不在少数。也许正是因为叶修喜欢的是男人,才一直没有结婚。这样一想,叶修有个旧情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当然不是觉得叶修从前喜欢过什么人就不行,但微妙的不快感却无法受理智控制。更可怕的是……张起灵盯着杯子里头的茶沫一点点破碎消散,觉得事情很是难办——这个旧情人现在就在叶修身边,两人虽然说不上蜜里调油地好,但只从晚上吃饭时看,也有一种细水长流的温馨。

这是叶修鲜为人知的另一种状态,不像打荣耀时全身心投入,也不像平时那样无甚精神,他微笑着接受另一个人的照顾,显得放松而安宁。

第二天上早上叶修睡到八点就起了,昨天他其实也算不上晚睡,大约一点多就被强行断电赶到床上,他本身也不是嗜睡的人,一天睡个六七个小时也就够了,这时起来正好赶上早饭。

酒店自带的餐厅早上只供应自助早餐,但种类足够丰富,比战队食堂要好多了,胃口比较好的像孙翔唐昊一盘盘地端过来吃。

叶修左转右转到处看也不知道该挑什么,他在吃食方面确实要求不高,而且平日爱好不多 ,但那是在有他喜欢,或者说,习惯的东西的时候,他才会在选择上勇敢果决, 对于这样一餐厅的面包燕麦小饼干他平日里不怎么吃的东西,叶修有点犯愁。

叶修正盯着放在面包前的一盘分装式果酱犹豫到底是蓝莓味的果酱开胃还是甜橙味鲜甜,亦或是牛油香更配面包,眼前突然伸出一只手。

这只手的特征如此明显以至于叶修一眼就能认出来。他甚至连眼皮都不抬一抬,一边继续思考早饭问题,一边随口打了声招呼:“早上好。”

对方微微点头致意,同时递了一小盒果酱给叶修。叶修眨巴着眼睛,从那两根异于常人的手指一直看到手指夹着的银箔印着手绘蓝莓果的果酱盒,虽然有点不解于对方的行动,但叶修总不至于连只小小的果酱盒都不敢接,于是微笑道谢:“谢了啊。”然后打算再去挑个东西喝。

哪知道对方扫了眼桌面上的盘子,拣了甜橙果酱后并没有如叶修所料的那样自行离开,反而不远不近地缀在他后面。

叶修一开始觉得有点怪,等他又磨磨蹭蹭地拿了碗紫薯粥的时候,身后的人也拿了一杯牛奶,然后跟了上来。

吴雪峰早就挑好了早饭,一边慢慢喝着咖啡,一边把手中的报纸翻了个面,顺便抬头看了眼早餐放置点,疑惑叶修怎么还不回来。这一眼就看见叶修一手端着个盘子,一手拿着个碗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个面目清俊的年轻人,正是昨天叶修巧遇的朋友。

对方显然也看见了自己,目光在自己脸上停留了好一会,直到叶修走到桌前,把早饭放下,然后朝他道:“要一起吗?”才把目光收回,点点头,然后也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叶修刚才其实真没想着张起灵会坐下,这样三个人搭配起来似乎不太对,吴雪峰跟叶修坐对面,就不太方便再对他的小队长做什么,甚至连跟电竞有关的话题都有点不太好说,免得他跟叶修是聊得high了,冷落了另一个。

而张起灵也不是个会搞热气氛的人,不闹冷场就不错了。叶修觉得气氛过于尴尬,只好随意扯了个话题:“雪峰,小哥就是昨天跟我们一起抢boss的关山月,怎样,技术不错吧?”

吴雪峰确实是没想到,叶修跟他说张起灵也是搞古董那一块的,他下意识以为对方对于电竞不会太有兴趣,没想到张起灵居然玩荣耀,而且玩得还不错,在业余玩家里头已经算是高手级别了。

“嗯……是那个带左翼的战法是吧?操作很准,时机抓得也好。”

叶修已经完全切换到了荣耀模式,自矜到:“那当然,哥那个时候慧眼识珠,发现小哥筋骨精奇,把一身本领倾囊相授,”说着往张起灵处投了个眼色,“是吧?”

