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绿雨

文州很苏,他是我男神,小周也很苏,他也是我男神,叶修最苏了,所以他是受(´-ω-`)

【瓶叶】无需壮阔(完结)

房间里的水声停了,吴邪的眼珠子从电放的节目上拔出来,往那块把浴室和卧室隔住的毛玻璃上溜了一圈。

张起灵昨晚说去拿钥匙,结果就一去不回了,直到后半夜接到叶修那个叫吴雪峰的朋友的电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六点多了。他一夜不睡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头发丝都没乱一根,只是看见吴邪坐在床上看电视的时候愣了愣。

吴邪微笑:“小哥回来啦。”

张起灵点点头,背过身换了鞋子,拿起浴巾衣服进了浴室。

吴邪嘴上不说,但心里早就算过时间,半夜的时候就打车去医院了,半夜人少,既然没什么大事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结果居然折腾到这个时候…

“叶修怎么样了?”张起灵身上穿着干净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吴邪抬手关了电视,问道。

张起灵神色不动:“……他没事。”

“哦……那就好……”吴邪转转眼珠,站了起来:“小哥你先休息吧,我去吃早饭。”

吴邪离开后,张起灵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呆,靠坐到床上。床很柔软,他一夜没睡,现在也没有什么很难不去听事情,很应该睡一觉,但他睡不着。

不是因为身边有什么危险,只是因为一个小时前叶修跟他说的话。

当然细究叶修的话,他也不过就是说了他一些旧事,除此之外并无他言。连这些旧事也都算不上惊心动魄,且由叶修那平铺直叙的讲述方式说来更是把一些本可以有些起伏悬念的情节给直接抹平了。

但张起灵听得很用心,他的用心也不是放在表面的,而是把这些话一点一滴都记在了心里。这也不需要特地去留心,只因只要叶修在他旁边开口说话,他就很难不去听,不去留意。

直到在电梯口分开,叶修已经走得连背影都瞧不见了,他的神思才得以收回,叶修的话语犹如细沙渐渐沉淀下来,一个方才没有想到的问题:叶修跟他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只可惜他纵有千般猜测,奈何叶修直接一个星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准确来说是,没有跟他同时出现在餐厅。

他的队友倒是照常在餐厅里吃饭打闹,一个话特别多的年轻人跟旁边看起来颇为斯文稳重的男子聊天的时候还提到了叶修。

“队长,叶修那家伙怎么不来吃饭啊?这都整天没瞧见他了?他不会是偷偷出去玩了吧?这也太没有义气了吧……”

男子微笑着听完对方一大串夹杂了吐槽、无意义的反复等等的话后,才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叶修生病了……这几天都是吴领队给他带的饭,少天你一会有空吗?我们去看看他。”

叶修确实生病了,但只是小感冒,还不至于下不了床,只是吃了感冒药难免困倦,吴雪峰就直接把他按床上强制让他睡觉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叶修迷迷糊糊觉得嗓子干,手往旁边扒拉了几下,皱着眉喊吴雪峰:“雪峰……水……”
房间里传来一阵拿杯子,倒水的响声,不一会,床铺往下陷,他被人轻轻地扶起,一只手在他背上抚了抚,有点冰凉的杯子边缘碰到嘴唇,叶修张口,杯子就顺势抬了抬,水慢慢灌进嘴巴,又恰到好处地停下。

这样喂了大约五六口,叶修嗯了声,微微别开脸,那人心领神会地把叶修放回到床上,随即起来,叶修再次陷入沉眠之前只能听见对方似乎是把杯子归置好,又装了一壶水插上电源开始烧水。

等比赛全部结束,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这下大家都想要尽兴玩一把,但是玩什么却达不成一致意见,最后也不强求大家非得去一个地方玩,自己喜欢去哪就去哪。

叶修倒是无所谓,苏沐橙却是对位于东京的世界第一大迪士尼乐园觊觎已久,拉上楚云秀不算,还扯着叶修袖子让他作陪,叶修虽然对可能会面临的汹涌人潮感到一丝恐惧,但还是禁不住苏沐橙劝说,到那天随便套了个t恤,扣了顶鸭舌帽就跟着两位女士出门。

同行的还有吴雪峰,虽然说这里用英语也很方便,但会日语当然更好,何况在这里吴雪峰跟叶修苏沐橙的关系最好,自然是跟着叶修的。

张起灵突然停了停,在烈日下眯着眼睛往不远处看了看,确定那个百无聊赖地站在旋转木马前左看右看的人就是叶修,上前一步拍拍吴邪:“你们先走。”

吴邪有点惊讶想要问他什么事,张起灵原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知怎的一瞬间想到他们刚到东京来的那天,吴邪对他说的该懂的时候自然会懂的话来,突然福至心灵,眼神往叶修处流转,吴邪果然一脸我懂的点头:“快去快去。”

叶修有点难过地眨了眨眼睛,太阳太盛,晃得他眼花。刚才排队玩星际迷航的人太多,又刚好有人游行,他们一下子被人流冲散了。

叶修没带手机出来,也不大想排老长的队去玩这些游戏,于是随便找了个地方休息。

只不过……看见那个挺拔清俊的身影穿过人群向他这边走来时,他几乎要笑出来——这也实在太巧——“小哥。”叶修一手放在额前挡光,另一只手随意挥了挥算是打招呼。

张起灵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脚下步伐稍快了几分,不过几步之间就到了叶修面前。

两人见面都先是一滞,还是叶修先起了话头:“小哥你一个人来?”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叶修一边问一边眼睛已经往张起灵来的方向搜寻。出乎他意料,那边都只是沉浸于自己欢乐的游人,吴邪王盟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张起灵知道他在看什么,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走上前去轻轻搭了一下叶修的肩,示意他跟自己走,一边问道:“感冒好了?”

