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三十二)

叶修觉得不自在还有一层原因,四个人里面吴邪张起灵身材好是无需赘叙的,连吴雪峰平时在健身房里都练出了一副好身材,只有他整一个白斩鸡似的,难免有点伤自尊。

吴雪峰见叶修有点不自在,他不完全知道叶修不自在些什么,但还是主动解围:“吴老板这几天去哪里玩了吗?”

吴邪微微摇头:“前几天都在看拍卖会,也没去哪里。”说着向叶修递了个笑:“听说你们今天第一场比赛就完了,接下来几天要是有空我们一起去玩?”

叶修本质上就是一直不愿意挪动的宅男,出个门可以,但对那种以把腿给跑废为目的的逛街方式绝对敬谢不敏,闻言就想拒绝。

吴雪峰本人跟吴邪张起灵并没有多少交情,自然不能越俎代庖替叶修应承拒绝,于是只是顺着话头随意捡了几件从前在日本出差时的所见所闻来说,也不催叶修回答。

叶修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视野中张起灵抬了抬眸子,两个人的视线在湿热的空气中不期而遇,触碰了一下,叶修要出口的话就停滞了一下。

他有点希望,不,不对,应该说是好奇,对方是否也会说出句什么邀请,又或者只是眼神示意。

然而并没有。

叶修转了转眼睛,笑了笑,懒懒的靠到背后的岩石上:“累得很,不去了。”

吴雪峰不知就里,有些担心:“还是觉得累?”一边问一边就凑近过去。

叶修于是点点头,很是认真:“老胳膊老腿经不起折腾了。”

这话一出吴雪峰就知道他不是真累,而是开玩笑,叶修说正经事的时候语气反倒没有这样认真,心放松了些,却也不直接揭穿叶修,而是半开玩笑道:“那你可注意保养啊小队长。”

叶修被当着几个人面前叫小队长有点小臊,他倒是有心反击,只不过一时间不知怎么卡了壳,“小队长”这称呼太过亲昵,若要反击,只怕还要说出更肉麻的称谓,要是只有他跟吴雪峰的话他是不介意,偏偏旁边有个吴邪,还有个张起灵,这就不太说得出口了。

吴邪在一旁听见吴雪峰叫叶修小队长已经忍不住笑了,其实叶修的年纪也不算大,反正比他小,但快三十的人被用一种宠溺玩笑兼有的语气喊一声小队长那效果还是挺震撼的,反正吴邪不客气的说一句自己是有点被震到了。

他忍不住往张起灵处看了一眼。连喻文州跟叶修一起吃饭短短的半小时都能看出来张起灵对叶修有些不对劲,吴邪自然只有看得更清楚。

他原先不太清楚叶修对此的态度,加上张起灵太“内向”,反正就是无处着手,想帮忙都使不上劲。没想到这一趟来那个闷油瓶子好像突然开了窍一样,不说手段使得如何吧,至少态度是出来了。

至于叶修,吴邪与他相交不深,倒是不好妄下评断。转而关心道:“叶神怎么了?”

叶修泡在水里哼哼唧唧:“也没有什么。”

吴雪峰这下确定叶修完全就是懒病犯了,但毕竟是自家队长,不好让他太过丢脸,于是帮着解释:“今晚打了场比赛,坐得比较久,”

吴邪对于电竞选手这个职业不太了解,但大学的时候旁边的哥们坐着码一天论文后的惨况倒还记得:“哦,那多泡泡温泉确实有好处。”一边转头冲张起灵问了句:“是吧,小哥?”