张起灵垂着头,闻言跟叶修对了对眼神,到底没有叶修脸皮厚,只抿了一口牛奶没说话。

叶修舀了一勺紫薯粥,吹了口气,举着勺子道:“别害羞啊小哥,雪峰说你战法玩得好那肯定是真好。”

吴雪峰是知道叶修的性子的,只要对方有兴趣,他就乐意教,但他既然说到慧眼识珠,那就意味着在他眼里,张起灵确实是有天份,他离开嘉世这么多年后又回来当领队,自然也是对荣耀爱得深沉热烈,遇到叶修教出来的战斗法师不免升起了几分兴趣,于是很自然地邀请道:“有空一起玩。”

既然打破了最初的隔膜,三个人聊起来也比较自然了,虽然张起灵还是不太说话,但如果吴邪在旁边,必然会敏锐地觉察到他跟平时有些不同,笼统一点说就是:跟别人的交流多了,这个别人,特指叶修。

他跟叶修既然在一块坐,难免就要挨挨碰碰的,你给我递个纸巾,我给你递个调料瓶。叶修是身在此山中,难免有些看不清,吴雪峰却是隔岸观火,清醒明白的很。只觉得有些不对。

叶修拿的是软呼呼的甜面包,上面配酸酸甜甜的蓝莓酱倒也适宜,只是他不太会开果酱盒,撕不开上面的铝箔包装,弄了几下不小心把那方便人撕开包装的边角给揪断了。按理说断了要么不吃要么再去拿一个就是了,结果吴雪峰就见叶修看了张起灵一眼,又转开目光,然后张起灵也看了叶修一眼,把自己的甜橙果酱撕开放在叶修前面。

叶修冲张起灵露了个笑,然后拿小勺子挖了一小勺果酱抹到面包上,然后又把只剩一半的小盒子推回给张起灵,张起灵眼睑微动,居然还真把剩下的果酱拨到自己的面包上。

吴雪峰不大了解张起灵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他对叶修是很熟识的,叶修不是个浑身是刺的人,但他平时多是懒散的,还带点嘲讽,这嘲讽却不讨厌,反倒让人觉得有趣。于是跟他的相处也有点像在吃跳跳糖,很难有平静淡然到祥和的地步。

吴雪峰自己,跟叶修一起的时候,也只是作为年长者的宠溺和作为副队长、好朋友想要尽力帮助他,陪同他向前的心情。但刚才的叶修,以他所见,确实称得上柔软了,就好像一只猫看见了明媚温暖的阳光,忍不住睡了一觉,然后还打了个呵欠。

一顿早饭用不了多少时间,吴雪峰觉得自己只是晃神了这么一瞬,那边叶修和张起灵已经把早饭干掉了。

叶修其实已经故意吃得慢了,他虽然不太清楚刚才他跟张起灵之间是个什么氛围,但直觉却告诉他这种状态很让他舒服,另一方面就是……他还是觉得张起灵突然跟过来应该是有什么缘由的。只是张起灵自从坐过来之后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好像他真的只是端着盘子过来吃个早饭似的。

终于最后一口紫薯粥咽下去,叶修难过地清清嗓子,好让粘稠甜腻的粥从喉咙滑落。然后开口道:“那……我们还要训练,先走了。”

话是这么说,但张起灵其实吃得比他快多了,只是杯里剩了浅浅一层牛奶,叶修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他就举起杯子把牛奶喝了,站起身子,然后看着叶修。

叶修一寸寸地把视线挪开:“嗯,雪峰我们走吧。”

(⑉°з°)-♡感谢所有看这文的人~我造我真的又懒又废……写好东西之后又不想放粗来QAQ总之……看见有点击就很开森haha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