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三十三)

在这种英雄救美的经典场景下,四目相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本来是一件很是浪漫的事,接下来很应该再继续对视个十秒钟,随即触发眩晕效果。

只是叶修没给张起灵这样的机会,他一边叫着:“哎呦不行,头晕。”一边要往旁边躲。这话倒不是虚言。刚才那两人为了不要惊动旁人,直接拿的喷了乙醚的手绢来捂叶修的口鼻,叶修反应已是极快,屏住呼吸装作软倒,但开头终归还是吸入了一点,现在确是头晕脑胀四肢无力。

与此同时,旁边的两个人见对方也只来了一个人,大概是想着还有一拼之力,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对了对眼色,一个向张起灵冲过去,另一个就要把叶修拦下。

张起灵伸手抓住向他冲来的人往前一拉,立掌为刀向那人后颈处劈去,那人可没有人来救,晃了一下仆在地上。另一个人还未至叶修身前,膝盖已经被踢中,随后脖子被狠狠扼住。

叶修已经退到一旁拿出手机:“诶,小哥,日本的报警电话是多少来着?”

张起灵单手制住那人,望着叶修摇摇头。

叶修也没指望他,想了想掏出房卡给酒店前台拨了电话,用英文简单讲了几句,对方让他先留在原地,他们这就报警同时派人过来。

没倒下的那人倒是想逃,但张起灵在他肩上一捏,立马半个身子都麻了。只能在那唉唉叫。

叶修对这两人没好感,只不过他还不至于上去拳打脚踢,只是靠在一边懒懒地问话。问了几句人家不回答,他也不生气,还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朝张起灵道:“这哥们还挺嘴硬啊。”

张起灵表情不动,只手下使力,那人这次就不只是唉唉叫了,那叫声简直跟杀猪似的。叶修吓了一跳。连忙按住张起灵:“等等啊。小哥,我就随便问问。”

张起灵手指松了松,眼睛转向叶修:“不会有事。”

叶修无语了一下,想了想,道:“呃,其实我应该知道他们绑我干什么。”他简要把叶秋之前的话说了一下:“我以为他们总不至于隔个日本海都要过来吧。”

张起灵突然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他不说话,但眼神有时候又比什么话都更有力量,至少叶修这样的老油条是被看得有点不自在,艰难地转转眼珠好把自己从那晦涩难懂却又叫人心悸的视线中拔出来。

叶修不说话,张起灵也沉默,走廊里的气氛就变得异常奇怪。他们之间并不是没有过沉默相对的时候,只是那时是自然而然地沉默,并不古怪,反而显得安静
美好。

幸而酒店的办事效率确实高,很快工作人员就带着几个保安赶过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好几名员警。张起灵下手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很有分寸,两人并没有受什么伤,行动也无碍,员警过来问清状况后就把两人拷上带走。

张起灵和叶修照道理也要到局子里头走一趟的,但吴雪峰来了,他回房后等了好一会都不见叶修回去,给叶修打电话他又不接,担心叶修就回去看看。知道叶修差点被人迷昏绑走,自然不肯让警,察署的人带走叶修去问话。

“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跟他们去。”吴雪峰说完根本不问叶修同不同意,直接转向张起灵:“张先生,你帮我带我们队长去医院看看好吗?”

张起灵也不看叶修,直接点头。

叶修当然不想大半夜的跑警,察署录口供,但他不去那就得麻烦吴雪峰,见吴雪峰一股脑把事情安排好了,连忙出声:“诶诶诶,雪峰你等等,我还是过去录一录口供吧,这本来也不是你的事,你这几天也累,就不用去了。”

吴雪峰笑了笑:“队长你不会日语,他们一时半会也找不见翻译,到时候还不是要我去,人已经抓住了,录口供也不急,但是你得去看看医生,那东西吸进去对身体不好。”

叶修刚才觉得有些头晕,现在倒是没什么事了,但对于有可能对他职业寿命造成影响的东西他向来不敢轻忽,觉得检查一下也好,于是也没反对,只是眼睛往张起灵处一扫:“那……谢了啊。”

吴雪峰一笑:“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个?”