这多明显的事,哪里用得着张起灵回答,但他人长得乖,好像猫儿似的瞳仁半凝不凝地盯住叶修,也真像是在认真思考,半晌方点头“嗯”了一声。

大家都以为这就完了,毕竟他就这么个性子,没想到这次居然不是,张起灵原先靠在石头上,这时站直身子,眼睛依旧看着叶修:“给你按按。”

这句话不是询问,而是陈述。

此话一出,立时三双眼睛都看了过来,惊讶赞许奇怪兼而有之,张起灵身处风暴之中面不改色,神色依旧平静无波。

叶修这时颇有点万万没想到的感觉。如果现在大家好好的穿着衣服坐在沙发上,并且提出“给你按按”的人是包子的话,叶修说不定就直接趴下让他按了。不过现实是,他们只穿了一条泳裤,泡在温泉里,说这话的人是张起灵,而且旁边还有四只眼睛逡巡于两个当事人之间。

对方总是在他以为应该有所表示的时候沉默,却又在他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做出些惊人之举,叶修觉得有些头疼,跟蓝雨比赛的时候他可以在完全不知道莫凡有什么打算的时候陪他把比赛整整拖长了二十三分钟,可现在他完全没有在闹不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意思的情况下被“按按”的打算。

所以说,到底是拒绝呢,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没等他把话说出来,吴邪和吴雪峰已经同时开口。

“小哥手艺很好的。”

“不麻烦了吧。”

叶修噗嗤一乐:“不用不用,我开玩笑的。“说着眼珠一转,又补了句:”还没到那份上。”也不知说的是他还没有累到那份上还是他俩还没到可以半果着身体进行按摩这样亲、密接触的份上。

张起灵倒是没有坚持,话题很快又转向别处。

在叶修他们来之前,张起灵和吴邪已经泡了好一会,再泡下去皮都要皱了,跟叶修吴雪峰道别后就先离开。他们走了,叶修泡了一会也觉得没多大意思,也招呼吴雪峰要走。两人跑到淋浴区匆匆用喷头冲了会身子,披上浴袍就要离开,背后却有人好像在喊他们。

叶修停住脚步回头看,是一个穿着工作人员服装的女孩子,向他们鞠躬后就用英文问他们是否认识刚才离开的中国客人。

吴雪峰见那个女孩子英文说的有些辛苦,就主动跟她说起日语。说英文叶修还能听懂,日文就是真不会了,只插着口袋呆在一边。两个人叽里咕噜了一阵,吴雪峰才转头跟叶修解释。

原来是这里的服务员刚才收拾的时候发现前面离开的客人落下了一串钥匙,上面也没有标记,服务员刚才给他们送果汁的时候看见他们四个人聊天还聊得挺欢快,觉得他们应该认识,就连忙追上来问问。

“那我给他们送一送,你先回去洗澡吧。”叶修从服务员手里接过钥匙,看了看。

吴雪峰点头同意,两人就分头行事了。

叶修离开露天温泉往吴邪他们的房间走去的时候,吴邪也发现自己的钥匙不见了。

大概是泡温泉的时候拉下了……吴邪原本打算返身去取,眼角看见张起灵垂着目光在旁边走,立马换了主意。

”小哥,我钥匙好像落在刚才那里了,你帮我回去拿一下?“吴邪顿了顿:”呃,那个,你应该认得路吧?“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他并不笨,相反还算得上聪明。吴邪的想法他也明白,只是他在这件事情上毫无经验,也并无捷径可走,只能靠他自己一步步摸索。

酒店里各种通道走廊极多,但张起灵只要走过一次就会记得。他走起来好像一只猫一样,寂然无声。走到一个拐角处时突然脚步一顿,头微微一侧,脚下方向一转就往左边拐进去。

左边的走廊并不是客房前的通道,旁边是一些功能室,天花板的灯光很暗,两个男子把一个人夹在中间,被夹在中间的人还挣扎了一下,旁边的男人伸手要往那人后颈处砸去,不料身后一阵劲风,手好像被铁钳钳住,整个人就被往后一拽摔在墙上。

另一个人吓了一跳,手往腰间伸去,还未碰到枪已经被一拉一拽,手软软垂下。

被劫持的人正是叶修。他刚才正往张起灵他们房间走,背后突然出来两人,上来就要抓他,他倒是反抗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照样是被抓起来拖着走。

两个劫持他的人被张起灵挡开后,叶修没人支撑就要往下软倒,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他扶住,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