叶修一愣,随即应道:“哦,那个,早就好了——你怎么知道的?”

张起灵转头看他:“那天去看你……你有点烧。”

叶修更愣:“什么时候?”

张起灵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喂你水那次。”

叶修模模糊糊有个印象,哦了一声:“那天是你啊。”他顿了顿,突然想起一样问:“雪峰呢?”

张起灵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他出去了。”

这话说得很是张起灵的风格,只说结果,原因一概不论,但叶修却从中读出了一丝不快。

要说这不快实在是很没有道理的,放在半个月前叶修一定会以为纯粹是自己的错觉,但现在却有了几分肯定。

那天跟张起灵从医院走回酒店,他一路说,一路还在看对方的表情。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对方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意思的,甚至,这意思还很不少。

叶修在回想那天的事,张起灵却一直在观察叶修的表情,见他提起吴雪峰时一副神游天外的神情,不免想起那天魏琛那个老情人的说法来。

他自问到现在这个地步,如果叶修真的已经跟他从前的恋人重归于好,他还是该避得远远的。

但如果对方真的对自己无意了,那天又为何要对自己说他从前的事情呢,简直,简直好像珍珠蚌突然张开了自己的壳,露出了里头粉嫩的肉,吸引着人仔细去看,这难道不是一种亲近之意?

太阳升得更高,叶修额上已经见汗,见张起灵好像也是漫无目的地再走,忍不住伸手去拉他:“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太热了。”

张起灵一言不发从兜里掏出了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地图来,翻开扫了一眼:“汉堡?”

叶修凑上去看:“哪里?”

张起灵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叶修被他异于常人却又充满奇异美感的手指所吸引,目光不免往他手指上挪了挪。

张起灵手指微微一颤,却没有移开,他的目光也被勾住了——叶修比他要矮些,这时低着头,常年不见阳光的雪白颈脖便完完全全暴露于人前,上面细细的绒毛被阳光映照成了金色,被乌黑的头发一衬,竟有些可怜可爱的意思。

叶修正在看地图,突然地图上出现了一片阴影,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后颈一痒,他条件反射立即抬头,撞入眼帘的是一双好看的不行的眼睛,这双眼睛正盯着他,眼中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好像一片湖泊,上面映着蓝天白云,只看着就能叫人陷进去。

“叶修。”那双眼睛的主人突然叫了他一声。

叶修正试图把自己从那双眼睛中拔出来好缓缓神,被对方这么一叫,不知怎的心就有些慌,啊了一声,依旧陷在那片湖泊之中。

“你喜欢吴雪峰吗?”

叶修万万没想到对方出来这么个问题,忍不住笑了场:“什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雪峰?哈哈哈哈哈……你拿错剧本了吧?”

叶修一笑瞬间什么气氛都没有了,但张起灵到颇有些不为所动的意思,依旧看着叶修:“……你们以前是恋人?”

叶修笑得简直要背过气去,好不容易停下,伸手抹抹眼角笑出的泪花:“谁告诉你的?还是你……”话说到这他突然也想起来那次魏琛嘴贱调侃了这么一句,没想到就被对方记住了。

叶修想到这里,脑子也清醒了很多,转转眼珠,似笑非笑的看回去:“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

他以为对方还要纠结一会,说不定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想到张起灵表情照样认真莫名,说出的话也大出叶修意料之外:“我想知道你当时说的话现在怎样了。”

这下叶修又有点不明白:“什么时候?我说什么了?”

“你说你喜欢我,想我了。”张起灵的声音还是平平静静的,只有眼神带出些柔和的颜色,说完还补充道:“梨花村的墓道里。”

叶修心想这样的指控完全是一面之词啊,人证只有他一个,当事人神志不清,这样逼着人承认简直就是流氓行为,这么一想他就说出来了:“啊……我不记得了。”

张起灵脸上神情到不见尴尬失望,他低头沉默了一会,抬头,眼神里带了点期待和笃信:“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当然是……

张起灵拿着地图的手突然被另一只白皙秀美的手捏了捏,他下意识地抓紧了地图,那只手也跟着握了上来。

“现在这样。”



end



po主……还是……深深地萌着这对cp
还想写……婚后生活(不对。
但是……接下来要备战雅思_(:з」∠)_所以可能只能偶尔来一发短小的……很想尝试一下某某三十题
谢谢大家啦~有缘再聚~

评论(18)

热度(118)