叶修正要回答,却感到旁边投来一道视线,顿了顿,把本来要说的话吞下肚子。

吴雪峰已经在那边跟来的员警交涉起来,那边最后也同意叶修和张起灵可以明天再去录口供。

张起灵陪着叶修去拦计程车,说是陪着也有点不对 。叶修走前头,他走后头,叶修要是慢了脚步或者稍停停他就要拿眼睛去看叶修。

叶修突然想起来人家钥匙还在自己身上,伸手摸了摸递给张起灵:“喏,你们的钥匙。”

张起灵用手掌把钥匙托住,五指一拢,收手回来。沉默半晌:“对不起。”

这时离叶修把钥匙递给张起灵已经过了好一会,是以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嗯?什么?”随即领会了对方的奇葩思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小伙子不要随便帮坏人背锅嘛。要背也该让叶秋背。”

被叶修称作小伙子的张起灵眼睑微动,倒是没为自己的年龄辩解。

叶修想了想又续道:“说起来你又救了我一回,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他原是说得顺口了才出来这么一句,但上半句出了口就觉着下半句不太对,可惜覆水难收,叶修倒是颇有急智,仓促间接道:“但也不能不报,这样,以后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尽管开口。”

张起灵全不在意别人究竟谢不谢他,他救过的人连他自己都记不起来了。所以一般人被他救了之后跟他道谢,多半会被回以冷淡的目光或者是随意的点头,但叶修这么一句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话,因着双方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心思,在张起灵耳朵里也是另有意味。

那句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即可以被看作朋友间的义气,也可以被视作对心仪之人毫无保留的奉献。人都喜欢把话里头的意思往自己喜欢的方向想,特别是在自己关切之人身上,连张起灵都不能免俗。

“好。”

张起灵说得认真。他声音一向是稍嫌冷清的,不至于北风凛冽风寒砭骨,只是让人难以接近。此时放低了声音认真说来竟有一种温柔的意味,这好像已不是普通的应答,而是在做出个什么再重要不过的承诺。

叶修冷不防被三月和风扑了一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一个字就能把他整个心弄得再次纷乱起来。

还不等他反应,张起灵突然拽了一下他的手:“车。”

一直到坐上计程车,叶修被空调的冷风一吹,脑子慢慢活泛过来。 他借着计程车的后视镜去看张起灵的脸。他很少这样直白大胆的看着对方。感谢计程车清晰明亮的镜子,张起灵的面容在镜中纤毫毕现。

嗯,挺好看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叶神探没有放任自己沉浸于对方的美貌之中,他有更重要的任务。他的视线一寸寸地在那面镜子上描摹对方的眉眼,鼻梁,嘴唇。他相信只要对方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他就一定能找出来。

没想到这边叶修正看着,没提防被他打量着的人突然一抬眼睛,两个人的视线直直地在同一块窄小的镜子中相遇,俱是一愣。

张起灵很快挪开视线,叶修很快也反应过来,转动眼珠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

已经是大半夜,路上少有行人车辆,一点不堵,他们很快就到了医院。

医院里隐约有一股冰冷的消毒水气味。

叶修挂了急诊。医生听叶修用英语结结巴巴地说了“病情”后,也没说什么,支使着一通检查,最后表示没什么事,要真不放心可以留院观察一晚。

叶修被折腾一晚上,半丝睡意也早飞到九霄云外了,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张起灵,突然笑了笑:“小哥,你认得回去的路吗?”

凌晨三点半,叶修和张起灵并肩走在安静的街头上。凉爽的夏风不时吹动他们的衣角和发梢。

“小哥。”叶修的声音轻缓空灵几近叹息,“我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张起灵把他与叶修单独相处过的场景迅速回放了一遍,却没想起来。

叶修嘿嘿笑了两声,知道对方想歪了:“我说的不是我们……我说的是我离家出走跟人通宵泡网吧的时候。”

张起灵没有接话,但叶修知道他在听。他很少跟人提起以前的事。不是不敢面对,也不是觉得往事不堪回首,只是没有必要,现在却是很自然地说出口了。

“我爸以前不同意我打游戏。”叶修的语气倒不见埋怨,“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很多人都觉得这事有点不务正业。”说完这句他就感到对方的视线黏上了自己。

“结果我就在外面打了十年游戏,就是不回家。起初是有点赌气,也怕他们不让我打了,后来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他们最后还是支持我带队出国比赛。”叶修脸上露出一丝笑,“现在觉得自己很任性。”

张起灵一直在旁边听着,听到这里时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叶修,依旧不出声,只是伸手撘住叶修肩头拍了拍。

叶修离家出走为的是梦想,而梦想对于张起灵而言有些遥远,他一路过来的动力恰恰不是犹如兴奋剂般的梦想,而是沉重如枷锁的责任。

但通过叶修,他却可以完整地理解这个有些奢侈的词汇,'叶修自己就是个梦想的绝佳代言人,张起灵看着他,感受到梦想的辉煌绚烂,而看见电竞,又会自然而然地想起叶修的努力坚持。

叶修静静地站在旁边,也在出神。随着年龄增长阅历增加,他慢慢成熟起来,但张起灵对他的意义不同于他前二十多年的经历。一个人唯有在爱上另一个人并产生了组建家庭的愿望时,他才会真正理解家庭的责任,从而更加认识到年少的任性。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